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担心胶片烧毁,但也失去了颗粒中的温度

沈祎

2014-07-31 21: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但凡看过昆汀的电影《无耻混蛋》的影迷应该不会忘记最后的大火,剧中少女苏珊娜借放映之机,点燃堆积的菲林一举烧毁影院,实现了对纳粹最后的一击报复;而意大利导演托纳托雷的经典电影《天堂电影院》最后,那段由胶片剪辑而成的“吻戏”曾经也让许多影迷感动得泪流满面。如今,随着高速而冰冷的数字科技时代的到来,一个手工放映、承载着无数温热回忆的胶片电影时代即将一去不返。
《无耻混蛋》剧照

       沪上影评人妖灵妖认为,数字放映的优势在于便利性,简单地说就是“便宜”,不单单节省了胶片拷贝的运费问题,同时在电影放映时也不会产生“损耗”,即第一次的数字放映和第1000次的数字放映所播放的画面都是同一质量。而胶片放映在放映过程中不但存在(画质)耗损,同时也有安全隐患,一些老旧的拷贝也会发生断片、烧片等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老电影的“保护”问题成为当下电影研究者的一个重要课题。
       同时,数字放映的缺点也显然易见:让各大影展和电影节最头痛的“密钥”问题。密钥是电影院在影片公映前获得的加密数字拷贝文件,其目的是避免片源提前泄露而被盗版的可能性。但往往由于实际操作上的问题造成密钥测试人为滞后,即获得密钥却没有及时测试而导致最后因为密钥问题无法正常放映,不得不临时换片。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某部希腊出品的竞赛片更因为密钥问题而无法按时做世界首映,只能临时换成其他影片。
       而关于胶片放映和数字放映在观感上的差异,妖灵妖表示,普通观众可能无法从画面上分别,甚至还会有人觉得数字放映的(清晰度、颜色)更好。但他回忆了近年来最难忘的一次胶片观影体验,是2011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观看已故波兰导演基斯洛夫斯基的《两生花》。他说,看过那次大银幕的胶片放映之后,之前所有关于此片“颜色偏黄还是偏绿”的争议方才水落石出,而之前某套DVD给出的答案显然误导了影迷多年,最后的答案就是:(拍摄时采用的是)金黄色滤镜。而且,即便是曾经看过英国“人造眼”和美国CC公司出品的两版蓝光,妖灵妖仍然忍不住感叹:“看1000遍蓝光,在1次胶片面前,也是浮云。胶片的颗粒,那种焦黄的金色,是蓝光的人工颗粒完全无法复制的观感。”
       影评人Look接受采访时也回忆道:“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胶片观影是童年时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浓烈,朦胧,粗糙,略带色情意味的红色把我引入一个未知的神秘世界。胶片是最纯粹的光影艺术吧,数字那个影像敏感度始终不够。”同时,Look也表示,如果费里尼的电影换成数字,魅力必将失却大半,可帕索里尼的《罗马妈妈》这样的电影也许用数字反而会更有效果。因为数字在现实的层面上会增强现场感。
       上海电影博物馆的策展人吴觉人对数字时代的态度显得十分谨慎,他认为:“显像技术那么发达的今天,电影术的魔力已经消失了,胶片的退场和魔力的消失有关。数字技术替代胶片本质上不是所谓进步,顶多是进步的幻象。电影工业主要还是由好莱坞控制,电影产业的形成,也是由一系列好莱坞主导的行业标准催生的。35mm, 每秒24格……后来的宽银幕技术,是一次比较大规模的技术更替,通过这些好莱坞扩大了其优势。这些发展的基石是欲望和专利,近年来的几次3D浪潮也都是出于这样的企图:数字化技术使其得以进一步的通过技术更替,获得新一轮的市场竞争优势和利润空间。”
       小津安二郎的摄影师厚田雄春曾经回忆道:“我感到最遗憾的是那部《东京物语》,这部片子因为洗印厂失火,原版的负片被烧毁了,现在保存下来的是正片。之后又从正片洗印,洗印厂也只是洗印得明亮一点,因此有一些平板粗糙的地方,很难看……”当电影从制作到放映都全面数字化的时候,我们大概不用再担心发生像《东京物语》那样胶片烧毁的问题,但我们也将永远失去胶片颗粒中那些细微的温度。多年后,我们的眼睛不但不会记得,也不会辨别了。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影胶片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