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国自杀率下降58%,跻身自杀率最低国家之列

economist.com

2014-07-10 15: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中国自杀问题一直是海外媒体关注的焦点议题之一,在彭博通讯社近期关注了中国白领自杀问题后,经济学人在最新一期杂志上抛出了另外一个新的观念,即中国自杀率在大幅下降。
       文章编译如下,略有删减。
       
       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自杀率曾高居世界前列。尤其是中国农村的年轻女性,自杀率之高令人触目惊心。所幸,近几年来中国的自杀率大大下降,中国甚至已然跻身自杀率最低的国家之列。
       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2002年的调研显示,1995至1999年,中国的年均自杀率为23.2/10万。2014年,香港大学一个科研团队撰写的报告指出,2009-2011年间,中国的年平均自杀率下降为9.8/10万,降幅达到 58%。
       香港大学防止自杀研究中心总监叶兆辉(Paul Yip)也参与了近期的研究,他说,中国的自杀率下降幅度如此之大,在世界范围内亦属绝无仅有。而且,有关专家表示,中国未曾为降低自杀率而推进心理健康服务,也并未动用官方手段进行干预。
       35岁以下农村女性的自杀率下降最为显著,降幅接近 90%。据 2002 年《柳叶刀》的研究估算,这个年龄段在 1995-1999 年期间的年平均自杀率为37.8/10万;今年的研究显示,2011 年该群体的自杀率下降至不到4/10万。另一个有关自杀的研究项目对山东省20年间的相关情况进行了分析,发现35岁以下农村女性自杀率下降了95%,2010 年自杀率为每十万人2.6例,而全部农村女性的自杀率也下降了68%。
       官方公布的2012年全国自杀率为6.9/10万,有学者怀疑相关信息并未全部如实报告,并为此在计算中做出了调整。不过,官方数据及多项研究皆表明,就长期而言,自杀率在各个群体中均有下降,不分地域、性别和年龄层次,唯独老年人例外。老年人的自杀率在总体上呈下降趋势,然而近年来却又开始上升。在一个迅速老龄化的社会里,这样的形势令人忧虑。
       自杀率降低的驱动力是两股相互联系的社会力量:城市移民和正在崛起的城市中产阶级。对于许多出身农村的年轻女性而言,前往城市工作尽管会受到二等公民的待遇,但也不失为一条出路,可以借此摆脱诸如父母的压力、失败的婚姻以及婆媳关系等等各种农村的穷困生活所带来的困境。移居城市还让她们远离了农村最简便的自杀方法:喝农药。发生在农村的自杀案例中,有将近 60% 的自杀者喝农药寻死,而且通常只是因为一时冲动。此外,农药药性减轻也是自杀死亡率降低的原因之一。
       清华大学社会学专家景军(Jing Jun)指出,城市移民率增高与农村自杀率的降低趋势相符。自杀者大部分是农村居民,因此农村自杀率下降,全国的自杀率也随之下降。二十年来,人口构成发生变化,从“农村人口占大多数”变成了“城市人口超过半数”,而官方统计的自杀率随之降低了63%。
       城市居民的自杀率同样有所下降,说明还有其他因素作用。中国媒体常常刊登一些颇具戏剧性的照片:自杀者在窗口、楼顶获救。但香港大学的研究发现,自2002年至2011年,城市自杀率降到了5.3/10万,降幅达到59%。最简单的解释是,虽然城市里存在着污染、房价和食品安全等诸多问题,但生活水平和居民生活满意度的确有所提升。景军先生还认为,农村以往常见的大型家族趋于分散化,减少了可能导致自杀的家庭冲突。
       叶兆辉先生及其科研团队探讨的问题是,自杀率与城市化的负相关与一个普遍接受的理论相悖。该理论基于19世纪法国社会学家艾弥尔·涂尔干(Emile Durkheim)的观点,提出城市化、现代化以及社会经济的增长加剧了社会的异化,进而使得自杀率升高。近年来一些发达国家自杀率升高,映证了这一理论。据估计,2008年至今,全球平均自杀率从每10万人11.6例增长到了14例。邻近中国的发达国家自杀率明显偏高——2012年,韩国的自杀率是28.1/10万,日本则超过21/10万。
       而中国正日益发达,社会也正在老龄化,也许即将到达某个令人忧虑的临界点。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自杀率略为上升,假如经济发展更趋缓慢,自杀率可能会继续升高。城市移民和逐步提高的城市生活水平,这两股让自杀率下降的力量也即将失去强劲的势头。
       最令人担忧的是,老年人这个在中国社会中增长速度最快的群体之中自杀率居高不下。65-69 岁城市老人自杀率是9.9/10万,70-74岁的农村老人自杀率则高达41.7/10万。2005年前后,老年人自杀率在总体上逐渐下降,城市降幅大于农村,但2008年后就无甚变化,乃至有所回升。
       城市化和传统大型家族的分散化,这种趋势使得年轻一代的自杀率下降,却让身在农村的老人得不到照顾、住在城市公寓的老人看不到熟悉的面孔。加上独生子女政策共同作用,只会让老年人及其子女肩上的负担变得更为沉重,正如现代生活的困局日渐凸显。从今往后再过二十年,中国的自杀问题可能还会恶化,但无论如何,自杀率应该不会再回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水平了。

编译 KarenMushroom        
责任编辑:李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自杀率
热追问

小编你过来2014-07-10

小编你过来2014-07-10

随着世界杯一声哨响,上天台成了热词。
当你上天台时,你妈妈造吗?你的生命是你父母给的,你有权随意处置吗?
假如你是基督徒,那么我提醒你,生命不是你父母给的,是上帝给的。基督教原罪中提到,人是上帝按照自己形象造的,所以生而神圣。上帝给你的东西你能随随便便给消灭了吗?你还想进天堂吗?还不赶快像对待黄袍马褂一样供奉起来。
别以为自杀只是亵渎了神灵,假如你生活在欧洲中世界晚期,自杀不仅是不虔诚(如果是教徒)还会受到法律的禁止和处罚。在都铎王朝时期,就算上天台成功了,你的尸体也要遭到羞辱。不过也有例外,就是你是深井病,就像今天的法律依然对精神病患者免于刑罚一样。
基督教谴责自杀者,因为其违反神法,国家处罚自杀者,因为其违反了托马斯•阿奎那所说的自然法。阿奎那归纳,自杀是反自然、反社会、反上帝的,其中的核心是自杀是反自然的,也就是说,自杀违背人的本性。
当然,你没有生活在中世纪的欧洲,也不一定基督教徒,你会嘴硬:我的生命我做主,这是我的自由!
没错,你翅膀长硬了,会谈自由了,那么你不会不知道约翰•洛克吧,你去跟他谈谈自由呗。
可惜,洛克没有支持你的自由,反而阐述了为什么应该禁止自杀:由于人的生命神圣不可侵犯,人若被允许侵犯这一神圣物,那么别人和国家也可能来侵犯,那就违背了生命神圣不可侵犯的基本权利。他认为禁止自杀,就是保护人的基本自由。虽然洛克的论证前提还是类似于基督教的生命神圣,但是你要是坚持自由,总得听洛克的话吧。
OK,要是你还是执迷不悟一定要上天台,我也不拦你,但是我要提醒:你有病!
我不是故意羞辱你,也许你有精神病,也许你是缺少色洛托宁。你知道色洛托宁是什么吗?不知道你也好意思死?色洛托宁在上世纪50年代被科学家发现,是一种精神传递素。70年代,荷兰和瑞典的科学家发现,色洛托宁缺少和自杀有关系。
总之,珍爱生命,远离天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