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Elizabeth: 加快金砖国家间经济合作

澎湃新闻记者 王泳桓

2014-07-17 22: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Elizabeth Sidiropoulos)

       澎湃新闻:南非在任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期间,金砖机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那么这次巴西峰会,南非有什么期待呢?
       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南非比较期待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早在新德里峰会召开时,这就是一个主要讨论的议题。如果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能如愿成立,那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此外,机制建设也是南非关心的重点。在德班会议上,我们成立了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和金砖智库委员会,机制建设很重要,但我们也应该有动力去执行这些机制的规定。应该不断加快金砖国家间经济以及研究项目上的合作,这样可以为我们的议程设置和决策机制提供重要的支撑,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澎湃新闻:此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主题为“实现包容性增长的持续性解决方案”,为什么金砖国家要强调“包容性增长”?
       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实现包容性增长对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尽管我们的经济有了大幅度增长,但国内的贫富差距并没有因此缩小,我们也没有完全消除贫困,在金砖国家中,巴西和南非的基尼系数是最高的。
       其实,增长不平等的问题不仅仅只是新兴大国面临的问题,同样也是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事实上,这是21世纪全球面临的重大挑战。因此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增长模式,不仅能够创造财富,同样也应该在那些社会不平等方面力求表现的更加公平。
       
       澎湃新闻:如果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真的如愿建立,这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全球金融秩序意味着什么?
       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在过去的70年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全球性的金融机构在全球经济秩序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我相信这些金融机构在以后依然会有很重要的地位,但也不可能再继续维持“一家独大”的局面。这其实也反映了全球经济力量不断变化的平衡——很多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拥有大量的资金储备可以进行投资,它们具备广阔的经济影响力。比如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样的新兴且多元的金融机构,一方面表明了全球经济力量正在发生转移,另一方面也表明发展中国家要求在地区和全球机制当中拥有更多的选择。这些选择不仅可以为发展中国家带来发展机遇,同样也可以应对短期的经济动荡。它们是全球金融体系的一种补充,不过也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
       
       澎湃新闻:根据您的观察,金砖国家在成立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过程中还面临哪些问题?
       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首先,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是否所有的金砖国家对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所应涉及的范围和领域有了一致的共识。其次,在治理结构上,五个金砖国家是否在该银行中享有同等份额也并没有完全决定。在过去的两年里,上述这些问题都是被讨论的焦点。此次的金砖峰会很可能就其中的一些问题达成一个明确的共识。
       
       澎湃新闻:现在金砖国家间的合作主要还是集中在经济领域,那金砖国家在未来有没有可能在政治上实现合作呢?
       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在一系列的金砖国家部长级会议以及其他一些国际会议中,金砖国家之间已经有了一些政治性的协调合作。不过考虑到金砖国家各自不同的国家利益和地区环境,深入的政治性协调合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俄罗斯、印度、中国这三个国家都坐落在欧亚大陆上,彼此之间也会有紧张和矛盾(巴西和南非并不想卷入这些矛盾当中),因此,我们应该在那些最容易达成协议的领域开展合作,这对金砖国家来说很重要。
       
       澎湃新闻:有中国学者认为,金砖国家所要建立的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会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有益补充。您怎么看?
       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我很同意中国学者的这个观点。
       
       澎湃新闻:西方学者有一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