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祭︱邓世昌魂归之地:东港大鹿岛之行

冯立

2014-07-28 13: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甲午战争中牺牲的民族英雄邓世昌的魂归之处位于辽宁省东港市的大鹿岛,东港市是中国唯一的一个临江、临海、临边的边防城市。大鹿岛位于东港市孤山镇,相距大孤山港9.6海里,东连大东港,西接大连,东北方与鸭绿江入海口相汇,东南海域与朝鲜、韩国海域相连,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今年暑假,我应好友之邀进行了一次东港大鹿岛之旅。
       2014年7月14日晨6时,我从北京自驾一路走走歇歇,于下午5点左右抵达东港市大东港港区附近的旅店休息。刚到目的地的我曾疑惑地问好友,“这里叫大东港港区,是不是在东港辖下还有一个地方叫小东港的啊?”好友说道:“这个大字并没有修饰的成分,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原来就叫大东港,再往前追述的话,因为河多,我们这里最早叫大东沟。”“大东沟”三个字一出口,我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莫非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大东沟海战的所在地,后来发现果真如此,而且我们第二天的旅程就是游览大鹿岛。
通往大鹿岛的大孤山港
       东港虽然位于我国东北边陲,但是其气候类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半干旱温带气候,而是湿润的温带气候。东港一年只有两个季节,分别是雨季和冬季。七月中旬的东港已经进入了雨季。
       大孤山港是唯一与大鹿岛有往来客船的港口,往返两地的船只有三种:容纳少于十人的快艇、容纳三十人左右的全封闭高级客舱快船以及六十人荷载的普通客船。港口发船时间不定,进入退潮期后便不再行船。我们乘坐一艘普通客船从港口出发。     
大鹿岛上的港口停驻着我们登岛的普通客船东客9号。

       大鹿岛在大孤山港东南方向9.6海里处,由于刚刚下过雨,海面上的雾气很大,只能感觉船在向东南方向航行。风浪很大,客船随之剧烈颠簸,同行的朋友亦有些晕船,只得站起来走动一下。航行了约四十分钟后,突然客船一个踉跄,停在了什么地方,随着船身的震动,震开一团雾气,大鹿岛就在眼前了。        
邓世昌墓与无名将士碑
       明末清初,辽宁总兵毛文龙曾在大鹿岛西山主峰上驻守,立碑明誓,碑铭载“指日恢复金辽,吾侪赤心报国”。后来此地成为甲午战争中大东沟海战、鸭绿江之战的核心交战区域。
       为了便于百姓出行,大鹿岛上的大巴车全部免费,一共有四个停靠点,连接了港口、村集、沙滩等岛上的重要地点。从港口起,我们随着人群排队乘坐大巴,翻越两座山来到位于大鹿岛东南角的邓世昌墓地。
       邓世昌墓地坐北朝南,坐落在大鹿岛的东山上,面向大海,背倚峻峰而立,需攀登近百级台阶而上才可一览其全貌。山脚下有一方石碑是2002年村里重修墓地时所立,碑文中记载了邓世昌在大东沟海战中壮烈牺牲的事迹。其中也提到了邓世昌墓的由来。       
       1894年9月17日,在大鹿岛东南海域发生了甲午战争中的决定性战役——大东沟海战。这一战北洋水师以惨败收场,一共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和“广甲”五舰,其中“超勇”沉没于大鹿岛南约16海里处,“扬威”沉没于距岛仅5海里处,“经远”沉没于大鹿岛以东海面,而“致远”欲与日舰“吉野”撞击同归于尽之时,被鱼雷击沉在大鹿岛附近海域,管带邓世昌及其下属250名官兵壮烈牺牲。
       战后,大鹿岛的渔民将海面上漂浮的北洋将士的尸体打捞起来,集中掩埋在这座小山上,后来此地便有了“甲午海战无名将士碑”,这处纪念碑立在邓世昌墓西侧的山路上,1988年被当时的东沟县(东港市的前身)立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再次被东港市核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邓世昌墓是真是假?  
       1937年4月,日本人为了准备全面侵华战争,需要收集大量钢材重锻枪支武器,于是打起了甲午海战沉船的主意,便派潜水员去大鹿岛附近海域打捞沉船零件。但当时潜水员数量有限,而沉船钢材众多,日本人就训练了一批来自大连的中国籍潜水员一同打捞。
       1937年6月日本人再次下海打捞沉舰。相传这次打捞过程中日籍潜水员突然溺毙,只得由大连籍潜水员王绪年独自下海打捞,与他同行的还有大鹿岛渔民李桂斌作为船工守候。不几时,李桂斌亲眼看到王绪年将一块椭圆形的直径约一市尺的“致远”号船牌拆捞上岸。王绪年说:“这就是当年甲午海战‘致远’号的船牌,另外我还在指挥室里面看到了一具骸骨,估计是邓世昌将军的。”
       似乎是收到了英杰亡灵的摄魄,王绪年第二天大病一场,没有出海,第三天下海专程打捞起“致远”号指挥室中的遗骸,收工回岛后汇同岛民李桂仁等人将遗骨归葬在本岛东口的哑巴营岛上,也就是今天邓世昌墓的大致位置。邓世昌墓的由来大概如此,来源于渔民间口耳相传的传说。这个故事先后被刻在山下的说明碑文和1996年出版的《东沟县志》中,至今也没有其他材料加以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