贝利的“滥情史”:我最终的归宿肯定是个日本姑娘

澎湃特约撰稿人刘耿

2014-07-09 22: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巴西媒体对于前体育部长贝利的情史基本从不安排正面报道。贝利迄今共有三段婚姻,前两段的结局都是始乱终弃,第三段正在进行中。世界杯转播商在直播阿根廷VS瑞士这场1/8决赛时,切进一个画面,贝利正与一名亚洲女子现场看球。】

图为:球王贝利与日裔妻子马尔西娅·青木。 IC 图      
       球王必定有一部滥情史。而贝利与马拉多纳在人生经营上走得是泾渭分明的两路,前者正统、正面,后者叛逆和后现代,但在女人这一重要的人生课业上,可谓“东海有球王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球王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
图为:球王贝利与其第一任妻子在巴黎。 IC 图
       巴西媒体对于前体育部长贝利的情史基本从不安排正面报道。贝利迄今共有三段婚姻,前两段的结局都是始乱终弃,第三段正在进行中。世界杯转播商在直播阿根廷VS瑞士这场1/8决赛时,切进一个画面,贝利正与一名亚洲女子现场看球。
       这张亚洲面孔引起人们好奇。她叫马尔西娅·茜蓓蕾·青木(Márcia Cibele Aoki),是贝利的日裔妻子。这个倒不新鲜。在2010年,这段恋情刚萌芽时,媒体就有报道。遗憾的是,4年都过去了,青木的露面仍只若初见,善于刨土的狗仔队对于球王这段好容易认真一回的恋情不仅无甚挖掘,甚至存在误译、误读、误传。
       首先,女主角的名字就译错了。其名字的日文部分“Aoki”一般情况下翻译成“青木”,现在中文报道误传为“爱子(Aiko)”,实在是将Aoki与Aiko看倒错了。记住,她叫“马尔西娅·青木”,不是“马尔西娅·爱子”。
       其次,在报道这第三段恋情时,无一例外地整合进前两段恋情的框架中,统合起来叙述。这种操作手法中隐藏着对贝利滥情的成见,只要见到他的身边有新女人出现,就会想他怎么又换一个?且前面能罗列的女人越多,越能证明这个论断。
       而在这个论断之下,很多细节又得到了有倾向性的推演。比如,关于这段爱情的起点,被认为是贝利与青木的一次偶遇。“贝利与马尔西娅原本是邻居,他们都居住在巴西圣保罗市的一栋公寓里,他们是在车库中偶然相识的,两人一见钟情。”
       其实,我们所认为的这“一见钟情”是他俩的第三次见面。
       贝利与青木的第一次见面发生在1980年代初的纽约。贝利刚刚结束了与宇宙队的合同,与第一任妻子的儿子住在那里。青木则在纽约学习管理课程。他们在一次阿拉伯商人的酒会上见面,共同的朋友介绍他们相互认识。她对贝利的印象是“很有教养”,尽管感觉到了“气氛澎湃”,但是,故事并未向前发展。
       2008年,贝利的第二段婚姻也结束了。他在圣保罗的一处公寓租房多年,前去处理一些问题。在电梯里,他遇见了近30年未见的青木。“我都不知道他与我住在同一幢楼里。当时,我还处在婚姻状态,他则分居,我们稍微交谈了一小会儿。”青木回忆。
       一年半后,在同一个电梯厢里,他们又邂逅了。“我说我正在重新装修自己的公寓,她说她分居了,便邀请我参观她的装修。这个小日本娘们儿(japonesinha)套住了我。”贝利开玩笑道。是的,你没看错,球王用的是“小日本娘们儿”这个词,当然,在葡语中,指小词表达的是亲昵。
       这么美丽的邂逅只能用“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来概括了。它甚至比《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日落黄昏时》、《爱在午夜降临前》三部曲还美丽,这个每9年一部延绵了27年的故事,男女主角第三次见面时已是夫妻,之前他们各自经历了沧海桑田,适合在一起坐旋转木马了。
       看到这里,我已经决定将这段感情归于球王的正情史而不是滥情史了。
       他们婚后生活更是甜蜜。“知道我喜欢贝利什么吗?如果我要打扫房间,他就跟我一起打扫;如果我要洗碗,他就跟我一起洗碗;我们两个人都很喜欢在客厅里抱得紧紧地跳舞。”青木说道。
       青木在家中称贝利的小名Dico,贝利也称她的小名,不过青木绝对禁止贝利向外人透露自己的小名,若是贝利坚持要说,她就大叫:“雅篾蝶(日语,‘不要’),那个,雅篾蝶!”贝利只好笑笑,“Arigat?(日语,‘谢谢’),sayonara(日语,‘再见’),我的日语也要学起来了。”贝利的初恋是高中时遇到的一个日本女孩,他认为最后一个也该是日本姑娘。
       贝利对小自己25岁的妻子言听计从。2012年有一支欧洲球队邀请贝利任主教练,贝利征询妻子意见,妻子问他:“你到底是为了一点小钱还是一点虚荣去冒这个风险。”贝利直接将这个大单子扔进了废纸篓,一个或许将轰动足坛的重磅合同就此消弭。
       青木出生于圣保罗州的内地城市佩纳波利斯(Penápolis),父亲是名儿科医生,住在该市最好的居住区“医生村”。青木学习国际市场营销,目前是一家酒店用品进出口公司的企业主,正准备将她的公司开到国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