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钢铁改制5年后疑云难散:方大入主后业绩为何大增

澎湃记者郭唯玮 发自江西南昌

2014-07-07 16: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江西省南昌市冶金大道475号的方大特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方大集团”)41岁的董事局主席方威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后,余波不断。
       7月2日上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位于江西省南昌市冶金大道475号的方大特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方大特钢,600507)大门口附近看到,路边拉起了“公布国企交易内幕”等内容的横幅,并且不时有鞭炮声响起。
       在A股市场上,方大集团控制着方大特钢、方大炭素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方大炭素,600516)和方大锦化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方大化工,000818)三家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被称为“少壮派富豪”的方威。
       就在一周前的6月2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发布的公告显示,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之后包括早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方威突然去向不明或“失去联系”,这些报道还对方威的发家史进行了梳理,发现其多次参与江西、甘肃等地的国企改革,且争议不断。
       这其中就包括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昌钢铁”,现已更名为江西方大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为方大特钢控股股东)在2009年进行国有股权转让时,被指存在“巨额利益输送”。
       在经过短暂停牌后,7月1日深夜,方大系上述三家上市公司同时援引方大集团的函件,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方威“未失去联系,还在对集团公司的相关工作进行部署”,各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一切正常”。而针对南昌钢铁改制时的争议,方大特钢公告特别回应称,经向控股股东江西方大钢铁集团征询,南昌钢铁股权转让“程序合规,过程公开、透明”,“定价依据及评估价格公平、合理”,“实际控制人变更后,方大特钢稳步发展”。
部分职工再提安置利益受损
       7月3日,在距离南昌市中心八一广场约10公里的方大特钢周围,到处仍有南昌钢铁的符号:街道办事处依旧保留了“南钢”的名称,当年的职工活动中心如今已被遗弃,但“南钢”两字依旧清晰可见。
       资料显示,南昌钢铁的前身是1958年所建的南昌钢铁厂,1995年改组为国有独资的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南昌钢铁由国有独资公司改制成为多元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持股57.97%、37.78%、4.25%。
       2009年7月,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即后更名的方大特钢)公告称,江西省冶金集团将出售持有南昌钢铁57.97%国有股权。
       8月初,南昌钢铁分别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和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了《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改制重组实施方案》及职工安置方案。
       不过,由于一部分南昌钢铁员工不满职工安置方案,2009年年底,他们曾与南昌钢铁发生过争执。现在,随着方威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这些南昌钢铁前职工感觉到有了再次表达“诉求”的时机,于是出现了上述7月2日在厂门口“拉横幅”的情景。
       据澎湃新闻了解到,2009年南钢改制之时约有1.2万余员工,而改制后员工人数缩减至不足9000人。现在,一部分原南昌钢铁职工认为,“南昌钢铁改制期间职工被大量解聘,且职工利益并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据澎湃新闻了解,当年南昌钢铁的改制方案对南钢职工安排了三种去路:一是离岗退养,进入托管,交足各种社会保险,等待退休;二是“拿钱走人”,即按规定的标准领取与国企解除劳动后的一次性经济补偿金,不与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三是“拿钱不走人”即按规定的标准领取与国企解除劳动后的一次性经济补偿金,再与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第一种方案引发的矛盾最多。方案规定,在职男职工满30年工龄、女职工满25年工龄,即可选择内部退养,从内部退养到正式退休期间每月可获得790元。但一些持有异议的职工称,每月790元的安置费用太低;也另一部分南昌钢铁职工则对工龄的计算方法表示不满,特别是工龄距离内退条件只差一两年的职工最为不满。
       澎湃新闻获悉,当年南昌钢铁改制计算工龄时,曾以2009年12月为时间截止点,职工满30年工龄需要从1980年1月之前参加工作且工龄无间断,也就是说,1980年1月以后参加工作的职工,将不能享受提前退养的待遇。
华菱钢铁为何未入围收购
       但这些“不满”在当时只是南昌钢铁改制中的小插曲。2009年8月17日,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权转让正式在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9.1亿元。
       江西产权交易所公布的受让方条件包括: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6月连续盈利,资产总额不低于人民币100亿元,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资产负债率不高于60%等。
       方大特钢在今年7月1日晚的公告中称,在挂牌期内,报名申请受让转让股权的企业共两家,分别为方大集团和湘潭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但经审查,湘潭钢铁总资产规模达不到“资产总额不低于100亿元”的要求,仅方大集团符合受让方应具备的条件。
       根据方大集团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其总资产达110亿元,净资产60.4亿元,营业收入突破130亿,2007年至2009年的负债率分别为50%、55%和51%。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时方大集团的总资产为49.89亿元。
       但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上述南昌钢铁的转让条件似乎是专门为方大集团“量身定做”。此后有消息称,宝钢、华菱钢铁、五矿集团及江西新余钢铁等钢铁企业都曾有意收购南昌钢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方大特钢中层领导对澎湃新闻表示,当年南昌钢铁改制是江西省国资委与方大集团层面的事情,并不在南昌钢铁企业这个层面。
       据当时的江西省国资委主任说,南昌钢铁改制“是走市场道路的结果,我们是选择合作伙伴,不是以所有制来划分,谁能把南昌钢铁做大做强,我们就选择谁。”
       澎湃新闻从一位前南昌钢铁中层人员处了解到,事实上,江西省自2002年起便开始招商引资,拟引进战略投资者来解决南昌钢铁的发展问题。
       该人士称,当时宝钢董事长曾带人前来南昌钢铁考察,但当时南昌钢铁一没产品优势,二来交通不便,三来装备水平落后,因此宝钢对南昌钢铁的发展并不看好。
       对于当时华菱钢铁有意收购南昌钢铁的说法,该人士表示“另有隐情”:“当时江西省要求两年完成工业企业改革,南昌钢铁也与华菱钢铁有过接触,但华菱钢铁提出的要求是将南钢国有资产无偿化拨给它,江西省怎么会同意这样的要求呢?”
       华菱钢铁相关人士回应称,当年华菱钢铁也对南钢进行过实地考察,但考察后认为收购事项并不靠谱。但对于具体细节,该人士称,当时的负责领导如今已有调整,目前不方便再对此事作相应回应。
       据了解,为了符合条件,华菱钢铁是通过旗下子公司湘钢提交的申请,因为湘钢集团无论是在盈利方面还是净资产方面都满足条件,不过其总资产仍未达到条件。
       方大集团最终如愿摘得南昌钢铁的57.97%国有股份,成为长力股份的控股投东,2009年12月31日,“长力股份”更名为“方大特钢”。
       此外,当年还有说法称,方大集团也曾有意收购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江铃汽车,000550),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成功。
       7月3日,在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的江西方大钢铁集团,集团党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了澎湃新闻的采访。
改制后业绩为何逆势大增
       不过,对于一个宝钢当年“看不上”的南昌钢铁,但自从改制更名为方大特钢后,业绩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近几年国内的钢铁行业普遍不景气。
       2010年方大特钢年报显示,公司利润总额4亿元人民币,比改制前南昌钢铁2009年的0.58亿元利润增长589.89%;而到了2013年,方大特钢的利润为5.63亿元。与此同时,员工的薪资待遇也随之明显好转。有现方大特钢员工向澎湃新闻证实,“除了每月的基本工资和津贴外,每年都能拿到公司近万元的业绩奖。”
       据方大特钢官网资料显示,其生产的弹簧扁钢分别占有二汽集团用量100%、一汽集团用量60%的份额,占有东南亚、南美、北非等国家进口弹簧扁钢总量30%以上。今年4月25日,方大特钢公布的2014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1亿元,比上年度末增长19.24%。
       对于南昌钢铁改制后第一年方大特钢便实现大幅盈利,有原南昌钢铁职工对澎湃新闻称,这主要原因在于当年南昌钢铁改制时,原有的生产库料并未得到正确的估值与处置,使当年对南钢资产的估值大幅缩水,因此也使得改制后方大特钢的业绩如此出色。
       对此说法,方大特钢党政综合办公室主任冯尉铭对澎湃新闻称,“当年南昌钢铁已是一个盈利水平特别差的企业,较多项目基本都已停止,何谈什么库料资产。而企业的资产都属于国资委,在改制过程中均通过正规的评估公司进行评估,怎么可能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这都是外界一些人的猜测。”
       对于方大特钢这家年产钢仅有300万吨左右,近年来却创造出了国内部分千万吨企业的利税水平的表现,冯尉铭给出了他的答案是,“首先是企业有好的战略,其二是企业有着好的体制机制,其三企业有好的领导的班子,其四公司董事长有着称赞的人格魅力,其五是公司有一批敢于管理的中层干部,其六是企业有好的文化。”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南昌钢铁改制后便实现大幅盈利,或得益于南昌钢铁的主辅分离、辅业改制。
       南昌钢铁曾设有众多的职工生活及后勤保障等系统,庞大的企业办社会和社会负担,放大了南钢的产品成本,其盈利能力也被极大的削弱。在剥离了这些系统后方大特钢,南昌钢铁大大减轻了自身的负担,因此利润大增。
董事长为何当上“打工皇帝”
       随着5年前南昌钢铁的改制争议重新被放大,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目前也成为焦点。
       有分析认为,原南昌钢铁董事长钟崇武当年曾全程主导南昌钢铁改制,更有消息称,钟崇武近日也已“失联”。澎湃新闻7月2日拨打钟崇武的两个手机号均未接通。
       公开资料显示,钟崇武于2008年由新余钢铁副董事长调任南昌钢铁董事长,南昌钢铁被收购之后,钟崇武担任方大特钢董事长。
       事实上,此前钟崇武已经“名声在外”:2013年钟崇武的税前薪酬为1973.54万元(税前),位居当年上市公司董事长薪酬第一名,成为2013年上市公司中的“打工皇帝”。
       钟崇武2013年的高额薪酬由200万元年薪加年度奖励1700多万元构成。而在2012年,钟崇武的年薪已达到1516.7万元,2011年时则为200万元。
       对此,冯尉铭向澎湃新闻解释称:这一是大股东按照正规流程给予的;其次是方大特钢的业绩可以支撑这一薪酬;第三是民营企业老板有自己的需要,需要将人才留住。
       数据显示,2013年方大特钢实现营业总收入132.15亿元,同比下降1.05%;实现净利润5.63亿元,同比增长7.51%。
       “方大集团对下属所有企业都有这样的激励政策,根据利润目标、完成任务的难度责任和付出等来制定一系列奖励政策,这种奖励政策也要通过董事会股东的表决。”冯尉铭说。
       对于“钟崇武失联”的说法,冯尉铭称,“钟董事长就在公司,公司生产经营非常正常。”
       7月3日,澎湃新闻在方大特钢生产车间看到,“U”特钢生产线如今已处于停产状态,对此冯尉铭解释称,由于生产产品的型号需要更换,因此车间正进行着换轧的工作。此外,澎湃新闻看到,高炉及“条形钢”生产车间的生产正在进行。
方大地产低价拿地之疑
       
另外,还有原南昌钢铁职工称,2011年方大集团在竞拍长力工业园附近地块时有涉嫌“贱拍”之疑。
       2011年8月10日,江西省南昌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对编号为JDP1128号地块进行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拍卖,其中编号为JDP1128号地块属商业、金融及居住用地,起拍价230万元/亩,最终由江西方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231万元/亩的单价竞得。
       据相关资料显示,JDP1128号地块位于高新区创新一路以西、长力工业园以南,土地面积112240平方米(合168.36亩)。
       据当时媒体的报道,当时本来参与JDP1128号地块的竞拍者有三家,但洪客隆地产因故缺席,竞拍的过程也很平淡,由江西方大房地产公司轻松获胜。
       澎湃新闻7月3日来到创新一路,如今这里高楼拔地而起,楼盘均已封顶,可见“方大上上城”的楼盘广告。
       对于该块土地的拍卖,当年参与过此次拍卖的一位房地产人士谢绝了澎湃新闻的采访,称不便再对此事做相关回应。
       南昌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利用处一罗姓工作人员表示,土地的“招、拍、挂”均不会存在问题。而对于该块土地是否属于当年南昌钢铁的工业用地,及当年土地交易详细细节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需要查看相关档案再作答复。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南昌市国土资源局仍未回复。
       7月4日中午,澎湃新闻看到方大特钢门口已恢复了平日的“平静”,但关于方大集团和方大特钢的故事应该还远未结束。
责任编辑:赵刘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昌钢铁,方大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