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世龙三进武汉办报,这一次出任《长江商报》执行总编辑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吴耀谦

2014-07-21 21: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赵世龙在《调查中国-新闻背后的故事》一书中曾言:“记者的生涯在路上。”

       7月19日,资深媒体人赵世龙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并配以文字“江城履新”。照片显示他站在一辆印有“长江商报”标志的汽车前面。
       7月21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赵世龙获知,知音传媒集团已经正式任命其为《长江商报》执行总编辑。
       如同赵世龙《调查中国-新闻背后的故事》一书所言:“记者的生涯在路上。”赵世龙媒体从业21载,不断奔波在新闻路上,其与武汉的报业更是结下不解之缘。
       赵世龙是湖南长沙人,今年47岁。赵世龙拥有丰富的采访经历,主攻各类重大及突发性事件和时政新闻调查报道。他多年关注并推出了关于三峡的系列组合报道,独家推出如“三峡大坝开裂”,“三峡移民建废城”等批判力度较大的报道,该系列报道被海内外媒体誉为“时代的良心”。
       2003年记者节,赵世龙入选中央电视台《讲述》栏目“中国风云记者”。他曾先后任职于《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南方周末》、《羊城晚报》、CCTV新闻评论部《社会记录》栏目。2004年赵世龙发起筹备《新周报》,后任该报主编。
       彼时,赵世龙在西祠胡同喊话招人,声称要办另一份《南方周末》,大有接过舆论监督大旗之意。创刊后,《新周报》的报道着实生猛,猛料一个接一个,“南京师范大学女生停课陪舞事件调查”更是轰动一时。在2005年初《新周刊》评选的“2004年中国十大热点新闻”中,仅仅存在了二个月不到的《新周报》,就占了二条,另一篇引致轰动的新闻是“女播音员死在副市长家床上”。
       从2004年10月26日(创刊号)到12月8日,《新周报》在短短45天时间里、总共只出刊7期。2005年3月15日,《新周报》被宣布了停刊。停刊前,赵世龙给知音传媒集团写过一封信,信中说:“在现行体制下的办报,是存在雷区和高风险的,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而放弃我们的市场化办报定位,同时也应看到,高风险往往才有高回报。”
       赵世龙曾在博客中写道:“《新周报》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引动四方的青葱生命,被各方合力扼杀而致窒息。”
       2007年,《新周报》重新发行,只不过成为了知音传媒集团的一份文摘周报。
       时任南方报业集团社长范以锦后来在参与《南方人物周刊》一个座谈时,说起《新周报》,感叹说:“赵世龙还是一条汉子,他们冲一冲,对中国的新闻大业还是有好处的。”
       赵世龙告诉澎湃新闻,2005年10月份的时候,北京一份法制报纸让他去工作,但他与这家报纸办报理念和志趣不投,最终选择离开。
       2006年,赵世龙重回《羊城晚报》任职。此后,赵世龙还担任过《时代周报》的副总编。
       2010年,《新周报》复办,赵世龙离开《时代周报》二度入江城武汉。赵世龙告诉澎湃新闻,他想做一张新闻纸,然而新闻与文摘的路线冲突,知音传媒集团认为文摘新闻同样有市场且成本小,最后没有谈拢。
       之后,赵世龙又回到了《时代周报》,两年后再次离开筹办新媒体,但因当时内外部环境恶劣出资方撤资而没有继续。
       2014年7月,赵世龙第三次重返武汉,掌舵《长江商报》。赵世龙对澎湃新闻说,他仍旧雄心勃勃。他表示,虽然知音传媒集团是投资主体,略有一些担忧,但是大方向上并没有冲突。
       赵世龙说,《长江商报》将会是一份覆盖和辐射长江经济带的一份报纸。在他的规划中,长江商报将区别于一般日报和网媒,“琐碎的滚动新闻不和他们抢”。他认为,这份报纸应该出省,走向更广阔的新闻市场。
       赵世龙对澎湃新闻表示,他们将组建深度部,继续深入做调查报道,做有见解、有深度、有解读、有含金量的新闻。
       在赵世龙看来,其实调查报道不需要所谓“揭黑”、“扒粪”的标签,新闻的世界只有事实报道,只要是事实,就不存在正面负面之说。同时,他也将重视新闻评论的建设。
       赵世龙说,厚报成本高,传统媒体养活记者的成本也高,而门户网站抓取新闻来源只需要几台服务器的成本,“稿件版权没有得到保护,致使记者都在为门户网站打工”。
       对于传统媒体人离职去门户网站或转行或创业这个趋势,赵世龙认为,江湖大了,行业大了,经济这块蛋糕大了,挣钱经商无可厚非。“相对来说我算是纯粹的新闻人,一直在新闻一线,担任总编辑,只是没有在打仗的一线,但仍旧在新闻决策的一线,所以说我从来没退出过新闻的主阵地。”
       赵世龙把当下自己的角色归为“引擎”。他说,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