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外交|“金砖”正破碎?金砖国家增强发展韧性和机制建设

赵明昊/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2014-07-17 22: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金砖国家合作的机制性、成熟度在显著上升,其所具有的全球地缘经济乃至地缘政治影响不容低估。 IC图

       第六次金砖国家峰会近日在巴西召开,正式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设立总规模约为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安排”等重大举措向外界传递着一个强有力信号:金砖国家合作的机制性、成熟度在显著上升,这一新兴国家“非正式集团”所具有的全球地缘经济乃至地缘政治影响不容低估,金砖国家的“金色”将会继续闪亮。
       实际上,2012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这些“金砖国家”在不同程度上出现经济增长放缓、对外贸易额下降、通胀压力增大、国内社会矛盾进一步凸显等问题。
       在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金砖国家内部的社会矛盾存在激化趋势。巴西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该国的通货膨胀率近年一直保持在6%左右,高于巴西央行规定的4.5%的目标通胀率,罗塞夫政府的支持率从57%骤降至30%,使其2014年争取连任的前景蒙上阴影。正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安吉尔•古里亚所言,在经济下滑时期,发展中国家受到的惩罚要大于发达国家,因为发展中国家依赖经济增长来缓和社会紧张关系。
       除了金砖国家内部遭遇发展挑战,它们之间的不协调和摩擦也在凸显。从经济上看,巴西本国工业部门受到中国廉价制造品的强大冲击,印度、巴西和南非都担心人民币被低估对各自经济的影响。有些国家还担心中国在金砖国家组织中日益增强的主导性,如《印度时报》刊文指出,“随着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印度正协助中国创建一个中国主宰的世界”。
       由此,不少西方国家分析人士开始谈论“金砖国家正在破碎”,“金砖是一块没有泥浆的砖”等话题。
       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3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排名第91位,俄罗斯、巴西、印度分别为第112位、第130位和第132位。而与此相对的是,卢旺达、阿曼、哥伦比亚和哈萨克斯坦这些国家却跻身前60之列。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塞巴斯蒂安•马拉比不无讽刺地指出,卢旺达等“石头国家”(ROCKs)可以告诉“金砖国家”如何恢复自己的势头。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看淡金砖国家的发展前景以及金砖国家组织的未来角色。“金砖国家”概念的发明者、高盛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指出,尽管金砖国家的GDP增长从2010年开始放缓,但其总产值的增幅还是达到大约3万亿美元。他认为,中国经济之所以减速是因为决策者认识到老龄化、贫富差距等问题,有意降低速度,中国已经不再需要两位数的增长;印度的低迷则是因为缺乏放宽管制等结构性改革;巴西的问题在于,自然资源出口的大幅增长导致其货币雷亚尔升值,继续限制了工业品的出口,患上了典型的“荷兰病”。
       虽然金砖国家各自面临突出的发展挑战,但从金砖国家总体实力来看,其对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影响依然不容低估。当前,金砖五国的GDP总量占世界的25.7%,人口占全球人口的42%,贸易量占全球贸易额的17%,吸引外资占比18%,外汇储备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量的40%,其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量占外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的30%。金砖五国的消费市场超过4万亿美元,相当于欧元区的水平。根据高盛公司预测,2030年世界中产阶级人口数量将增长至36亿,而其中大约85%将居住在金砖国家和“未来11国”之中。
       另一方面,过去几十年推动非西方经济体实现较快经济增长的有利因素仍然存在,包括相对较低的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的生产率、世界贸易自由化以及全球通讯和物流的便利化等。
       应当看到,金砖国家面临的挑战是事实,但成员国正加紧采取应对措施,增强各自国家长期发展的韧性以及加快金砖国家组织的机制化建设,也是不容否认的事实。除了中国正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完善互利共赢、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之外,印度、巴西、俄罗斯、南非也在制定和实施新一轮促进经济转型、提振国家发展能力的变革计划。
       从金砖国家组织建设方面来看,其机制化程度自2006年首次金砖国家外长会议以来稳步增强。目前,该组织框架下有20多个合作机制,包括农业、信息安全、医疗卫生、科技、智库合作等方面,五国还建立了金砖国家股票交易所联盟,就市值高达8万亿美元的8000多家公司交叉挂牌上市达成一致。2013年3月南非德班峰会期间,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决定引起世界瞩目,这被认为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西方国家主导的金融机制的间接挑战。如今,这一倡议即将变为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金砖国家在政治和安全事务上的协调合作近年来也在不断增强。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希望引导金砖国家组织“成为一种全面的战略合作机制,使我们可以共同寻找全球重要政治问题的解决方案”。2013年9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在圣彼得堡首次就叙利亚问题发表共同声明,俄外交部金砖国家问题协调员瓦季姆•卢科夫就此指出,“我们是志同道合者,都支持国际法原则,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的中心作用,支持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的原则。没有金砖国家的立场,叙利亚早就变成了利比亚”。
       由此,关于金砖国家正在失去“金色”的说法似乎有些夸张,但是金砖国家的领导人也要看到这种唱衰论调并非全然没有道理。冷静、深入地思考金砖国家面临的挑战及其发展前景,进而更有力地推动金砖国家合作,的确是中国外交一项紧迫而重要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