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义勇军进行曲》,两岸多少悲欢事

澎湃记者 陈晨 石剑峰 实习生 包单霖 魏木子

2014-07-09 10: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7日,95岁高龄的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前往“七七事变”爆发地北京卢沟桥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早前他接受央视、凤凰等媒体专访时曾唱起《义勇军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与《黄河大合唱》等抗战歌曲在台湾一度被禁,但台湾解严后,《义勇军进行曲》不再是禁歌了。】
       
       
        7月7日,95岁高龄的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前往“七七事变”爆发地北京卢沟桥,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并在早前接受央视专访时唱起《义勇军进行曲》。而早在前一天晚上,一部名为《烽火岁月——向抗战勇士们致敬》的音乐剧在台北孙中山纪念馆上演,剧中刻画卢沟桥事变等历史事件,也描述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逃难等个体故事,大陆多位音乐家受邀演唱抗战歌曲,《义勇军进行曲》也在剧中得到演绎。
       事实上,《义勇军进行曲》在台湾光复初期就在台湾传唱开来,但随着两岸的隔绝,与《黄河大合唱》等抗战歌曲一度被禁,而随着台湾解严,《义勇军进行曲》现已不再是“禁歌”,还有学生在网上自学唱这首歌。

台湾光复初期即已传唱《义勇军进行曲》
       这已经不是郝柏村第一次公开演唱抗战歌曲了。2010年7月7日,大陆画家在台展出“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开幕仪式上郝柏村不只回顾参与对日抗战的日子,还清唱“牺牲已到最后关头,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的抗战歌曲。2013年8月17日,郝柏村接受凤凰卫视《问答神州》专访,随口哼唱《义勇军进行曲》。郝伯村说:“那时候到处都会唱,全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唱。”
       而抗战歌曲在台湾也并不是“禁区”, 2011年8月27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前,40位台湾青年组成的合唱团在此举行“海峡两岸青年同唱抗战歌曲”。2013年7月7日,台湾民间团体中国统一联盟、新党青年军、台北市松竹梅文化基金会等在台北分别举办抗战纪念活动。《黄河大合唱》、艾青的《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等抗战时期悲壮的歌曲与诗词,伴随参与的民众一同回顾抗战史。
       今年在公众视野中出镜率颇高的作曲家黄自在1931年“九一八”后创作了音乐史上第一首抗战歌曲《抗日歌》:“中华锦绣江山谁是主人翁?我们四万万同胞!强虏入寇逞凶暴,快一致永久抗敌将仇报!家可破,国需保,身可杀,志不挠!一心一力团结牢,努力杀敌誓不饶!”当时,黄自27岁。黄自的《旗正飘飘》等歌曲都在台湾被广泛传唱。台湾作家齐邦媛在自传《巨流河》中写道,“《松花江上》这首歌从湖南唱到了四川,伴随着近千个自东北辗转到西南的流亡学生。”而事实上,在《义勇军进行曲》诞生并在大陆广为传唱后,这首抗战歌曲已经渐渐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知识分子间流传。
       台湾作家蓝博洲通过调查也印证台湾光复初期《义勇军进行曲》在台湾的流行,学唱《义勇军进行曲》是当时台湾人学国语外另一项重要学习内容。《义勇军进行曲》流传之广,可以在光复初期台湾的三次学生运动中可见一斑,1946年基隆中学师生举办一场示威游行。根据当时参加的学生陈德潜回忆,游行队伍高唱的就是《义勇军进行曲》等歌曲。
       《红旗颂》作曲者吕其明告诉早报记者,抗战歌曲是中国歌曲音乐历史上非常值得大写一笔的。“这段时间,是中国音乐创作的大丰收时期,大量优秀的抗战歌曲创作除了在当时发挥激励人心的作用之外,也应该被视为音乐史上最宝贵的音乐财产。”吕其明在得知台湾唱响《义勇军进行曲》后激动地表示,这首歌即便在台湾也不会被遗忘。抗战时期,年仅10岁的吕其明加入新四军,他还记得当时脱胎于电影《风云儿女》的《义勇军进行曲》“非常非常受欢迎”,“在那个时候这首歌对于振奋大众情绪,提升战斗力有直接的影响。”吕其明对其他的抗战歌曲也如数家珍,“当时,八路军、新四军、敌后方都有自己的歌曲。”但《义勇军进行曲》词曲俱佳,短小精湛,易于上口,是作用最大且最受欢迎的抗战作品。《义勇军进行曲》在海外同样具有重要影响,被视为中国反法西斯战争的代表音乐,米高梅1944年出品,片名《龙种》(Dragon Seed)的黑白抗日主旋律电影中,就出现了金发碧眼的白人“化妆”出演片中的中国人,并在焚烧日货的镜头中配上《义勇军进行曲》。
《义勇军进行曲》在两岸的“风雨历程”
       当时台湾人都知道《义勇军进行曲》是来自大陆的抗战歌曲。一方面基于对大陆人民抗战同情,一方面对刚脱离日本殖民统治记忆犹新,再加上简单易学以及激奋人心的歌词,成为广为流传的国语歌曲。但随着两岸的隔绝,《义勇军进行曲》成为政治禁忌,逐渐消逝在台湾人的记忆当中。
       除了《义勇军进行曲》,台湾那时的禁歌近千首,《黄河大合唱》、《东北三部曲》、《大刀进行曲》等抗日歌曲自不必说,连一首《保卫大台湾》的国民党抗战歌曲也因为歌唱中谐音似“包围打台湾”而遭禁,另外包括当时电台常播的《何日君再来》、《苏州河边》、《天涯歌女》等上海歌星的歌,都因“作者滞留匪区”遭遇禁令。台湾资深媒体人管仁健曾在《台湾小学课本里的“抗日”诗歌》一文里回忆了《义勇军进行曲》在1974年意外播放的趣闻。1974年11月24日,是国民党建党八十周年纪念日,台视公司制作了特别节目。没想到背景音乐竟出现了《义勇军进行曲》,虽然所有本省人与年轻的外省人都没发觉,可是管仁健的爸爸却感慨地说:“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台视播放《义勇军进行曲》事件,只因台视从国外进口了一批没有词只有曲的背景音乐唱片。戒严时代的台湾人从未听过《义勇军进行曲》,工作人员自作主张用在国民党建党八十周年的庆祝节目里。1974年的台湾风雨飘摇,中日、中美先后建交,此举因而引发了浮想联翩。
       台北市大同大学电机系一年级的蒋智中告诉早报记者,《义勇军进行曲》以前在台湾被禁唱过一段时间,现在已经解禁了,他自己在网上查到《义勇军进行曲》,并用谷歌和维基百科自学会唱了。而自己此前对于《义勇军进行曲》的了解有 “听说《义勇军进行曲》可能是国军第200师曾经的军歌”、“知道《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谈到对歌曲内容的了解,蒋同学说,“我认为抗日歌曲从歌词可反映当时军民的心情。国家的富强需要军民共同努力,抗日歌曲正有此功能。”
       而在大陆,《义勇军进行曲》也同样经历了一番波折。《义勇军进行曲》是著名戏剧家田汉于1935年2月创作的电影剧本《风云儿女》的主题歌,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决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正式制定之前,以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为代国歌。10月1日,盛大的开国大典上,《义勇军进行曲》紧随毛泽东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宣告响彻天安门广场。
1930年代,长沙青年会的年轻人在指挥刘良模的带领下唱《义勇军进行曲》。
       
抗战歌曲极大鼓舞了中国人的抗日士气,图为延安军民高歌《黄河大合唱》。
       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国国歌歌词从废止、取代到回复的曲折历程》一文,1966年2月,江青在上海主持召开了“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会后,一大批老作家、老艺术家被打成“黑线人物”,田汉编的京剧《谢瑶环》中有“为民请命”、“载舟覆舟”等词句,被断章取义,上纲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田汉与周扬、夏衍、阳翰笙一起,被诬蔑为从20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存在的“一条又粗又黑的文艺黑线的代表人物”,并被扣上了“叛徒”的帽子,予以批斗、游街、关押。1968年12月10日,由于长期受到林彪、江青迫害,田汉含冤惨死于狱中。作为田汉的作品,《义勇军进行曲》歌词在内的他的全部作品都遭到禁止。而“国不可一日无歌”,于是在各种庄严的场合都只能出现国歌的曲调部分,而“只能演奏不能唱”的国歌终究不便,于是,当时的有关领导为了填补国歌歌词的“空白”,决定由国家文化部牵头,成立了一个“国歌歌词征集办公室”,向全国征集国歌新歌词。经过几个月的发动和征集,收到了大批新歌词词稿,并举行多次讨论会,终于写出一首新的国歌歌词。内容如下:“前进!各民族英雄的人民,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万众一心奔向共产主义明天, 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英勇地斗争。前进!前进!前进!我们千秋万代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前进!前进!进!”
       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大批冤假错案得到平反昭雪。《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也恢复了应有的历史地位。1982年12月4日通过了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撤销人大第一次会议1978年3月5日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定。
国民党抗日战争老兵、前台湾行政院长郝柏村在众人的陪同下参观卢沟桥。CFP 图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义勇军进行,两岸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