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秘书五人组”与权力私人化

2014-07-06 19: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四川省文联前主席郭永祥、海南省前副省长冀文林等人组成的“秘书五人组”涉嫌抱团违法犯罪,以秘书为首的“领导身边工作人员”在中国政治生态中的独特性,再次显露无疑。
       秘书的作用,犹如古代官员赴任时聘请的幕僚师爷。所不同的是,幕僚师爷与官场之间,有一道防火墙,如果没有功名,很难走上前台做官。而且官员如果退职,他们多半失业另谋出路;而在当代中国,如果做了高级官员的秘书,一般说来前途向好,得到领导赏识便可出任地方或部门重要领导,再不济也能够获得一些下级官员的尊敬。
       客观而言,高级官员选定的秘书,一般都会有过人之处,要么文笔练达,学问博大,要么善于沟通上下左右的关系。如果高级官员作风正派,将这样的人送入干部队伍,也算为国选材。
       可问题是,当这名高级官员本身作风不正派,违法犯罪时,秘书便可能成为最可靠的帮手之一。在过去若干年,我们很难见到秘书犯罪(尤其是贪腐)与其服务的高级官员没有关系的案例,只要是秘书犯罪,基本都是其服务的高级官员纵容或指使。原因何在?
       首先,高级官员如果心术不正,会借助向干部队伍输送人才的便利,把秘书作为“自己人”送到重要岗位,是一种政治投资,从而在官场培植私人势力。而这些秘书对赏识自己的“老领导”感恩戴德,利益上捆绑在一起,对其非分要求很难拒绝。
       其次,一些秘书通过替所服务的高级官员写材料写报告,说话办事,参与机要和决策,甚至提供份外的全方位服务,赢得欣赏信任,不免错误地认为,自己所获得的一切,完全来自于所服务对象的授予,不自觉地产生一种人身依附关系,委身为门客家丁。
       再次,在一些下级官员看来,自己的升迁很大程度上由上级决定,因此结交秘书,通过秘书掌握高级官员的个人偏好、政坛动向,是求官求位的终南捷径。而其结交手段,无非奉上钱色。
       不正常的选任擢拔制度加剧了利益捆绑和人身依附。秘书涉嫌抱团犯罪,表面上看是秘书自己涉嫌犯罪,但问题的根子是“一把手”的权力失去控制和监督,是公共权力私人化的必然结果。
       秘书不是高级官员的幕僚师爷,其法律地位是国家公务员。可是,当权力不按照党纪国法运行,那么秘书的实际角色便是传统社会的幕僚师爷、门客家丁,而且可以借助干部任用通道,进一步加剧权力私人化。
       行政体制改革不能忽视在高级官员与其秘书之间建立必要的“防火墙”。否则“秘书五人组”这种政治怪胎不会绝迹。
       
责任编辑:任大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