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应从五方面学习德国

李稻葵

2014-07-18 19: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一两个月以来,我们看到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已经跟世界见面了,他们也提出要实现中国梦,要走中国道路,但并没有说“中国模式”。
       中国道路就是要探索一条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未来的成功模式。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必须要充分借鉴其他世界上任何成功的国家先进的经验,德国模式毫无疑问是我们实现中国梦、探索中国道路非常重要的借鉴模式。所以,我们这个团队过去几个月以来加班加点,不断研究。今天由我来代表我们团队跟各位介绍研究成果,抛砖引玉。
       我们总结了德国模式值得关注的五个方面。
第一,公共财政非常有特点
       其税收来源比较均衡,直接税跟间接税比重比较均匀,个人所得税在整个税收体制中占的比重27%,比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低了很多,与此相关它从流转过程中征收的税收比较多,比如它的增值税占到整个税收体系36%。流转税相对容易征收。流转税是和经济周期相关度相对比较低的,而个人所得税的税基是个人收入(工资),跟就业相关,波动性更大。这么一个税收体制能够帮助公共财政,使得税收来源比较稳健。我认为这是目前德国人应对这一轮经济衰退一个潜在的法宝。
       能源税、资源税的上升不仅能够提供稳定的政府税收,更促进节能环保、环境友好产业的发展。
       在政府转移支付方面,德国的做法也很有意思。我们总结下来就是,以人为本,根据各个地方的实际社会发展的需要进行转移支付,尤其是在所谓的穷州和富州之间能够直接进行转移支付,不经过中央。
第二,大力扶持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稳健发展是德国成功的一个重要支柱。
       究其原因第一条是稳定有序的劳动力市场,在劳动力市场上工会的作用发挥得比较有特色。工会的作用主要是跟各个企业进行集体谈判,而不是单纯地追求工会自身的利益,很多场合下是参与企业的管理。
       职工有序地参与企业决策。比如,2万员工以上的企业必须要有20人的监事会,而监事会成员里面职工占的席位必须有10人,其中3个必须是工会的会员,通过这种监事会机制就把职工和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决策有机结合在一起,让职工也以企业为家,参与企业的管理。
       严格规定不许随便罢工。德国的罢工频率远远低于法国、英国,几乎没有。
       政府对企业用工提供保险。一般的政府做法是当工人失业以后给提供失业保险,德国不一样,德国是对用工提供保险,比如,2009年以来德国的很多企业经营短期出现下滑,怎么办?企业就跟工人讲一星期从5天的工作日减到3天,工资只付3天,失去2天工资的60%由政府提供,一旦经济转好,工作时间从3天回到4天、5天,这样减少劳动力市场上过多的摩擦。
       注重职业教育。在我们中国职业教育发展的前景是很广阔的,目前并没有完全展开。
第三,稳健的房地产市场
       德国的房地产市场出了名的稳健,甚至房价是下降的,从1975年开始到2011年,德国的房价去除通货膨胀下降22%。原因是什么呢?我们仔细分析总结,四句话。
       “供给这边补砖头”,就是政府直接给开发商提供补贴,鼓励开发商开发房子,但是开发出来的房子不许卖,长期出租,而租金政府又有一定的管控,不能随便涨价。“需求这一侧补人头”,就是对租房子的而不是买房子的老百姓,政府通过各种方式提供补贴。“鼓励租房”。你如果租房子我给你提供补贴,房价不能随便涨,每个地区每个房子的记录都是有的,只要房价涨一点,马上政府可以过来管理、控制。“抑制投机”。就是对于借钱买房子的这部分家庭,政府有相当的控制。比如说收入低的家庭如果你要买房子,政府反而要提高你的首付比例。担心收入低的家庭买了房子又还不起贷款,变成金融体系房地产市场的包袱。德国总的办法是鼓励租房,抑制买房,打击投机。
       对中国的启示有,第一,鼓励租房,我们的政策在租房这一侧缺位,一定要增加新建住房供给,尤其是租赁房的供给。第二,严格抑制投机性的购房,适当提高购房的门槛,建立稳定的购房融资体系。
第四,审慎的金融体系
       怎么审慎?首先德国金融监管部门对它的金融机构的监管是非常非常严格的,以至于德国的金融机构的投资资金回报率在欧洲是比较低的。整个欧洲100家最大的银行平均回报率是9.9%,而德国平均的回报率是4%左右。因为有非常多的严格监管措施,比如说2001年德国政府取消了对储蓄银行的政府担保,你们自己担保自己,这样很大程度上减少了银行的高风险行为。同时对商业银行的拨备,对呆账的拨备要求非常高,所以整个德国商业银行体系下的不良资产,不良资产率逐年下降。这是一个奇迹,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它反而下降。根源在于严格的监管。
       还有一条非常值得我们关注,是消极的马克国际化。德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极其的冷静,他们仔细研究了自己的情况,他们发现自己的金融体系远远比不上美国、英国那么发达,同时他们也发现自己的经济总体规模与美国差很远,如果完全放开管制,让资金流入流出,资金会流入德国的商业银行,抬高马克的汇率,那么对德国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是十分不利的,分析利弊之后,政府采取的措施是消极地应对国际上的德国马克国际化的呼声,这点特别值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