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公办普通高校债务逼近百亿,明年学费平均涨15.22%

澎湃讯

2014-07-12 05: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浙江公办普通高校债务逼近百亿,明年学费平均涨15.22%  CFP 图

       浙江省14年都没有变过的公办高校学费,即将迎来结构性的调整。据现代金报的消息,早在6月初,浙江省物价局就提出了要调整公办普通高校学费,而针对社会关注的调价事宜,7月12日下午,浙江省物价局召开了浙江省高校学费标准调整听证会。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公布的调整方案尚未正式通过,还有进一步修改的可能。鉴于今年高校收费标准已在招生简章中公布,调整后的公办普通高校学费标准,将会于2015年秋季执行。另外,为了尽量减少提高学费标准带来的影响,该标准实行“老生老办法,新生新办法”,2014年前(含2014年)入学的学生并不会受到影响。
收费14年没变,浙江挺了两年才准备涨
       记者了解到,浙江省公办普通高校学费一直以高等教育成本分担机制为准,根据1996年出台的《高等学校收费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大学学费占学生每年平均教育培养成本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25%。而根据省内60所公办普通高校的2013年成本监审数据,浙江省公办普通高校学生平均教育培养成本为2.7万元,按25%的比例算出来的平均学费为6750元,远高于现行的平均学费。
       与14年没有改变的学费相比,高校办学的成本则逐年提高,人工成本、建设经费投入大幅度增加,办学条件不断改善,高校还贷和支付利息的压力也不断增大,目前浙江全省公办普通高校2013年末的债务已达94.68亿元。
       2007年国务院曾规定高校收费5年不得提高,如今该期限已过。另外,2013年广西、福建、山东、湖北、天津等地先后上调了高校学费,其中广西涨幅36.2%、福建涨幅20%、山东涨幅21%、湖北涨幅25%、贵州34.6%。今年以来,江苏、贵州、宁夏等省市也已调整公办高校的学费标准,其中江苏涨幅17%、贵州涨幅34.6%。可见,此次浙江“涨学费”有一定的国内背景
允许高校自主选择20%以内专业浮动收费
       此次调整方案中,改革收费形成机制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浙江省将改变现行以基准价为基础,所有专业统一上下浮动的规定。新的定价机制规定,高校的学费标准可以基准价为基础下浮,还允许高校自主选择20%以内的专业、在15%的上浮幅度内,自主确定具体学费标准。浙江省物价局收费管理处来淼强副处长说,此举能让高校更好地适应市场对人才需求的变化,更好地发挥特长,办好优势专业和特色专业。
       同时,调整方案还涉及简化学校分类。按学校的收费分类,由现行的“大学”、“学院”、“专科”和“高职院校”四类,简化为“本科院校”和“高职院校”两类,实施“大学”与“学院”的学费并轨。
       合理调整专业分类也是此次调整方案的一个主要内容。专业的收费分类由现行的“艺术类专业”和“非艺术类专业”两类,增加为“艺术类专业”、“工科类、医学类专业”、“农林类专业”和“其他专业”四类。同时,“艺术类专业”中的“表演类专业”和“其他艺术类专业”统一并轨为“艺术类专业”。专业分类调整的目的,是使收费标准更好地体现办学成本
调价后公办高校平均学费标准为6483元
       目前,浙江公办本科院校的工科类、医学类专业,现行分三个标准,即浙江大学4800元,其他大学4400元,学院3960元。根据听证会上物价局提出的价格方案,将会调整到浙大6300元,其他院校为5800元,而这也是上浮最高的一个学费标准,达到了46.46%。同时,高职院校的工科、医学类专业现行标准是6000元,拟调整为6800元。
       按调整后的基准价测算,公办高校学费平均将提高15.22%。也就是说,调整后的平均学费标准为6483元,占学生每年平均教育培养成本的24.01%,符合国家有关“学校学费占年生均数教育培养成本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25%”的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学费调整之后,高职院校的收费标准还高于本科院校,这让许多人都不太理解。浙江省物价局收费管理处来淼强副处长表示,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高职院校是在高校扩招、国家投入相对较少的背景下建校的;二是高职院校是在当时放开学费标准的中专、技校基础上升格的,所以学费标准基数相对较高,“因此这次调整学费,高职尽量少提,可以缩小高职院校与本科院校的学费标准差距。
调查认为10%涨幅为宜但实际涨幅超过15%
       在11日的听证会现场,每个听证代表都有5分钟时间发表自己的看法。共有25名听证代表发言,其中有家长或学生11名,省人大代表1名,省政协委员1名,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代表1名,教育和社科领域专家学者两名,政府部门代表3名,高校参加人数4名,其他利益相关方两名。
       不少代表都认同调价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朱永祥认为:“我想学费调整必须从几个方面来考虑——调整是不是符合国家的相关政策规定?有没有必要?家庭能不能承受得起?是不是有后续的保障措施?从这方面来说,我觉得这次的调整是有一定的合理性。”
       不过,也有部分代表提出了质疑或者反对意见。学生家长方诺就认为,调价并不等于涨价,“大学扩招所造成的债务,不应转嫁到学生头上,对我们这些60后、70后的学生家长来说,上大学是件大事,现在还是有不少家庭条件不富裕,调价的眼睛不能只朝上看,也应该朝下看看。”
       多数代表认为应控制涨幅,加大对贫困生帮扶力度
       相比起简单同意或否定的人,多数(包括持反对意见的)听证代表则对调整方案提出了修改意见。学生家长胡永祥表示,本科院校和高职院校的收费标准差距较大,应该控制在5%以内。浙江省消保委的代表张益平则认为,教育收费不能完全按照市场因素来决定,应该更注重社会意义和公共利益,“我们先前做过一份1000多人参与的调查,有87%的人认为,就算要涨,涨幅也应控制在10%以内。”
       此外,许多代表直言,要照顾到部分就学有压力的家庭,不能因学费提高让贫困学生上不了学。对此,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于勇明也在会上明确表态,将会加大家庭经济贫困学生资助政策力度,“作为教育厅,将进一步完善家庭困难学生的资助体系,认真落实学生奖学金政策,包括学费减免,国家助学金、国家奖学金、助学贷款、勤工俭学等,扩大资助范围、提高资助水平。”
       听证会结束前,浙江省物价局副局长韩亚明称,他们会认真研究代表们提出的建议,包括细化收费分类、改善调价机制、扩大高校收费自主权、加大收费监督及扶助力度等,物价局将结合这些意见,进一步修改和完善公办高校收费标准。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浙江,高校,负债,教育投入,成本,学费,高职教育,大学,贫困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