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东亚秩序失范要靠中国自己:把在亚洲的威慑转化为威望

张春满/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博士生

2014-07-07 15: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有理由、有需求、有能力构建亚洲新秩序,消除东亚的秩序失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需要制定和执行更加灵活的组合战略。 IC 资料

       近年来,东亚地区出现的最大变化(或者是最大的问题)就是秩序失范。东亚的秩序失范在东亚的地缘空间、话语空间、价值空间三个维度上表现得非常明显。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亚洲同盟体系的负外部性。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无法消除东亚秩序失范

       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尽管有很强的积极意义,但是它并不能消除亚洲的秩序失范。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新思路,目的是为了解决老问题,是为了避免“大国政治的悲剧”。但是目前来看,它存在三个基本问题。这三个基本问题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解决,因此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并不会消除东亚的秩序失范,更不会有助于解决中国崛起的烦恼。
       首先,也是最根本的原因,中美两国对新型大国关系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
       中方是试图探索出一条新的管理和发展大国关系的路径。对于新型大国关系,中方最基本的理解是三点:一是不冲突、不对抗。二是相互尊重。三是合作共赢。而美国政界方面从来没有对如何建设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提出路径安排和政策要求。
       美国政界除了在外交上对中方有一定的回应之外,很多时候认为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内容模糊,不具有明确的现实操纵性。比如,美方不清楚“不冲突、不对抗”是在什么层次上的要求。在现实中,中美之间不可能没有冲突和对抗,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不冲突和不对抗到底指的是什么。
       另外,美方认为中方推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造成了责任不对等分配。中方多次表态要求美国承担更多责任。美国政界对这些表态的理解是,中方希望美国管理好自己的行为,而对自己却没有任何要求。
       中美双方对如何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缺乏共识,必然会导致两国合作面临诸多困难,战略互信亦很难增强。因此亚洲的秩序失范不可能靠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来消除。
       其次,美方没有意愿对中方首先提出的概念表示出强烈的兴趣。
       美国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为一般性概念,不给予足够的重视,美国的外交行为和策略多次出现与建设新型大国关系想违背的举动。比如,美国频频在南海问题上和钓鱼岛问题上选边站队,不负责任地维护菲律宾和日本的领土要求。美国的这些行为进一步激化了东亚的内部矛盾,更深一步造成了东亚的秩序失范。
       第三,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没有改变美国的亚太同盟体系。
       美国在亚洲的轴辐式同盟体系会产生“负外部性”,这是造成东亚秩序失范的主要根源。 当前中美两国围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对话和沟通,很少涉及到美国的亚太盟国。也就是说,中美双方是在双边外交的层面在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并没有意图把它扩展到多边的层面。所以即使中美双方在新型大国关系建设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它也无法解决轴辐式同盟体系的负外部性问题。
       比如,日本是美国在亚太的盟友之一。在整个亚太同盟体系中,美日同盟具有核心地位。而在当前的东亚局势中,日本在很多方面都是麻烦制造者。美国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制约日本的行为,但是日本的外交自主性并不完全受到美国的牵制。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的改善并不意味着中日关系的改善。而且,美国并不希望自己的亚太同盟体系瓦解,因此美国从国际利益出发,也不会鼓励中国与其盟国在外交上走得太近。
       综上所述,建设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与消除东亚秩序失范是两件相对独立的事情。尽管二者有一些关联作用,但是要消除东亚的秩序失范,推动建设地区新秩序,中国需要发展新的地缘战略。
中国塑造亚洲新秩序的三种策略
       构建东亚新秩序不能靠美国,要靠中国。美国没有动力建立新秩序,因为当前的秩序失范状态是有利于美国利益。正相反,中国有理由、有需求、有能力构建亚洲新秩序,消除东亚的秩序失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需要制定和执行更加灵活的组合战略。
       这一战略需要具备两个要素。一方面它需要能够对冲和反制美国的轴辐式同盟体系,使得其对中国崛起的负外部性减至最小。另一方面,这种战略能够把中国在亚洲的威慑转化为威望,使得中国崛起的正外部性增至最大。
       第一,“互相保证牵制”策略。
       中国与东亚其他大国关系可以发展一种“互相保证牵制”策略。互相保证牵制策略的前提是,每个大国都有自己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而这些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的维护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脆弱性。如果大国间彼此都对对方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有牵制能力,那么大国间为了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会倾向于选择合作,减少彼此间的冲突。
       例如,长期以来,美国都会针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西藏问题、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