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子女报考他校,淮安多名教师竟被集体辞退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丁雨菲

2014-07-15 19: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淮安中学教育集团下辖学校,教师子女若不报考本校就要被辞退。

       只因子女报考高中时,未填报其父母所任职的淮安中学教育集团下辖学校,江苏淮安市淮安区8位中学教师被所在学校“口头解聘”。
       15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被辞退教师处获悉,近5年来,已有30余名老师基于同样的理由而被学校解聘。
       淮安中学教育集团是一所民办教育机构,成立于2003年7月,现下辖江苏省淮安中学和淮安市文通中学,分别为高中部和初中部。据该校教师介绍,这两所中学都是在2003年实行改制,由公立学校转变为私立学校,要求“教师子女报考本校”,是该教育集团一项“不成文”的规定。
       据了解,被辞退的教师,若拥有事业编制,将由所在区的教育局重新分配工作,而无编制的教师则等同于失业。
       
子女报考公立高中,8名教师遭解聘
       张学明(化名)是文通中学的一名初中教师,在2003年他通过应聘从一所农村中学进入文通中学,“工资比在以前多了2000块”。今年6月初,张学明读初三的女儿报考了当地的公立学校淮阴中学。但没过多久,文通中学的校长就找到张学明,提醒他,如果女儿不报考淮安中学教育集团旗下的淮安中学,张学明就将面临被解聘的风险。
       “当时校长找我们开会,还有其他几个老师,也是小孩没有报考本校的。”张学明介绍,今年一共有7位集团教师的子女报考了淮阴中学。
       7月5日,张学明女儿收到了高中录取结果,她顺利被淮阴中学录取。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张学明被文通中学解聘,“没有通知书,就是口头解聘的”。
       一同被解聘的还有另外7位教师,还其中包括一位“女儿是去年报考的”老师。由于去年人数较少,并未将其解聘,“但今年人太多了,就把去年的一起辞掉了”。
       在8位被解聘的教师中,一位张姓老师因无事业编制被迫失业。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现已联系好另一家民办学校,另7人仍在等待区教委的重新分配。
       
“捆绑”为留优质生源,5年共解聘30余名教师
       在张学明的印象里,“教师子女若不报考本校就要被辞退”这一“约定俗成”的规定始于2009年,“到现在一共辞掉了30多个老师”。
       淮安中学教育集团董事长高尚梅曾接受中国江苏网采访时表示,集团内部的确有此规定,尽管从未与职工签订过相关协议,也未将此规定写入劳动合同,但却是双方心知肚明的“约定”,以会议纪要为证。
       “为这个事情,我们也很慎重,就是跟区里头、教育局主要领导全部都汇报了,他们也很理解。因为从区里来讲,也还是希望优质生源尽量留在本区读书。”高尚梅称。
       澎湃新闻曾多次电话和短息联系高尚梅,截至发稿时间,一直未有回应。被辞退的老师说,“打高尚梅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
       张学明介绍,“学校每年都有老师辞职,有的是因为升学压力大,有的是因为末位淘汰”。
       高尚梅曾公开表示,要求教师子女报考本校是因为想要“留住优质生源”。但这条“捆绑”政策不但没留住学生,也将教师辞退了。
       对于教师流动性大的问题,学校方面也有困惑。文通中学校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我们也很无奈,但这毕竟是集团的规定。”
       而文通中学校长吴留兵和淮安中学校长王玉洲都拒绝回应此事。吴校长说“我们是淮安的,跟我们没关系”,便匆忙挂掉了电话。而王校长则是未等记者开口便说“喂你好,我在外面旅游呢”,便将电话挂断。
       
学校行为涉嫌违法,被辞退教师可司法维权
       江苏省淮安中学教育集团的官网信息显示,淮安中学始创于1904年,前身为清末丽正书院,2001年经主管部门批准启用现校名,是一所百年老校。而文通中学创办于2001年,前身为淮安中学初中部。
       张学明介绍,在2003年以前,淮安中学与文通中学都是公立学校,“2003年区政府把学校卖了,可能是鼓励民办学校发展吧”。刚好赶上学校改制的张学明,与学校签订过2次劳动合同,但从2006年以后就没再签过,“合同也是不给老师的,老师遇到麻烦很难找凭证”。
       另一位被解聘的教师李勇(化名),是淮安中学的高中老师,“1985年我在淮安中学上高中,1992年开始在这里工作,一直到现在”。李老师对学校改制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公转私后,学校沿用了原班人马,“据说曾经为了区政府卖学校的事情还闹过,当时太乱了,好像是学生把区政府的车都给掀了”。
       李勇近几年也开始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最近一次是今年7月2号签的,但只有老师签了字,甲方(学校)的名字当时还没有签”。李勇即将要离开任职20多年的学校,他正在等待区教育局对他的工作分配。
       张学明曾情绪激动地控诉:“任何解释都是违法的,小孩有自己的选择权,你凭什么遏制别人的梦想和追求?这是伤天害理的事情!相关部门该不该负责任?民办学校谁来约束?难道打上一个‘民办’的称号就能为所欲为吗?”
       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教授黄秀梅表示,若学校的性质是民办非企业单位,那么老师与学校的用工关系属于我国劳动法的范畴之内。“劳动法对解除劳动关系是有明文规定的,子女报考跟教师的个人履职没有关系,这样解聘是不符合劳动法的规定。并且,你不能用‘约定俗成’的东西来违反劳动法”。
       黄秀梅介绍,被辞退的教师可通过行政程序或司法程序进行维权,“行政程序就是找主管部门,这是比较传统的解决模式,但不具有司法权威性。如果是从可执行的角度来说,只要认定对方是民办非企业单位,同时签有劳动合同,就可以通过‘劳动人事争议’途经,申请仲裁,若不服,还可到法院起诉,达到一个可执行的结果”。
       
 解决民办学校生源困局,不应“舍本逐末”
       澎湃新闻多次致电教育主管部门淮安区教育局,其工作人员表示,文通中学一直都是私立学校,关于学校解聘教师的事情他们不清楚。曾接受过媒体采访的淮安区教育局党委委员周文章也表示不清楚,“那天他们(媒体)只是知道我的电话,这事不归我管”,便将电话挂断了,教育局相关领导也不予回应。
       淮安市教育局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民办学校不好管,也管不到,教育局只能做协调工作”。对于淮安中学教育集团多名教师被辞退的事,他们“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据张学明老师介绍,淮安区3所主要民办学校分别是淮安外国语学校、曙光双语学校、文通中学,“收费标准1万、3万、5万不等”,还有另一所中学,“因质量较差,没什么人愿去”。
       “公办初中抓的松,质量不高,老百姓只要孩子能上这三所民办学校,花钱也要上,这已经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张学明强调,学生有选择学校的自由,教工子女也是一样,不应该与集团利益捆绑,强行解聘教师更是违法行为。
       淮中教育集团董事长高尚梅曾坦言,学校为了留住教师子女,提供从幼儿园开始免费上学的服务,在学习、生活和住宿方面都为教职工及子女提供优惠政策,“老师孩子在学校吃饭,一年到头没有收过一分钱。我们是把选择权交给他们的,你选择(走)可以,那你为这个选择要有勇气承担结果”。
       “小孩吃饭一分钱不要是不可能的!”赵勇老师对高的说法非常愤慨,“我们老师吃饭是早上补贴2块,晚上补贴4块,一个月也就是一百多块钱。她这样说,在新闻里报出来后,我看到有人在下面留言说我们这些老师‘忘恩负义,早点滚蛋’,我心里很难受”。
       对赵勇、张学明和其他几位老师来说,之所以自己的孩子会报考淮阴中学,是因为教学环境好,“淮阴每年只招1100人左右,学生质量高,孩子之间是会相互影响的,而且公办学校每学期交的钱也少”,张学明说。
       “淮阴中学每年都有20几个能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升学率达90%多。但是淮安中学这些年只出了一个考上清华的复读生,(学生)就连上南京大学的都比较少。”张学明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良好的教育环境中学习成长,为将来博个好前程。
       江苏省民办教育协会朱秘书长对澎湃新闻表示,以前从未听过民办学校绑定教师子女择校权的做法,“有的学校是把这个当做福利来吸引师生”。他认为“民办学校立本,还是应该加强学校的内涵和素质发展,一个是提高教学质量,一个是打造自己的特色。民办学校有自己的难处,但是不应该舍本逐末,以这样的附加条件去限制老师和子女,社会影响也不是很好”。
       朱秘书长还说:“不管是民办还是公办学校,教育主管部门都应该要管。民办学校虽然有招生自主权,但也要遵循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淮安 淮安中学教育集团 辞退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