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萧县:县委书记“落马”,过亿政府大楼烂尾

澎湃新闻记者 邱萧芜 慈亚圣 发自安徽萧县

2014-07-25 08: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7月11日,安徽省宿州市萧县,空置废弃的县政府新大楼。  澎湃新闻 杨一 图

       如果不出意外,安徽萧县的公务员们如今已坐在新城区的豪华办公楼里办公了。谁曾想到,前任县委书记受贿“落马”不仅把自己投入了监牢,还让即将落成的新政府大楼成了烂尾楼。
       2009年底,萧县在县城北侧开始兴建政务新区。2012年,就在投资过亿、建筑面积超7万平米的新政府办公楼群主体工程基本完工,各机关单位即将入驻时,时任县委书记毋保良却应声落马。
       他的落马,牵一发而动全身:萧县数十名党政干部受牵连,政务新区的项目被搁浅至今,没人敢搬进去。
已经盖好的“县府大楼”
       萧县位于安徽省最北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面积1885.3平方千米,人口143.6万人。2013年农民人均纯收入8063元,是国家级贫困县,截至2010年末,县政府的相关债务约7.2亿元
       2014年4月、7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两次赶赴萧县实地采访。
       位于县城东北部的政务新区,距离县政府有大约2公里的路程。在顺河路的北侧有一个安静的大工地,工地东西两侧分别各有4、5幢楼房,正中间是一幢颇为宏伟的大楼。而这些楼的中间地带全是土堆和杂草。
       中央大楼呈灰色,主体部分已经完成,内部还未进行装修。大楼共分为5部分,中间主楼共六层。它的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四个角分别还有一幢配楼,每栋为五层。
       工地附近没有工程概况牌,只是在大楼有一个“萧县政府广场景观、道路工程”的工程概况牌。概况牌显示,该工程占地面积5.77万平方米,总投资2290万元,开工日期2012年7月15日,但竣工日期是一片空白。
       澎湃新闻发现整幢大楼内没有一个施工工人,大楼内及周边也没有任何建筑材料。在二楼的一间房间内,生活着一名工地看管人员,而他已经在此看管门前的广场工程有2年了,每天到了饭时他就回家吃饭,然后再回来,晚上都在楼里睡。
       据这位家在工地南侧小朱庄的朱海良师傅介绍,这幢大楼是县政府新办公大楼,但因为不让搬而至今没有入驻。“这幢大楼名叫‘安粮大厦’,盖好已经2年了,之后就没有动过。”朱海良说,以前施工时他在工地上开过小商店,还给工人们做饭。
       公开资料显示,安粮大厦全名为“安粮•皖北大厦”,由安粮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粮地产)建设,于2009年11月22日在政务新区开工建设;大楼总建筑面积23966平米,分主楼、1#楼、2#楼、3#楼、4#楼五部分。
       不过,安粮地产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安粮集团没有皖北大厦,都有没听安粮地产在萧县有皖北大厦。而知情人称,该大楼系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办公楼,2012年下半年就已处于停工状态。
       为何政府大楼称为“安粮•皖北大厦”?
       据安粮地产网站上一篇发布于2009年12月23日的文章显示,该公司与萧县政府建立了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一直从事于萧县新城的建设。不仅安粮•皖北大厦由其建设,县实验小学、县人民医院也均由安粮集团代建,同时新城区的部分道路也由安粮集团投资修建。
       萧县部分委局负责人曾向《中国产经新闻报》表示,新政府办公楼群是借壳打造,由安粮地产通过土地置换代建。
同样停工的“八大局”
       朱海良指着南侧的那9幢建筑称,它们是县里的“八大局”,除了刚刚完工的一幢白色大楼,剩下的几栋楼的停工时间也至少一年以上了。
       澎湃新闻发现,这9幢建筑有的主体部分已经完工,有的还是红砖墙,被钢筋包裹着。它们无一例外都没有工人在施工,只有几位看管工地的师傅。
       在工地的一个小板房里,丁师傅告诉澎湃新闻,这里共有8个县级行政单位,统称为“八大局”;此外,还有一幢楼是展览馆。
       丁师傅说,他在这里看管工商局的工地已经有3年时间,他来时工地动工已有半年了。此后,其他的大楼陆续动工建设,建的最晚的是司法局,2013年6月开始动工。
       目前,这9幢楼都已停工。“工商局的楼,2013年一整年就垒了面墙,2014年一点没盖。”丁师傅说,工人们都走了,连包工头也走了。
       工地旁边的规划图显示,“八大局”所在的位置是“中心广场”工程。该工程总用地面积为124943平米,建筑用地面积14476平米,总共有10幢建筑,它们分别是农委、粮食局、商务局、水利局、物价局、档案局、文化与信息委员会、统计局、卫生局、教育局,累计建筑面积为47818平米。
谈虎色变的新政府大楼
2014年7月11日,安徽省宿州市萧县,一名男子骑车经过现萧县县政府。这是一座
老城区的四层老式办公楼。  澎湃新闻 杨一 图
       如今的萧县县委、县政府等四套班子都在老城区的四层老式办公楼内办公。县委大院的一根柱子上写着,县委办公楼的竣工时间为1994年。
       不久前, 澎湃新闻来到了萧县县委宣传部,提出就新政府大楼一事进行采访。外宣办主任王恒向领导汇报后,说:“不存在政府大楼,如果说有,也已经终止了。”
       当澎湃新闻再次提问时,王恒笑着说:“现在根本不存在这个事,我们在这办公不是好好的嘛,很旧,很朴素,符合中央的政策”。
       当记者提出由宣传部协调采访发改委、住建等部门时,他表示了拒绝。
       澎湃新闻走访了城乡规划局、发改委等部门,规划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皖北大厦的停工或是因为国家楼堂馆所建设的政策规定,但他们对政务新区的具体规划不清楚。
       而萧县发改委副主任马林称,自己刚分管这块工作还不是很清楚,他以项目科熟悉情况的工作人员出差为由,表示无法提供有关的项目批文等。
       据安粮地产萧县项目部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皖北大厦是给政府建设的,但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澎湃新闻查阅公开信息发现,萧县新行政中心(皖北大厦)仅有主体工程、大厦建设工程监理、内外装饰工程和大厦通风工程的招标或中标公告,而农委、水利局等“八大局” 项目,公开信息几乎没有。
       这些政府大楼是否经过主管部门的审批,成疑。此外,工程具体造价也不为外人所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人均称,新政府楼群造价肯定过亿元,有的说是1亿多,有的预测超2亿或者3亿。
新办公楼因县委书记落马而搁浅
2014年7月11日,安徽省宿州市萧县,荒弃的政府新办公楼前荒草一片。
  澎湃新闻 杨一 图

       既然修建了如此大面积的政府大楼,为何又中途停止了?
       就在澎湃新闻记者今年4月前往萧县采访时,当时的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杨文亚告诉澎湃新闻,萧县的老政府大楼和县委大楼因为年久失修,政府决定修一栋新大楼;2012年5月,新政府大楼的主体工程已经完成,预计当年7月即可搬入办公。
       可没想到就在2012年7月,前任县委书记毋保良因涉嫌贪污受贿等被免去萧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委书记等职务。2012年12月初,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宣布,安徽省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处。
       公开报道显示,2014年2月24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毋保良共收受他人人民币1869.2万元、美元4.2万元、购物卡6.4万元以及价值3.5万元的手表一块,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
       2014年6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毋保良受贿一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起诉书所列举的行贿人单位,几乎覆盖了萧县所有的乡镇和县直机关;行贿的大多是单位负责人,如住建局局长、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县财政局局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大队长等,他们送的金额都在20万元以上;萧县4大领导班子成员也被指争相向毋保良送钱,萧县人大副主任朱以书、萧县政协副主席王安民、萧县政协主席陈安源、萧县常务副县长崔宏广等人,也都出现在起诉书中,他们每人送了几万元,理由则是“为了与毋保良处好关系,工作上能得到支持”。
       萧县多名政府工作人员说,老书记落马,新政府大楼一事也就只有暂时“搁置”。直到2013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通知》(中办发(2013)17号)文件下来之后,萧县政府就更是不敢搬入新大楼办公了,直到现在新大楼还是清水房。
       关于今后政府大楼的“处置”,杨文亚说已将此情况上报给上级单位,目前正在等待上级单位的决定。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徽,县政府,大楼,腐败,反腐,烂尾,奢华,楼堂,作风,萧县
热追问

huhu2014-07-25

在县委书记一言堂的这个权力没有关进笼子之前,预算管理,人大等这些监管部门都难有作为,这是无解现实。所以才有了“马英九的能力甚至不如我们的一个县长”这样“奇怪”的言论,避开这个现实,我想从别的地方谈谈为啥这些贫困县就是借钱,不挂牌也要千方百计的建豪华的办公楼。除却要面子不要里子,好大喜功,贪图享乐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建筑在满足人类一般需求,也就是遮风挡雨,提供庇护所之外,在精神层面上建筑也被称为“凝固的音乐”。建筑是人类力量的体现。建筑与权力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为建筑,特别是大型公共建筑,无不取决于并不充足的社会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掌握和分配。这些建筑象征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化或一个时代,也反映了一个权力做出的政治判断。比如朝鲜的金刚山,纳粹德国时期的国会大厦。民众会在潜意识里,产生对这种宏大建筑物的畏惧,进而产生对它所代表的权力的畏惧。这也是权力的拥有者喜欢建设大型建筑物的原因之一。
回到我们这的特殊国情这里来。学者童大焕讲过一个观点--地方政府建豪华的办公楼引领出的是伪城镇化。政府大楼搬迁一直是政府和开发商拿来诱导购房者的一个刺激性话题。越小越落后的城镇,政府搬迁在城镇化和房地产发展中的“权重”越大,不少中西部地区和偏远地区,把政府搬迁作为当地城镇化发展的惟一救命稻草。过去有很多没有人口和产业聚集的小城镇,通过将政府大楼、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大规模规划和搬迁的路子,逼迫老城区居民、诱导农村进城新移民搬迁到新区,短时间内可能“显著效果”,为地方财政立下汗马功劳。这是原因之二。但这种蚂蚁搬家式的城镇化既割裂城市的历史,也大大抬高了民众城市化的成本,是一种短期高效但高能耗、高代价的城镇化,一边在创造财富,一边在破坏和毁灭财富,类似于将一个石头搬过来搬过去创造GDP,可以说是一种伪城镇化。其大手笔的政府规划为供应过量的“鬼城”埋下伏笔。实在是不可取啊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