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警方侦破伪基站窝案,小肥羊等企业投放垃圾短信广告

澎湃新闻记者 杨洁

2014-07-08 15: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警方针对伪基站的打击进一步深入,2月20日至6月30日,上海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68名,其中涉及团伙的24个,缴获伪基站设备165套。 新华社 资料

       “伪基站”究竟离我们有多远?当你经过上海淮海路闹市区,手机信号突然被屏蔽,然后收到短信。不动声色之间,伪基站已然和你完成一次亲密接触。
       伪基站发送的短信,涵盖内容极广,从房地产、教育培训、小额贷款、餐饮等正规广告,到诈骗消息、钓鱼网站、假发票……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今年以来,中宣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9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对“伪基站”犯罪开展严打。4月底,上海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自2月20日以来,警方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06名,缴获伪基站设备75套。
       7月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又获悉,上海警方针对伪基站的打击进一步深入。2月20日至6月30日,上海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68名,其中涉及团伙的24个,缴获伪基站设备165套。
       从警方查实的多起案件显示,对伪基站需求最旺盛的是房地产业,涉及上海多家房产公司,特别是新开楼盘项目,投入资金寻找“伪基站”,发送短信广告,已悄然成为“潜规则”。
       今年6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公安分局侦破伪基站窝案。以其中一案为例,就有金地艺境和阳光天地两楼盘,通过伪基站投放短信广告。
       公开资料显示,“金地艺境”的开放商是上海金地宝山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隶属于知名上市公司金地集团。
       阳光天地楼盘开发商为上海欣昊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3年5月,由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福建汇友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福州滨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上海合作设立。2013年底,上海欣昊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曾应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九条“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而不招标”,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责令改正,并罚款贰拾萬元整。
       在该案中,除了上述两家房企外,还有多家知名企业投放了伪基站广告短信。其中包括宏伊广场、星游城、小肥羊、恐龙家纺、和中移民、英爱孚、海尔日日顺、莘潮家具等。
伪基站短信业务“1万元一天”
       2014年4月9日下午12时,瑞金二路派出所民警在淮海中路茂名南路附近巡逻,发现一辆可疑的外地牌照面包车。民警上前盘查,发现车辆后排座位上,覆盖着一个硕大黄色纸板箱。揭开纸板箱,伪基站的发射台、天线、变压器、电瓶悉数曝光。嫌疑男子胡杰随即被带入派出所询问,其交代专门帮人发送车载广告,3000元一天,设备是从淘宝网花18000多元购买的。
       胡杰表示,自己曾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几个月后,他辞职创业,开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但生意不好。于是他想到广告公司此前承接的伪基站业务。
       “胡杰告诉我们,开设伪基站,一方面可以接活,另一方面也可以给自己的小额贷款公司发送广告,一举两得。他还聘请了鲁强帮其接洽业务。”瑞金二路派出所侦查员张浩告诉澎湃新闻。
       在成功抓捕胡杰和鲁强后,黄浦警方随后调查涉案的广告公司。“该公司共3人,老板、策划和会计,利用伪基站设备也就这三人。业务由老板唐建承接;洽谈、操作由顾君(会计)实行,内容包括寻找发射伪基站的个人,与委托方联系,确定发送时间和价钱;策划人则负责推广活动。”张浩告诉澎湃新闻,他们调查发现,顾君等人发送的多是房产广告,公司与房产公司签订协议,伪基站发送短信1万元一天,多在周五至周日发送。
       随后,顾君寻找毛明实施发送。毛明自带伪基站设备,一天工作8小时,3300元/天。
       5月2日,黄浦警方对4人同时实施抓捕,并在毛某的车上成功查获伪基站设备。
伪基站2.0版面世,系交大硕士“出于好奇”所做
       但案件并未结束,警方随后的调查发现,毛明共为两家广告公司发送。所不同的是,前者由毛明自带设备。而后者则由广告公司提供设备,由毛明负责发送。
       5月5日,侦察员开始着手调查第二家涉案的广告公司。参与此案调查的瑞金二路派出所副所长吴斌告诉澎湃新闻,和此前发现伪基站大不相同,该公司的伪基站系自主开发产品。
       他还透露,伪基站2.0版的创造者王阳明,系某知名网络公司销售总监,年薪近50万。王阳明大学本科攻读计算机专业,研究生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
       事后,王阳明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制作新版伪基站机器,完全出于“好奇”。
       6月18日凌晨5时,黄浦警方对涉案的8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随后当天下午,侦查员又将正在公司开会的制作者王阳明抓获。
       至此,伪基站窝案成功告破。
多家知名企业曾投放伪基站短信广告
       澎湃新闻还了解到,在该案中,还有多家知名企业投放了伪基站广告短信。其中包括宏伊广场、星游城、小肥羊、恐龙家纺、和中移民、英爱孚、海尔日日顺、莘潮家具等。
       而这些公司是否会被追究法律责任,澎湃新闻采访了专门采访了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丁俊涛,他也曾参与上海伪基站群发短信第一案的辩护。
       丁俊涛认为,是否应被追究法律责任,要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区分。房产公司等企业需要投放广告,可能选择的种类会包括电视、网络、纸媒,而短信也可能是其中的一种。
       “犯罪需要主客观相统一,主观上对这个事情必须有认识。企业拿钱购买广告服务,其所委托的广告公司实施违法行为,企业并不知情,这种情况下,企业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丁俊涛解释,“这种情况下,如果委托方也承担责任,反而会引起社会混乱,不利于交易安全,缺乏彼此间的信任。”
       但另一种情况,投放广告的企业,因为发送内容、发送时间和发送地点的调整,广告委托方指派专人陪同广告公司人员,发送伪基站短信,此时委托方对违法行为已经知情了,在主观有认识,那么委托方也必须承担责任。从法律上来说,其已经成为破坏公用电信设施信息罪的共犯,或者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可能性。但在这种情况中,根据公司规模、人数和企业架构的不同,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主体也应有所区别,不能“一呼隆”都追究法人代表。
       “我之前接触过一个杭州的案例,广告委托方是特别大的集团公司下的子公司,当时的法人告知营销部门,去杭州进行推广营销。该公司营销部经理有非常大的裁量权,他在没有法人代表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决定购买伪基站设备,然后前往杭州发送伪基站短信。两天后,被杭州警方查获。在该案中,追究的就应该是营销部经理,而不是法人代表。但如果一个小公司,老板全盘抓,财物、行政都由老板拍板决定,这个时候就要追究法定代表人了。谁来决策使用伪基站,他就应该成为被法律追究的责任人。”
       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维根表示,对于源头的广告委托方企业,警方将继续甄别调查。
       (文中涉及犯罪嫌疑人人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陈伊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警方,伪基站窝案,知名企业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