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听写大会上的字你能写出几个?

澎湃记者 陈诗悦

2014-07-22 11: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央视第二届《汉字听写大会》正在热播,小选手的汉字水平明显优于场外成人组。对此, 中国文字学会会长黄德宽认为很正常,成年人在踏入社会后,一般3000个常用字就足以应付生活工作。电脑输入的普及也削减了人们的书写能力。而对于学习者来说,学习大纲中的识字量本身就是超过3000字的,加上不断练习,“所以初中生写得比成年人好是真实的反映”。】     
《汉字听写大会》上的让成年人面面相觑的字    黄桅 制图

       “僰(bó)人悬棺”、“鼻垩(è)挥斤”、“窎(diào)远”、“拶(zǎn)榨”……这些让成年人也面面相觑的词语却被初中生轻松写出。继去年第一届《汉字听写大会》之后,本月第二届延续“高冷”姿态。据节目组介绍,这届比赛的参赛规模和参与范围超越了迄今为止任何一档电视节目。将在五个月里进行五轮比赛,最后决出总冠军,参赛的1200万名初中学生来自全国的1700个城市的3万多所学校。
       节目以团体竞技方式展开,7月20日的复赛第二场就上演了极其精彩的冀沪大战。在甘肃和香港队偃旗息鼓后,后半场比赛成为了河北沧州第十四中学和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双语学校间的角逐,特别是最终两队都只剩下一名队员——河北代表队的韩嘉训和上海代表队的吴旭,两个男生,一个饱读古籍经典,一个通晓字词释义。五轮赛点拼杀后,上海队吴旭在多音字“挝”上跌下马来,对手抓住机会,写出意为有才能的人的“健翮”一词,帮助河北队进入半决赛。
       当河北队的韩嘉训写出“醵(jù)资”时,家长团也惊呼“这还是个字么!”这些写出生僻字令成年人膜拜不已的学生并非是死磕字典的“书虫”。来自厦门双十中学的张宏是喜欢围棋和编程的“理科男”,他发明了汉字部首游戏,利用编程的理科思维重新理解汉字的结构。而上海选手吴旭更是直言“死记字典是愚蠢的”。比赛半程,他面对“飐(zhǎn)滟”一词开始并无印象,但听到裁判释义为“水波荡漾”,立即联想到了元曲中一句“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并正确写出了“飐”字。
  总结下来,汉字大会的考题范围既包括常用书面用语,如滥觞、挑衅、阿谀等,还包括地理名词(峨眉)、外来语音译词(泥洹和赛璐珞)、神话传说[狴(bì)犴(àn)]、青铜纹饰[夔(kuí)龙纹]、成语[昃(zè)食宵衣]等,其中还有部分来自古代典籍,比如第二期中有一道题为“螽(zhōng)斯”,意为一种昆虫,出自于《诗经·国风》,评委点评“这只在经典中有”。
令成人团几乎全军覆没的生僻字频频出现,让这档节目受到多方质疑。
       对此,中国文字学会会长黄德宽作为节目的学术顾问解释道:“从比赛角度和节目设置来说,要拉开选手间的差距,必定会出现一定的生僻字。至于是否合理及必要,我们也做过讨论:我们选取的字不是一味找偏找杂,而是承载着一定的历史典故,是中国文化记忆中需要传承的东西。观众之所以觉得偏僻,还是因为对中国古代文化不够了解。这也是《汉字听写大会》所包含的文化意义,不只是单纯写字。”
       新一届比赛的成人听写团从第一届的10人扩大到了100人,包括各个行业的从业者。与小选手们的频频“掉书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成人听写团集体书写“不及格”。一般两轮过后,能写对的成人仅个位数,甚至频频出现“零正确”情况。主持人不禁大呼“成人书写是否也岌岌可危了!”黄德宽表示,这种现象是正常的。成年人在踏入社会后,书写机会较少,一般3000个常用字就足以应付生活和工作。电脑输入的普及,一定程度也削减了书写的能力。而对于学习者来说,学习大纲中的识字量本身就是超过3000字的,加上不断练习,所以“初中生写得比成年人好是真实的反映”。
       《汉字听写大会》的总导演关正文表示:“当多少成年人面对着屏幕一边怀疑‘我真的会写中文么’一边拿出纸笔临摹时,我们会意识到汉字本身的魅力,是永不过时的。”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汉字听写大会
热追问

huhu2014-07-22

huhu2014-07-22

关于汉字的繁简之争最流行的段子莫过于--“汉字简化后,親不见,愛无心,產不生,厰空空,麵无麦,運无车,導无道,兒无首,飛单翼,有雲无雨,開関无门,鄉里无郎。可又巧的是:魔仍是魔,鬼还是鬼,偷还是偷,骗还是骗,贪还是贪,毒还是毒,黑还是黑,赌还是赌,贼仍是贼!”
该不该恢复繁体字呢?首先,汉字的简化并不是只有中国才有。比如,日韩,新加坡,等,在今天的华人社会,简化字是主流。
其次,汉字简化并不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才有。后来1935年,中华民国正式公布《第一批简体字表》,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大规模推行简化汉字。
第三,简体字并不是近代才有。简体字最早见于南北朝(4-6世纪)的碑刻,到隋唐时代简化字逐渐增多,在民间相当普遍,被称为“俗体字”。
繁体字在港台最有市场,马英九先生就是繁体字的积极倡导者。他曾说“正体汉字是中华文化的精髓”,认为,正体汉字不仅具有文化意义,更具艺术价值。而学者丁启阵认为“汉字,从来就有笔画上的多寡之别,少的只有一画,多的有几十画。繁体字时期是这个情况,简化字时期仍然是这个情况。不同的字体之间,很难说有艺术价值的高下之分。实际上,楷化之后,书法家在创作行书、草书作品时,都有避繁取简的倾向。繁体字也许有雍容繁复之美,简体字也有简远疏朗之美。二者各有利钝,不分高下。”
《小篆战争》始皇帝有一句话:“ 我实在无法理解那些老古董的思维。他们以为自己守护的是传统,其实只是舍不得丢弃自己那点可怜的优越感罢了。 ”个人以为这话写得实在真诚。鲁迅先生也说:“有间屋子太暗,如果有人提议开个窗子,那么势必会遭到众人的反对。但如果有人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同意开个窗子。”——简化汉字,好比“开个窗子”的提议,势必遭到众人的反对。问题是不开窗,阳光怎么进来,文明怎么进来?至于一开头的那个段子,那也仅仅是个段子而已。再说了恢复了繁体字,那些美好的东西就能回来?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相关推荐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