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联播|周公子出阁朴树出歌

澎澎和湃湃

2014-07-17 11: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现在澎澎坐公交车都变得有点担心了。站在车门处,他拉着湃湃的手说:我怕。
       湃湃斜眼看了他一下:怕什么。抽刀向弱者的,只是更弱的人。你越是害怕,就越会把这个世界让给那些令人憎恶、痛恨的角色。你难道愿意以后多花好几块钱去坐地铁吗?
       澎澎觉得湃湃说的很有道理,终于还是上车了。
       昨天晚上发生在广州的301公交车爆燃事件,一定给人们心理上带来很大冲击。对这个人们常用但又非常脆弱的交通工具来说,似乎没有太好的办法阻止那些用反人类的行为报复社会的人。唯一能做的是,社会加强突发公共危险的培训,以及多关心那些失意、落魄的人。传递善意总比传递恶意要好很多。

       
       别那么悲观,人生依然需要继续。
       有时候,澎澎不得不佩服那些大妈们,如此淡定的坚守自己的人生观。北京市有一趟横贯东西的1路公交车,这趟车途经两个大型超市和菜市场。驾驶员常红霞说,车上经常上来一些老年人,贪恋公交车上的空调凉快,一边坐车一边择菜。如果坐一个来回没择完,那就到对面再坐一个来回。菜多的时候,一上午能坐三四回。不知道这些老人家,经过天安门广场时,会不会挥手告诉城楼上的画像:毛主席,我们终于过上空调下面择青菜的生活了。
       这个故事出现在北京公共交通票制票价调整的报道里,各位应该明白其中的良苦用心了:必须要涨价,把那些择菜大妈赶下去!
       
       我举双手反对,公共场所这样做确实不雅,但如果不妨碍其他人,也不影响环境卫生,又有何不可?
       这个社会对老年人变得越来越苛责了,广场舞扰民、倒地讹人……好像大妈们已经变成社会公害一样。
       当然不是这样。
       前两天阿拉上海发生了一件银行打劫案。有个男人,因为赌博欠下400多万赌债,但又不愿意上天台,拿了把刀就跑银行去了,劫了个人,就想要钱。他估计是没啥经验,眼看大门要被封上,决定仓皇逃跑。结果,这个当口,银行的保安和保洁员大妈冲了上来。看那大妈,面对菜刀,毫不畏惧,挥着拖把一阵乱打。最终劫匪只好束手就擒。不造大家有想过没有,那些择菜的大妈里,可能就有这样的勇士呢。人性是复杂的,别用一个标签把人给框死了。

       千万不要怀疑我为择菜大妈说话,是为了能够继续沾低价公交的便宜。我可不像澎澎那样,我可是坐地铁在这个世界晃荡的人,有钱。
       所以,我交朋友,从不在乎他有没有钱。嗯,就像王思聪那样。

       万达集团王健林的这位公子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谈自己的交友观。他说自己很早之前买碟时,认识了一个卖盗版碟的,一来二去成了朋友。后来,这位朋友过生日时,王思聪送了辆车给他。 以后各位要是在街头看到有人忽然在地铁口停下车来,拉开后备箱露出一堆盗版盘,那个人可能就是王思聪的朋友了。王公子以此来说明自己的交友观:“我不在乎朋友的家世,还是要看人本身,是不是好玩、人品好,有钱没钱太不重要了。反正都不如我有钱。”
       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公子富豪,这个世界会和谐很多吧。至少年轻人都有私家车开了,到时候,年轻人呢,只会互相抱怨对方开车抢占自己的车道,而不用去生大妈们和自己抢座位的气了。
       世界杯刚结束,五个富豪紧接着在巴西开了次会。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五个金砖国家,决定成立一个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这个银行初始核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为500亿美元并由各创始成员国均摊。这个银行帮人不在乎对方穷不穷,反正银行有的是钱。据会后发表的宣言,该银行将主要支持金砖国家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及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最重要的要说一下,这个银行的总部设在阿拉上海。以后,银行的安全就拜托大妈们了。

       @插班生小明明: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当一个“钱已经不能给我带来安全感”的人。
       这估计也是深圳红钻对很多队员的愿望。
       昨天在深圳,足协杯比赛迎来了深圳红钻和山东鲁能的比赛。结果,开赛前,红钻的球员擦了擦草皮,拉开条幅亮出了自己的愿望:“请求政府足协帮助,球员生活已无法维持,还我血汗钱!”可是,草皮上没有灯神出来,只有裁判的哨声,宣布比赛开始。
       但这11名队员打定主意踢场不一样的足球,他们站在原地,背对对手,面向自家球门。鲁能一看这阵势,有点被唬住了,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要知道,他们的主教练可是9号大帝李毅呀。但战战兢兢踢开了,才发现自己想多了,于是,一口气他们灌了五个球进去。

       李毅在赛后不无伤感地说:“为这场比赛准备了很长时间,很重视这场比赛。但是,我只是个教练,球员很可怜,连农民工都不如,农民工还可以去申诉,还可以去劳动局,但是他们投诉无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五天没有训练,外援也不踢。我想问问库卡,如果他是主教练应该怎么办?今天他们能够站在球场上我就觉得很了不起,他们是男人。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梦想,当我在八个月前接手球队的时候就在欠薪中一直坚守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可怕的是我们看不到一点希望,这一刻真的让我心灰意冷!”


       大帝,不要放弃,你还是贴吧的神呢,只要你愿意招一招手——
       @广州边锋谢俊辉 :为了帮助深陷欠薪危机的大帝,帝吧管理员发起了“拯救屌丝队”的捐款活动。千万大军踊跃参与,少则几十多则上千,后来他们买下了AC米兰。
       韩寒和朴树有感于这个动人的故事,写了一首歌来歌颂李毅吧里的“屌丝”们:“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朴树回来,周公子出阁,婚照一露面即秒删,究竟为啥?因为这首歌吗?谁还能忆起他俩曾经的那时花开?
       
责任编辑:陈伊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澎湃联播
热追问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