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韩乔生:如果让我去世界杯,不知又得背多少语录回来

澎湃新闻记者 孙丹

2014-07-11 21: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世界杯搭档刘建宏和朱广沪的解说,引发网友“神吐槽”。
       “调成静音模式,终于可以安心看比赛了”“目前为止,有威胁的进攻都是由刘建宏发起的”……在微博、朋友圈中,许多球迷一边为球队加油,一边以“吐槽”为乐,“自从有了朱指导,刘建宏也变得挺可爱。”
       不少网友还表示,十分怀念“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韩乔生的解说,“韩老师快来解说决赛吧,至少有欢乐留给大家。”
       在央视人才辈出的平台里,“大嘴”韩乔生误打误撞出一套无厘头解说风格,百度百科中称为意识流解说法。搞笑无逻辑,让观众感觉萌萌哒。“韩乔生语录”则至今为球迷们所津津乐道。
       昨日(7月10日),韩乔生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专访,他开玩笑说,“如果(今年世界杯)让我去的话,不知道又得背着多少语录回来了。”
不少网友表示,十分怀念“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韩乔生的解说。 IC 资料

       澎湃新闻:大家对解说员言行的意见似乎特别多,不少人都有背负舆论重压的经历,刘建宏最近也遭遇了这样的麻烦。你怎么看待这些舆论压力?
       韩乔生:其实,对于媒体人尤其是主持人、解说员来说,他们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前辈赵忠祥老师曾说过,“如果你没有承受压力的能力,你不要做体育解说、主持人。”尤其是现在,人们对于足球、世界杯的关注正在呈几何式增长。这本身是好事,但也会造成“良莠不齐”的问题。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这次刘建宏遇到的麻烦事儿?
       韩乔生:在体育解说的过程中,因为每个人有不同角度、观点,应该允许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和建宏也很熟,他肯定能积极地理解和消化。
       同时,对于观众来说,大家都是从不同视角来看,这很正常。电视是进入千家万户(收看)的,不是进入一个统一模式,比如进入分高中层面、大学层面的简单模式。进入千家万户就有千家万户的标准,很难统一。
       所以,应该允许解说员评论有个性化,多样化,我觉得无可厚非。
       澎湃新闻:“诗人”贺炜、刘建宏、朱广沪的不同解说风格,引发了大家不同的反应,怎么来看这些赞美和口水?
       韩乔生: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关系。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而且作为一种风格来讲,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内成为时令菜,过一段时间可能逐渐又是另外一种风格,各领风骚三五年。所以对于观众来说,还是希望能多些接纳和包容。
       现在很简单,不愿意听,你就把声音关咯。另外,我觉得随着高科技的发展,个性化解说一定会出现。比如,比赛可能会有七八个甚至十八个评论员,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选择。
       这个时代应该是不远了吧。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解说员可以带入自己的感情进行解说么?
       韩乔生:前国家广播事业局局长梅益同志曾指出,解说员的适度倾向性要与客观、公正相结合。
       其中适度倾向性谈到了,包括对于主队的情怀,对主场球迷、主持人等主观的情绪色彩。适度的度呢,也看怎么把握。其实从过去来看,我们也有过教训。
       但我觉得,主持人如果没有情感色彩在里面,恐怕这个球也说不好。但如何把握这个度是关键——就是不能太以个人观点为主,应该尽可能站在大众的立场上。
       另外,我没有觉得建宏的解说有明显的倾向性。他也是从一个新的角度(解说),只是每个人(解说)方法不一样,每个人听的角度也不一样。
       澎湃新闻:除了舆论压力大,听说解说员在前方其实非常辛苦?
       韩乔生:举个例子吧,大家只是看到解说员在镜头里的画面,其实解说员在前方非常辛苦,他要从一个城市奔到另一个城市,身边并没有真正的助理,这个助理哪怕是可以管管资料、交通出行也好,没有,全凭自己。
       我也有参与报道多届欧洲杯和世界杯的经历,我知道前方的情况。
       建宏在前方也是,他有4次从外地回到里约热内卢,但3次机场没人接。在那人生地不熟,而且对于没有进入世界杯球队所在国的记者来讲,中国媒体在那儿可能算二流记者吧,本身就无法受到很公正的待遇。这和奥运会、单项世界锦标赛的采访待遇相比,一个天一个地。而且当地住房价格一直在飞涨,我们的经费也有限,所有困难都要自己克服。
       澎湃新闻:这么多困难和压力,难免会积压一些情绪?
       韩乔生:大家可以理解,为什么像2006年世界杯,黄健翔当时情绪上来了,引发了“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意大利万岁!”这些(解说的)事情。
       其实,这种情绪会无孔不入地渗透到解说员的思想、情绪中,转播当中自然而然会带出来,这就看个人的抗干扰能力吧。
       澎湃新闻:你觉得这次世界杯前方解说表现如何?
       韩乔生:我觉得他们前方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前方真的会有很多我们难以想象的问题。
       这些问题是每个出去(做解说)的人都会遇到的。境外转播,单从采访来讲,交通工具问题、机场转机、酒店住宿,有时候不得不住在条件很差的地方。由于时间紧、交通出行也需花费,你住不到那种高档的酒店。有时候夜里睡觉心情真的会不好。
       再加上在前方,在这个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后方所拥有的信息点和信息量,我认为不比前方少。前方的优势就在于体育场内亲临现场的实体感,令人感受到发生的一切,这是后方和演播室内无法相比的。
       澎湃新闻:有网友指出,解说过程中对于是否犯规、越位等判断反反复复,令人烦躁,有失解说专业性?
       韩乔生:毕竟每个人只有两只眼睛,视力有限,而且坐的角度都不一样(会有影响)。当然这些能借助多媒体工具等元素来弥补,但毕竟都是在事后了。要在当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有点勉为其难了。
       在这一点,我们不能要求太高。解说员也是人啊。
       就拿我以前来说,在解说中,由于太疲劳出现一些语录情况,这就看大家怎么看了。像当年语录,是批深、批透、批倒、批臭(文化大革命用词),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现在民众对舆论的氛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大为宽松,越来越包容。
       在新媒体时代,大家应该有一颗宽容的心。而对于解说员来说,他们需要比赛之前要准备很多东西,所见所闻所观所感,要有第一时间口述作文的能力表达出来。但是要表达什么,是以现场为主,还是以资料运用为主,叙述方式如何,怎么让多数人接受,等等,也是一门学问。
       对于热议和关注,我觉得是好事。如果有一天别人不关注了,那就觉得(解说)这事儿没必要了。这也是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
       澎湃新闻:当年总结“韩乔生语录”的人,听说是你的朋友?
       韩乔生:是我一挺好的朋友,他在《三联生活周刊》工作。
       其实他一开始写的是体育解说笑话集,博大家轻松一乐,里面包括从中央到地方很多解说员的内容。把我这话一放,我一下成了形象代言了。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韩乔生语录”以及解说员在网上被热议的现象?
       韩乔生:我觉得挺好,至少起到了广告作用吧。
       互联网有一个特点,它能帮你还原事情真相。网络虽然在事件刚发生时能放大效果,令人雾里看花不知真假。但随着时间展开,能帮你还原(真相)。
       对于建宏来说,毕竟他也主持了这么多年节目,思想成熟,也非常富有责任心。这(对他)不算什么。我觉得这也是观众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
       话说,如果让我去的话,不知道又得背着多少语录回来了。可能就不是千夫所指了,怕是要上亿人所指。
       澎湃新闻:在热议的内容里,人们常常会质疑解说员的解说能力。
       韩乔生:其实,我敢说一句,真的不是我们自己在这儿卖弄,凡事做体育解说的,有现场用语言第一时间即兴作文能力的,有一个算一个。
       我们到其他语言节目里,除非特别特殊的,一般都能胜任用语言的工作。到这儿主持个文艺啊综艺啊,或是新闻类、生活类的节目,只要事先准备,基本没问题。
       因为我们搞一次体育转播,一场球可以准备3天时间,平时也要花很长时间积累,同时,体育转播解说还不仅仅只说赛场内的东西,需要很多其他知识、日常的积累。
       最简单的例子,在美洲大陆比赛,谈到风向问题,我们自然就会说,“这来自拉美的飓风如何如何……”你要说拉美的台风就露馅了。因为在亚洲叫做台风,在拉美同样的自然现象就叫飓风。这么简单的道理并不是很多主持人都了解的。日常生活中,他们可能储备不够,也可能没有接触这一方面。
       所以,我们这个工作就是一个杂家。要求各个方面都了解,包括各国的音乐文化。
       比如谈到荷兰队,为什么说对于他们团结非常重要,而且说球队里需要排除种族歧视?因为荷兰队里有很多棕色人,包括路德•古利特、里杰卡尔德、温特、戴维斯,他们和范巴斯滕皮肤颜色就不一样。因为荷兰早期开发时,就把苏里南的奴隶带到荷兰发展。这样一混血使得体质更健壮。而苏里南人的特点和其他的又不一样,像牙买加人短跑就是快。
       每个地域有不同特点,我们要讲出来。恰恰这些使大家听起来觉得蛮有意思。这对于我们也会有更高要求。
       澎湃新闻:这么多内容,一场比赛说不完。
       韩乔生:有时你又不能讲得太多,因为比赛稍纵即逝。好比我当年在世界杯赛场,讲南非队,“锋线上像非洲,防线上像欧洲,中间是非洲和欧洲大陆的混合体。”
       说完场上就开始踢了,得回过头来再解释,也不能用太长的语言——非洲以前早期开发时,德国、英国就过去了。非洲人善于踢前锋,擅长自由发挥创作;而后卫线基本以白人为主。而且是在黑人领袖曼德拉打破种族隔离以后,联合国才接纳了南非,世界足坛才接纳了南非。这个背景可能有的观众不知道,讲好了非常有意思。
       但中间你没展开说明,很多人就会指责你。我以前说,“这个队员太漂亮了,用第三只脚把球打进去。”有人会说,“什么是第三只脚。”那不就是头么,头球就是用第三只脚啊。最早的时候,我说“这个运动员用脚说话”遭到多少人拍板砖,现在都已经接受了。语言有一个接受过程。
       澎湃新闻:在黄健翔出走央视后,大家对央视内的故事和文化氛围也很感兴趣。
       韩乔生:我们经常有定期的业务学习、探讨。包括大型运动会、世界杯来了和结束以后,都会有定期学习、业务回放,一起群策群力相互帮助。
       这一种业务的氛围,我个人认为在全国电视台里算比较好的。
       当然,这一次(世界杯)采下来,作为央视来说,在世界杯这样“高大上”的比赛面前,可能在专业性上做得和以往不同,包括豪门盛宴也更侧重娱乐化。我觉得,这可能让一些铁杆球迷稍稍有点失落。
       但就氛围来说,也要靠自己努力。哪怕在央视也一样,(央视)没有给你营造一个多么适合自己、对口的、针对性特别强的氛围,一切靠自己。
       澎湃新闻:可以说,当时没有给黄健翔一个适合的氛围,所以出走的?
       韩乔生:不是说没有给黄健翔提供有个性的氛围,是所有人都没有提供。
       如果能给黄健翔提供,肯定也能给其他人提供了。标准是一视同仁的,并没有针对某些人给予特殊化。
       对于解说员来说,我们平时不过就根据自己的好恶,甚至价值观方面的标准,三五知己聚在一起,业余时间相互交流多一点,仅此而已。
       澎湃新闻:在央视工作有没有感觉被限制了很多?
       韩乔生:限制肯定有,人要没有纪律限制怎么能好好地经营一个整体。地方(电视台)上也不会说,让你完全自由发挥,由着个性发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比如我走到路口想直接过去,但必须等红绿灯。这是社会规则,人人遵守就能和谐有序。
       作为电视媒体人来说,现在确实面临一个问题,我们在提高自身业务时,需要踏踏实实地好好学习,改变浮躁。比如多看一些书,文学名著、历史知识,多些积累。我不是针对建宏,建宏还是很努力的青年,他每次出差一定会带一本很厚的书,并把书坚持看完,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习惯。
       大家都一样,在一个单位怎么可能不感觉到限制呢。任由你发展,你舒服了,别人就难受了。
       澎湃新闻:听你的解说,觉得你思维发散性很强,你生活中也是如此吗?
       韩乔生:基本上是这样,我是属于跳跃性思维。
       可能有人觉得解说应该是比较专注集中的,我倒是觉得不一定。可能有人觉得发散性思维不合适,其实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
       澎湃新闻:网友们说,好久没听你现场解说了,你现在工作的重心主要在哪些方面?
       韩乔生:央视五套高清频道的一个栏目里,我常年在那儿有冰球比赛直播。豪门盛宴里我也一直在评说。
       虽然我说能胜任娱乐节目,但并不是说我一定去。首先我还是要做好主持人,做好体育主持。在爱奇艺、优酷上也参与了一些节目。现在多媒体节目很多,都可以开发,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澎湃新闻:现在网上关于你的搜索率、热度下降了,会不会有点失落?
       韩乔生:我不想靠语录来炒作,没什么意思。而且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对我来说,现在就是踏踏实实地把后面的事儿延续下去。我现在还在央视工作,到目前已经参与了十二届奥运会报道,我就想能否继续参与下一届奥运会报道,别的没有什么。
        
韩乔生简介:
       韩乔生生于1957年,中央电视台著名体育播音员,主持解说多项体育节目,因出错多而以“大嘴”蜚声海内外,网上流传着“韩乔生语录”。他喜欢在解说中做大胆而无厘头的调侃。
       1987年广州第六届全国运动会期间韩乔生第一次作为主持人出现在央视屏幕上。参与了自1986年以来的历届奥运会、亚运会、世界杯足球赛等重大赛事的报道,以及近2000场比赛的直播解说评论。
       
责任编辑:徐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韩乔生,世界杯,解说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