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被名帅抛弃内情:为延续职业寿命不愿再搏冠军

澎湃新闻记者 海特

2014-07-05 16: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众多的代言合同让李娜无法把所有精力留在球场,那个充满斗志的李娜不见了。卡洛斯想再帮李娜拿一座大满贯、排名世界第一,但李娜坚持的则是:我还想健健康康地多打几年。】
图为:曾经的黄金师徒,如今眼神看往的方向却再无交汇。      
       “李娜,我想是时候结束我们的合约了。”
       伦敦6月27日的夜晚充斥着凉意。李娜还没有从输给捷克球员斯特里科娃的郁闷中缓过劲来。在索然无味的晚餐后,她等着教练卡洛斯分析刚刚那场噩梦般的比赛。
       这几乎是大赛出局后的惯例,然而这次李娜没有听到教练耐心的分析和讲解,相反是卡洛斯提出的“分手”决定。
“终身合同”还剩18个月,分手真因网球学校?
       这看似没有任何征兆的决定是远胜温网出局的打击。李娜哭了,她有些不知所措,但最终还是接受了卡洛斯的想法。
       “分手”一周后,比利时媒体借卡洛斯之口率先报道了这则重磅消息。这位阿根廷名帅给出的理由也合情合理,他需要更多时间去兼顾自己在北京匠心之轮网球学校的工作。
       无论是匠心之轮网校的董事长丁叮,还是李娜的经纪团队,都未否认这个说法,但看得出每一方都对措辞慎之又慎。
       “是我决定离开她的。”面对所有人的疑惑,卡洛斯并没有掩饰。在接受比利时媒体《Sudinfo》采访时,这位阿根廷名帅直言执教李娜和自己在匠心之轮网校的工作产生了难以平衡的矛盾。
       “迈阿密决赛过后,网校的大老板丁女士就曾经跟我说过,她需要我出现在网校内,因为如果我不在,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开始犹豫要不要去匠心之轮。尽管四月份我回归了,但压力还是很大。”
       卡洛斯把离开李娜归结于自己的网校工作,他不只是匠心之轮的总教练,还是这家网校的大股东。
       李娜的经纪人埃森巴德也把“分手”原因归结于卡洛斯在网校工作。他甚至打了个比方,用“租借”来形容他们与卡洛斯的合作关系。“对李娜来说,这几天是最难过的。”埃森巴德能够理解李娜的无措,他婉转地暗示,李娜与卡洛斯的合同原本还有18个月。
       18个月。是的,这意味着原本两人在去年底签下了一份“终身合同”。就像澳网后,李娜说的那样,“卡洛斯是一个好教练,我会和他一直合作下去。”
       从来没有不散的筵席。临别分手之际,卡洛斯最后一次把诸多褒奖毫不吝啬地给了李娜,也感谢她给了自己证明能力的机会。
       “好在有姜山在,她需要先调整好内心的想法。如果她有需要的话,我会给她几个建议的教练人选。”就在合作即将满2年之时,卡洛斯送出的“告别礼”透着无奈和遗憾。
图为:李娜澳网夺冠后,卡洛斯就定下了世界第一和再拿一个大满贯的目标。
 “我这个年龄身体健康最重要,我不在意排名”
       最初携手李娜之时,卡洛斯就以学校的名义与李娜签约。双方约定每年的大赛由卡洛斯陪同征战,而其余时间阿根廷人留在北京的网校工作。
       李娜找到了一名顶级教练,而匠心之轮拥有最大范围的曝光度,这原本的“双赢”因为网校越来越繁重的工作变得难以维系。而真正无以为继的却是彼此眼中对方的变化。
       再拿一个大满贯、排名来到世界No.2。澳网过后,卡洛斯和李娜彼此的目标都达成了。阿根廷人为李娜指出了全新的目标——再拿一座大满贯、排名世界第一。
       为此,卡洛斯把训练的重点放在了提升发球和上网两个方面,希望让李娜在职业生涯中的末期迎来再一次的提升。
       北美硬地赛中,李娜取得了一个四强、一个亚军的成绩。卡洛斯和她都看到了登上世界第一宝座的希望。
       “要知道先后带领两个女子球员登上世界第一的只有理查德·威廉姆斯(威廉姆斯姐妹的父亲),只有他一个人。”当时卡洛斯说成为世界第一并不容易,但旁人也听得出他对于成就No.1的渴望。
       来到红土赛季,李娜迎来了缩小与小威积分差距的良机。在法网前的两站热身赛中,李娜都止步八强。对于世界第一,她的渴望并非那么炽热,“我这个年龄身体健康最重要,我不在意排名。”
图为:李娜和丈夫姜山在北京郊外的匠心之轮网球学校的球场边。这是她与教练卡洛斯·罗德里格斯一起训练的地方。
虚心求教、为目标全力以赴的李娜不见了
       或许有些言重,但心底的想法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在场上。两个李娜又一次出现在她内心深处。
       “一个会觉得,你刚拿一个,你还要拿第二个,你还要认真训练;可另外一个就会说:哎呀,那么辛苦训练干嘛,冠军拿完以后名利都有了。你现在要退役了或不打了,也没人说你,也没人怎么样。不是别人把我压垮了,是两个李娜自己在打架的时候,自己把自己压垮了,挺痛苦的。”
       这曾是法网夺冠后,李娜内心的真实写照,但在澳网夺冠后,这一切似乎又卷土重来。
       卡洛斯告诫她:输球没关系但要知道是怎么输的;也不要轻易说自己不行,做不到;认定了对手就要说出来。
       “要想成为世界第一,就要打出她最好的网球。”卡洛斯没有想到在随后的法网,李娜首轮出局,而比赛中完全没有执行赛前制定的战术,甚至毫无斗志。于是在赛后,跟阿根廷人第一次对媒体言辞强烈,说要考虑双方未来的合作。
       卡洛斯发现,那个曾经虚心求教,为目标全力以赴的李娜也不见了。在法网出局后,这对师徒甚至没有了触及问题的深谈,“当你在大满贯首轮经历了那样的失败,球员必须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也是我在这里的原因。不过,她似乎选择了另一种方式,我尊重她的做法。”
       如果说卡洛斯一再用心打造的上网战术和发球,在关键比赛中屡屡被李娜自己叫停,那么令阿根廷人彻底失望的是李娜选择“零热身”空降温网。温网出局后,李娜也承认没有听从卡洛斯的建议参加草地热身是个错误的决定。
       早在法网首轮出局后,李娜为自己放了10天假,呆在武汉散心,她拒绝了前往北京匠心之轮网校随卡洛斯训练的提议,甚至放弃了草地热身赛。
       李娜或许没有想到卡洛斯对于温网的重视。在澳网结束后,他就把温网当做一个超越小威的契机,“今年的温网,对我们非常重要,李娜可以更进一步。”
       那个充满斗志的李娜不见了,这也令卡洛斯在温网前做出最后的决定——离开。
图为:卡洛斯一再用心打造的上网战术和发球,在关键比赛中屡屡被李娜自己叫停。
“我要死了,这么练我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
       毫无疑问,卡洛斯是一名苛刻的教练,对于训练质量和战术执行异常挑剔。在执教李娜前,他与大满贯冠军海宁合作超过了十多年。
       海宁14岁时就跟随卡洛斯,和李娜一样,她们都在年幼时失去亲人,但李娜是另一个极端。她直率而又缺乏安全感,甚至还有些自卑。阿根廷人一度让她解开了心结,也重新为她塑造了又一段辉煌的职业生涯,但最终还是遇到了瓶颈。
       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个赛季一旦遭遇困境,李娜不会选择演练了一年半的发球和上网战术,相反和过往一样留在底线,一次次失误或偶尔扭转局面。
       执拗于习惯的底线打法,这并不奇怪。32岁的李娜不再是20岁,她没有90后球员跑不死的体能。去年冬训时,每天魔鬼般的6小时操练也让她记忆深刻。
       “我要死了,现在我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这是残酷冬训中,某天下午她在沙地上进行下蹲练习后的痛苦嚎叫。要知道在此之前李娜经历了半小时跑步、跳跃和变向跑,一小时的快速击球和上肢训练,还有90分钟有关脚步和技术环节的场地练习。
       年龄每年都在增长,你无法质疑李娜内心的犹豫。就像她说不在意排名,想健康多打几年,这原本也无可厚非。她从来就不是那个意志强于体能的海宁。
       卡洛斯笃信的是:你可以不惧怕比你有天赋的人,但就怕这样的人比你更努力;李娜坚持的则是:我还想健健康康地多打几年。
累了、倦了,那不如放手散了
       其实,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立场不再一致。
       上午8时15分开始热身训练;上午9点开始第一轮75分钟的身体肌肉训练;随后是第一轮90分钟的场内训练。下午2时第二轮90分钟球场训练,雕琢技术;下午3时45分开始第二轮身体素质训练,直到下午5时10分。
       如今的李娜已经难以接受这样“奋不顾身”的训练。众多的代言合同也让她无法把所有精力留在球场。
       两个大满贯奖杯,世界第二的排名,她已经达到了难以想象的成就,就像外界时常争论的那样,长此以往的魔鬼训练会让她容易受伤,职业生涯缩水。
       法网出局后,她与卡洛斯的谈话不了了之,已佐证了两人的目标不再一致。就像她偶尔说过的那样,“卡洛斯总认为我可以做得更好,我其实也怀疑过自己,是否能达到他的预期,所以有时候我会质疑他的计划和对我的态度。”
       累了、倦了,那不如放手散了吧。或许,这个时候对谁都是最好的解脱。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娜,卡洛斯,网球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