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平阳一副县长辞官,离职感言不忘诟病体制效率

澎湃记者 谢寅宗

2014-07-15 21: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简历显示周慧是一名无党派人士,知情人士称辞职是因为要出国经商。疑为周留下的辞职感言中,流露出对官场体制的不满。

       又有官员辞职了,这次辞官的,是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副县长周慧(男)。
       周慧辞官的消息,7月15日一早便从微信中流出。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询平阳县政府网发现,周慧确为该县副县长,在七名副县长中排名第三。平阳政府网有关周慧的最后一次工作报道,出现在今年4月29日,平阳县调整重大农业植物疫情防控指挥部成员,周慧出任指挥。
       周慧个人简历显示,他是浙江文成县人,1976年2月出生,硕士研究生学历,是一名无党派人士。
       温州一接近周慧的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周慧是温州大学的毕业生,学会计专业。个人简历显示,其学历是硕士。
       周慧1997年8月参加工作,21岁的他步入仕途,成为浙江省温州市文成县珊溪镇党政办的一名秘书。
       次年12月,周慧升任文成县政府办公室秘书,并兼任综合科副科长。
       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2年多时间后,周慧在2001年2月又迎来职务升迁,他调任文成县司法局,担任副局长。时年,他年仅25岁。
       在文成县司法局当了两年副局长后,周慧离开县直机关,到乡镇基层锻炼。2003年4月,他到离文成县城10公里的峃口乡任乡长。
       在峃口乡待了两年后,2005年1月周慧再次回到县城,出任文成县工商联会长。同年7月至12月,周慧还到温州市信访局挂职,任信访处副处长。
       2008年5月,离开县政府直属部门7年的周慧重返县政府,担任文成县政府法制办主任。
       一年后的7月,他又调往温州市龙湾区任副区长。
       2011年11月,周慧离开龙湾,组织上安排他担任平阳县副县长。
       澎湃新闻了解到,周慧在任职副县长期间,主要负责农业水利、动物防疫、扶贫开发、移民、救灾优抚和新农村建设等工作。分管农办(农业局)、水利局、林业局等11个局、办单位。
       对于周慧辞职的消息,平阳县政府办秘书科工作人员表示,辞职这事儿是听说的,具体情况需要找宣传部。
       平阳县政府一名知情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辞职是真的,是周副县长主动递交的辞职报告。
       澎湃新闻从平阳县外宣办副主任李友彩处了解到,他们也是今天早上才看到周县长的辞职感言帖子,至于帖子是否是周慧本人所发不得而知,但辞职是他个人行为,宣传部不可能跑去问他本人为什么辞职。
       前述温州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周慧的辞职感言,的确是他本人所写,7月14日早上8点过发布在腾讯微博上,但随后删除。
       该知情人士说,周慧之所以辞职,是因为他要出去经商,而周的家人都在意大利。
       15日下午,澎湃新闻多次致电、致信周慧本人,但都没有回应。
       
附疑似辞职感言:
       辞职获批,虽然有点旷日持久,且法定程序尚未走完,不过木已成舟,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吁……。
       这一刻,仿佛云淡风轻,自由的气息似微风拂面。
       半年多来,这个在内心里翻腾的想法,终于按照自己的设想,一点点地实现了,如同拨云见日,沐浴在春日暖阳之下。
       简单来说,辞职只不过是换工作,换地点。但如果这个职位是个官位,而且是个有点份量的官位,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如果辞官的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前景还被看好的话,情况就更引人侧目了。我想,这前面要加个定语,中国式,也就是中国式辞官,这样大部分人应该都能够明白了。
       在辞职的过程中,我设计了一个温和的方式,这也符合我的性格。我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平静,平静地寻求支持的意见,在一定范围内平静地诉说,一步步地把自己推向辞职的唯一道路。在我的理解,平静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因此当我把自己的意见表达给具体管事的领导的时候,他们很快就知道我是说真的。于是,辞职也很快地被纳入了议事日程。
       进入议事日程到最后的决定有点冗长,足足一个半月,跨过了整个梅雨期,而且到现在尚未完结。对于长期在体制内生存的人而言,并不讶异效率的低下,这仅仅是整个官僚体制的具体表现,但是对于我来说,有点心烦意乱了。靴子未落地,总感觉可能有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而辞职的消息就像被插上了翅膀四处传播,很多熟悉不熟悉的人都知道了。电话和信息,见面询问,或直接或含蓄的,纷沓而来,令人感动的是,理解和支持的人居多,祝福的话装了满满一心窝。当然也有不理解的,比如一位长辈发来的信息形容为“晴天霹雳”,“大家庭的巨大损失”,令人难过的是,这位我很尊敬的长辈,他的一大段话里面没有一句提及我个人的想法和感受。
       用“晴天霹雳”来表述对我辞职的反应,由此可见中国式辞官的复杂性。不理解和反对,是我意料之中的,在不少人都眼中,我们这样职位的人,属于位高权重,油水多多,且无需劳神费力。而当你对其说现实的情况的时候,换回的是不解的神情,甚至是轻蔑的哼声。夏虫不可语冰,如果你再说自己关于世界的/历史的/未来的见解的时候,在某些人看来,你是在炫耀自己知识上与精神上的优越感,那么你无异于自我寻找另类的标签。因此,我基本上不说不提,微笑地沉默。
       不说不提,非不尊重别人的意见,而是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去选择自己的生活,就像我明白我想要的是自由的,能够自我掌控的生活。因此在得知免职获批的消息之后,我长长地发出一声,吁……。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温州副县长辞职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