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选即将开锣,“社交媒体之国”怎么选总统?

澎湃新闻记者 王泳桓

2014-07-05 13: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3日,大印尼运动党的普拉博沃与选民们见面。

       在市中心的一幢办公大楼里,数十位年轻人坐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大房间中,他们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快速敲打着手中的键盘,看上去他们是在抓紧弥补此前耽误的工作,但其实他们是在进行网上助选活动。
       7月9日,印度尼西亚将举行全国性的总统选举。大印尼运动党的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和雅加达专区行政长官佐科(Joko Widodo)是目前总统宝座有力的竞争者。普拉博沃和佐科各自的支持者阵营纷纷利用Facebook、Twitter、博客等形式为他们的竞选进行造势。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到,印度尼西亚被誉为“世界社交媒体之国”。尽管全国范围内的网络普及率依然处于很低的水平,但在首都雅加达,民众发推特的速度和频率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地方。
不用横幅用网络
       “(选举)真正的战场在数字媒体上,人们并不愿意看到满街的旗帜、横幅或者T恤衫。”21岁的诺尔代·瓦尔蒂诺(Noudhy Valdryno)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现在,他正领导着一个社交小组在网络上为大印尼运动党积极造势。“而且这么做的话,我们可以节省很多钱。”他补充说。
       普拉博沃是此次大印尼运动党所推选出来的总统候选人,他曾担任印尼特种部队司令。而现在大印尼运动党雇佣了75名熟悉和了解社交网络的人来为其提升曝光率。
       52岁的佐科(Joko Widodo)是普拉博沃有力的总统宝座竞争者。他也深谙社交网络对于政治竞选的巨大力量。在2012年雅加达专区省长选举中,他的支持者们正是利用社交网络为其赢得市长选举的。而在选举开始之前,他其实并不怎么被看好。
       从2009年开始,印度尼西亚的网络使用人数增长了两倍多。其中年轻人所占的比重最大,年龄在28岁以下的人口占印尼总人口的一半。那些对政治感兴趣的候选人们自然希望这些人可以为他们带来选举红利。
社交媒体帮助反腐
       也许有人会问,像这样不断地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布讯息,增加页面访问量,真的就能对政治有所改变吗?事实上,在社交网络上开展活动已经对这个国家的政治产生了效应。
       2012年,印尼反腐败委员会开始调查几宗有高级警官卷入的腐败案子。但是这些警官却拒绝与反腐败委员会进行调查合作,这一举动激怒了印尼的Twitter用户。他们发起了一个名为“#SaveKPK”的话题,敦促印尼总统苏西洛进行干预并支持反腐败委员会的调查行为。后来,苏西洛在社交网络的影响下表态支持反腐败委员会的调查行为。
       也是在这一年,具备亲民作风的佐科出人意料地获得了雅加达专区行政长官的选举。他向选民承诺将致力于清除腐败并且提升城市的管理能力。
       “佐科之所以能成为‘国家形象’,一个原因便是社交媒体的作用。”政治分析人士尤汉尼斯·苏莱曼(Yohanes Sulaiman)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说,“当他在竞选雅加达专区省长时,社交媒体纷纷为他造势,说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与那些墨守成规、腐败的官员有着本质的不同。”
自下而上VS自上而下  
       佐科的网上支持者会把选举攻势弄得欢快并且富有创造力。他们会将一款名为“愤怒的小鸟”的游戏进行改编,这样玩家就可以向那些腐败官员扔掷烂透了的西红柿。
       此外,佐科的网上团队更多是由自愿者组成,他们隶属于不同的社交媒体“部落”。一部分人负责对普拉博沃进行政治攻击,另一部分人则负责抵御对佐科不利的政治攻击。
       “这种方式有其优势所在。”负责为佐科进行社交媒体造势行动的罗玛努斯·索马里奥(Romanus Sumaryo)说,“我们不需要去创建一个特定的社交媒体环境就能聚集到大批的佐科支持者。”
       与佐科的网上团队相比,普拉博沃的团队则更多的是采取一种自上而下的方式,更愿意突出其坚毅、果敢的领导者形象。
       这样的一种信息也自然影响到了很多选民的投票倾向,在雅加达市场一家“Hello Kitty”店上班的Fitri就是其中一位。她说她倾向于支持普拉博沃,因为他在Facebook上承诺给印度尼西亚带来稳定,还有就是他看起来更像苏哈托(注:统治印尼三十多年之久的政治强人)。
       瓦尔蒂诺表示,他们会在15分钟内回答完选民们有关普拉博沃的疑问。
       “普拉博沃更懂得如何运用社交网络,他的网上团队更加的系统化,在政治攻击目标的选取上也更具组织性。”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数字媒体专家马琳娜·林(Merlyna Lim)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