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移民镇“风吹墙倒”,工期紧补偿低

澎湃新闻记者 严昊 发自云南永善

2014-07-26 08: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黄华镇朝阳集的移民安置区内,很多村民的房屋正在施工。澎湃新闻 李坤 图

       溪洛渡电站机组全部投产发电,但移民安置的问题却依旧任重道远。
       云南省永善县黄华镇的朝阳集镇,是溪洛渡电站的一个库区移民安置点。1177栋移民安置房,至少有136栋存在质量问题,甚至出现过在建房屋墙体被风吹倒的状况;截至约定交房日期,八成房屋都不具备入驻条件,甚至在一年后都还靠租房度日。
       对于安置点出现的问题,黄华镇党委书记柯平抱怨称,从2012年9月把宅基地划拨给移民,到2013年4月底要求移民必须全部搬离原址,中间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建房。
       两年前,澎湃新闻记者走访黄华镇时,刚刚履职一年的柯平就已表示,“时间非常紧迫,而且我们的交通糟糕,建材的运输、准备相当糟糕,但是移民的时间表却不容更改。”如今,这一预见已经成为现实。
       2013年溪洛渡水电站已经蓄水试运行,但是移民安置的后续问题才刚刚开始。当年,永善县委组织部在一份内部的调研报告中直接指出“移民搬迁工作仓促上马”。
       报告指责,溪洛渡水电站是在工程可研未经审批、移民安置规划未经审定、安置点房屋等基础设施建设未启动、征地报批手续未完备的特殊背景下,提前开工建设的。
       报告认为,上述提前开工问题,是作为国家水电工程的溪洛渡水电站的“特殊性”,并将其称为典型的“三边”工程,即:边建设,边审批,边移民。整个移民工作始终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反映诉求、争取政策,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中艰难推进。
       “十多年的前期准备,最后留给移民搬迁却只有半年。”永善县移民开发局局长刘峰对这样的“仓促”表示遗憾。
安置房裂缝能塞进拳头
       30岁的周伟窝在浅棕色皮沙发里,他曾经这样陷入对新房子的憧憬,如今却攥着拳头痛诉他无法入住的新家。
       周伟是云南省永善县黄华镇的水电移民。按照政府承诺,他2013年4月就应该搬入移民集中安置点朝阳集镇,住上3层楼的新房子。但是新房子墙体一道能塞进两根手指的裂缝,让其建设停滞在一楼。至今,周伟一家仍然以租房度日。
       朝阳集镇是永善县最大的水电移民集中安置点,南边就是金沙江,确切地说,现在成了溪洛渡水电站的水库,曾经奔流的江水也成了经过沉淀后碧绿的“湖水”。
       溪洛渡水电站涉及到云南永善县的移民近4万人,其中黄华镇人数最多,有10200余人。与绝大部分因水库淹没搬到朝阳集镇的移民不同,周伟原本的家就在朝阳集镇所处的朝阳村。为了给水库移民腾出安置点,他被迫也成了移民,也正是如此,他比绝大多数移民更早搬离了原本的家。
       “我是2011年11月20日搬走的。”周伟清晰地记得离开老宅的日子,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们一家都住在搭建的窝棚里,后来才每月才花1100元租了房。
       周伟家的豪华沙发是他妻子的嫁妆,放在还是毛坯的出租房里显得很不协调。屋角堆着的几个大音箱也是结婚时买的,却一直没有机会使用。
       距离周伟租住的房屋不到1公里,就是他只建了一层的家。这栋房屋宅地基为60平方米,周伟交了18万元,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原本打算建三层半。2013年3月,他却发现自家和邻居房屋连接处出现裂缝,随即叫停了工程。
       在现场,这道裂缝从墙体到楼板整体贯穿,很轻松就可塞进两根手指。登上二楼,甚至可以塞进拳头。共用这面墙的邻居张仕仙很委屈,“人家都是在新房子过(马)年的,我们连个家都没有。”
       房屋质量问题并非个例,记者在朝阳集镇走访一个上午就至少遇到了4户房屋比较明显的质量缺陷。根据永善县提供的数据,朝阳移民安置点共有1177宗宅基地,存在质量缺陷的共计136户
       34岁的移民段吉松带着记者来到一处同样只建了一层的安置房。楼梯旁一根原本两米高的水泥柱子空空的,只有钢筋骨架。
       段吉松说,当时浇筑完混凝土拆开模具后,柱子上的混凝土四分五裂,一块块混凝土都可以从钢筋缝隙中抽出来。在一段他提供的视频里,他用一根甘蔗敲击几下楼梯,楼梯上的混凝土很快就碎裂露出钢筋。他将问题归咎为操作人员的偷工减料,“像这样的柱子,在浇筑混凝土时候,都要用振动棒搅拌,但是建的时候没有。”
       段吉松的说法得到了负责工程监督的蒋银开的证实,“操作的人没有经验,也没有按照我们的方法(建造)”。
村民正在建新房。当地不少居民反应,居民“自建”的房屋质量普遍比政府“帮建”的质量好。澎湃新闻 李坤 图

 “风吹墙倒”闻名一时
       早在2013年初,朝阳集镇就因“风吹墙倒”闻名一时。2013年2月,移民彭永亮家的新房刚刚建到两层,不料二楼的一面墙在大风中轰然倒塌,倒塌的墙体长2.7米、宽2.2米,共计5.94平方米。
       相关单位归纳了四大倒墙原因:一是房屋二层设计为砖混结构,在构造柱、梁板未浇筑前墙体独立悬空,未与梁、板、柱形成闭合体;二是砂浆凝固时间不够;三是临时支护措施不到位;四是受大风天气影响。
       但是在村民提供的一段视频中,彭永亮用一根木棍剐蹭尚未倒塌的墙体,只见砖块间的水泥很轻松就被刮掉,形成空洞。
       时隔一年,澎湃新闻记者在朝阳集镇中看到一面二楼朝南的墙体也倒塌了。记者随地建起了一根铁丝,剐蹭砖缝间的水泥,与视频中一样,可以轻易将水泥刮掉。
       房屋的主人并不在现场,住在附近的移民皮天雄介绍,房主要求政府和施工单位将房子拆除,自己建设。
       自己建设简称“自建”,有别于政府找工程队为移民统一建房的“帮建”。澎湃新闻随机走进一家正在施工的“自建”房屋,用同样的方法剐蹭水泥,却难以剐动。当地不少居民反应,居民“自建”的房屋质量普遍比政府“帮建”的质量好。
       对此,黄华镇党委书记柯平感到有些委屈。柯平告诉澎湃新闻,根据云南省移民局和昭通市政府的文件,移民房屋的建设是统一规划设计后,由移民户自建或联户自建。也就是说是由移民建设,并不涉及政府统一建设的“帮建”,政府只是考虑到了移民的实际难处才“帮”了一把。
       “政府的角色很尴尬,群众反映的问题政府有责任解决,但是解决问题的真正主体不是政府,而是承建商。这中间政府解决问题的能力小,面临的问题却多。”柯平说。
       澎湃新闻再访黄华镇时,柯平特意在刚刚落成的镇政府大楼开了一场与移民面对面的交流会。移民一直堵到了会议室门外,一个半小时的交流会变成了对质会,脖子都红了的柯平连喝了三瓶矿泉水。
       移民皮天雄虽然住进了安置房却一直不肯签字验收,也因此没有拿到大门钥匙,从不上锁。他家一楼的一处房梁处大约有1平方米面积的修补,皮天雄介绍,这里本来是一块空洞,看得到钢筋,直接通到隔壁。此外,他家三楼窗户处的墙体还明显外凸。
       永善县的官方资料称,朝阳集镇“少数房屋客观上存在楼板轻微裂缝、梁柱蜂窝麻面、露筋等质量缺陷。”并将其原因归咎为,“房建工程量大、时间紧迫,施工技术不够规范,部分干部工作不够细致、作风不够扎实”。
       永善县住建局派到黄华集镇监督房屋建设的蒋银开抱怨,“我们和施工方都干成矛盾了,他们不听我们的。”虽然来自政府部门,但是蒋银开称,他们不是勘测、设计、建设、业主和监理的任何一方。“他们不需要我们签字,也不是问我们要施工款。”
       “政府催工期,催得太紧,不可能来得及造。混凝土规定要28天,10多天拆了你说他会不会开裂?”蒋银开称,建设工艺上确实有一定差距,有一部分建筑工人不专业。

黄华镇镇政府大楼里,对移民搬迁不满的群众聚集在一起,面对面的交流会变成了对质会。澎湃新闻 李坤 图

赶工期:半年要建千户集镇

       时间,是移民和当地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
       “当时省里面给我们下的死命令是,在2013年4月30日之前移民全部搬出库区,但是建设单位把场平工程和基础工程建完交给我们已是2012年9月28日。”柯平进一步表示,也就是说移民得到宅基地之后只有半年多的时间建房。
       柯平介绍,建房涉及到朝阳集镇1177户宅基地,4964人,建设面积大概有30万平米。然而,由于移民房建设时间紧、工程量大,加之大多数群众无建房技能、缺少劳动力,为确保房建质量、进度和安全,才征得大多数移民统一,由镇政府引导5家有相应资质的企业与移民代表洽谈帮建事宜。
       柯平称,政府最早找了云南建工集团洽谈,但是对方的每平方米的1560元的报价,让移民无法接受。根据当地的移民房屋补偿标准,框架结构每平米是1130元,砖混结构是813元,土木结构是480元。“我们9成以上群众的房屋是土木的。”柯平说。
       黄华镇政府随后与其他5家建筑商达成协议,将每平方米的均价控制在了800到850元。这个价格已经很低,记者向多家当地私人建筑队咨询,材料费和人工费总共也要千元左右。
       那么,工价压这么低是否可能导致偷工减料?
       柯平回应称,政府为施工企业减轻了很多负担。免去了每家企业数百万元的进场费,同时施工的水电费也基本免除,此外施工的设施设备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黄华镇距离地理位置偏僻的永善县县城还有两个小时的山路,如此大而赶的工程,让这个小镇的人力一时也供应不上。移民段吉松介绍,给他姐姐家建房的就是当地临时招聘的农民,每天工资120元,根本没有建房经验。
       柯平也坦言,由于受到自然条件和施工单位自身力量和资金的不足,原本2013年4月应该交的房,一直到当年8月20日才全部完成主体建设,9月份才基本完成简单的装修。
       在时间节点前,我们确实搬出来了,但永善80%的安置房是不具备入住条件的。”永善县移民开发局局长刘峰介绍,在移民搬出却无法安置的情况下,大部分移民都要投亲靠友或者租房过渡。
       实际上,在距交房大限一年后,朝阳集镇还是一个大工地。除了部分还在建设和停工的居民房屋,道路两旁的人行道也正在铺设,时不时开过的土方车扬起的灰尘有一层楼高。
       搬迁时候,当初想法,建好一层就进去住,但是不行,安全隐患太大,相关的售后问题很难预料,政府筹措资金,自行投亲与租房,一个人解决三个月的租房费用,过渡费515元每人。
       这样的补偿标准,完全可以在黄华镇租到不错的房子。然而,让柯平始料未及的是,由于人员集中租房,租价迅速飙升,此外租房还有霸王条款,必须租一年。
       “群众意见很大。”柯平表示,只给了3个月房租,但是老百姓耽误了半年,甚至因为质量问题等问题,到现在有人还没有拿到房子。“老百姓要这几个月的房租,但是没有政策我不能给。”
       距政府承诺的交房日期已经过去一年多,周伟一家仍然住在租房住,并且也没有租房补贴。在居无定所的两年里,周伟完成了人生最大的两件事:结婚和生子。如今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给他们一个家。
       晚上9点,在移民周伟租住的毛坯房里,周伟的妈妈正在哄刚刚出生不久的孙子睡觉。她的妻子默默坐在沙发上,对于“为什么他连个房子都没有,你就嫁给他”的玩笑话,周伟的妻子腼腆了一下没有回答上来,身旁的邻居同样开着玩笑应答:“本来是指望着有个(安置的)新房子的”。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沙江,移民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