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痛列车”首现上海,粉丝专程守候当场跪拜引发争议

澎湃新闻记者 李燕 何颖晗 胡宝秀 李继成

2014-08-01 08: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图为7月31日,贴满“CC”(锁链战记)动漫人物的2号线“痛列车”,它的另一侧就是“LL”动漫人物。  澎湃新闻 高剑平 实习生 蔡晟 图

       当一列贴满动漫人物的上海地铁2号线列车驶进站后,几名男性粉丝当场“下跪膜拜”。
       这一幕并非个例,从7月26日开始,在人民广场站、世纪大道站、中山公园站等2号线各大车站,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同样的动作。
       是什么样的魔力让他们当场下跪?
       在动漫迷中,这列列车被称为“LL二次元痛列车”,因为其车厢外侧贴满了日本动漫《Love live!》里9名成员的立绘,车厢内也随处可见《Love live!》原作手机游戏的广告和动漫人物。动漫粉丝们称,这是上海乃至中国首列“痛列车”。
       连日来,“LL痛列车”让不少粉丝疯狂,有人在站台蹲守7小时,只为一睹真容,更有粉丝直接跪拜。
       这一让非动漫迷难以想象的行为,旋即引发一场大讨论。支持者认为跪拜是自己热爱的表现,这和信徒跪拜一样,并无不可。包含LL粉的反对者则认为,喜爱应该有度。就连LL百度贴吧也在几天前禁止一切关于跪拜的讨论。
       轨交迷们一度传言,这种跪拜影响到地铁秩序,“痛列车”可能会被雪藏。不过7月31日,地铁方面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该列车依然在正常运营,预计会持续到8月中下旬。

不少粉丝在车站内当场向“痛列车”下跪膜拜。  图片来自网络

痛列车引粉丝跪拜

       《Love Live!》是由日本知名动画制作公司SUNRISE、唱片公司Lantis、杂志《电击G's Magazine》三方联合推出的校园偶像企划,已播出两季动画片,还有单曲卡牌游戏、漫画版等衍生产品推出。
       据看过LL的人称,LL本身是一个很青春励志的故事,讲述9个中学生为了学校而成立歌唱团队,一步步从无人支持到拿下冠军,最后面临毕业解散,“整个故事是满满的正能量,是对梦想的追求以及单纯的友谊。”
       为配合7月31日在上海开展的第十二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盛大和美娱两家企业包下上海地铁2号线207号列车,在整列车8节车厢的内外车身车厢上登载为新手机游戏《Love Live!学园偶像祭》制作的宣传广告,广告期长约1个月。
       7月26日,“痛列车”首次在地铁2号线现身,立即引起LL粉及其他动漫粉的关注。粉丝们开赴上海地铁2号线各大站点蹲守等待,并在各种论坛、贴吧进行如火如荼的讨论。有粉丝称,要拍全所有角色,至少需要从十几个站不断地上下“痛列车”。
       而让一些非动漫迷的市民难以想象的是,不少粉丝在车站内当场向“痛列车”下跪膜拜,相关照片开始在网络流传,随即引发了大范围的讨论。
       7月29日,“上海轨道交通俱乐部”发微博称,“痛列车”让一些网友出现过激举动,在站台上和车厢内对列车进行“跪拜”。有消息称,由于类似举动已对正常乘车秩序造成一定干扰,该车可能变为“备车”,即平日不再上线。
       7月31日,地铁方面告诉澎湃新闻,该列车依然在正常运营,预计运营到8月中下旬的计划不变。地铁方面还表示,目前并未发现粉丝过激行为造成的运营混乱。根据合同,“痛列车”的运行根据每日地铁的运行图安排。
       地铁运营方强调,“痛列车”并非文化列车,而是类似于商家投放的广告。
“跪拜不稀奇,可以接受”
       一名不愿具名的网友称,7月30日去“膜拜了‘LL痛列车’,当时太激动跪了”。该网友说,在国内首次出现“痛列车”,而且是“LL”,蹲守数小时看到后,太激动,没能控制住,所以下跪了,引发不少人围观,事后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在日本,这(跪拜)也不是特别大惊小怪的事儿,但可能国内还接受不了吧。”
       7月31日,在ChinaJoy现场盛大游戏展区中心的舞台上,一群穿着专业服饰的角色扮演者(Coser)正在进行宣传表演,不少粉丝驻足拍照。
       听闻有动漫狂热粉丝对“痛列车”跪拜,同样是动漫迷的刘飞(化名)丝毫不觉得惊讶。他说,在动漫圈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比如粉丝宣布与自己迷恋的角色结婚等,“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刘飞说,自己今年刚大学毕业,对动漫的喜爱从初中便开始,为此在大学期间他连专业都选择了日语,曾一度连续看动漫剧15个小时,反复听动漫主题歌等都是家常便饭。3年前,因为迷上动漫《dog days》的角色“狗狗公主”,刘飞将自己的多个网络头像都换成了这一形象。
       因为对该动漫角色的喜爱,他甚至托日本的朋友在38℃的高温下排队近6小时,花上千元购买一只限量版印有角色图片的抱枕。该抱枕高1.6米,刘飞称在买回抱枕后,“狗狗公主”真正进入到了自己的生活。平日,他对着电脑打游戏或者看动漫时会经常抱着它,睡觉时床的一半也“让”给它,“每个人表达喜欢的方式和理解不同,但个人爱好都应有这样的权利和自由。”
       刘飞的看法得到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的支持。
       顾骏表示,动漫迷的跪拜本身没有问题,但跪拜给其他乘客带来的不便和安全隐患可以改进消除,比如商家可以花钱多上线几列“痛列车”。他说,国家并没有规定这种现象不允许出现。
       顾骏解释说,老一辈的人可以跪拜菩萨、树或其他图腾,年轻人跪拜动漫人物也没什么问题,一样是虚拟的人物,这比跪拜明星要好得多,“年轻人也可以有他们的追求”。
 “跪拜”太夸张需要纠正
       和一切争议一样,也有人对跪拜持反对意见,就连《Love live!》百度贴吧也从几天前禁止了所有关于跪拜话题的讨论帖,并注明“不解释”。
       作为一名资深LL粉的小肖说,他接触的大部分LL粉不会跪拜,“毕竟中国不像日本,有那样的氛围”。此外,澎湃新闻采访的一些热爱动漫、游戏的群体,也大多认为“喜欢可以,跪拜太过”,在地铁这样的公共场所跪拜更是不可取。
       1994年出生的小贾同学是“初音未来”的铁杆粉丝。“初音未来”是日本音乐游戏中的一名虚拟歌手,形象甜美。小贾一天的生活可以用“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初音”来概括。作为大学生,他平时下课回宿舍就会打初音游戏,吃饭的时候就逛逛初音论坛,看看初音漫画。据他说,要是逃课的话,也肯定是在宿舍打游戏。
       小贾宿舍的同学也表示,他身边是离不开“初音未来”的。他上课的书包就是初音的,宿舍的桌子本来就小,上面还有初音的手办(现代的收藏性人物模型),“他走路的时候一直戴着耳机,都是在听初音的歌。”
       小贾除了在“初音未来”上花费大量时间之外,在上面花的钱也不少。“初音未来”的游戏机、游戏卡、手办等加起来,他一年在初音上的花费近2万元,“我的生活费除了吃饭,基本都用在这上面了。”当被问到如果上海的痛地铁出现了初音他会不会去乘坐时,他表示一定会去的,但“不会去跪拜的,这行为还是太过激了一点”。
       复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同样不赞成跪拜,“能够理解,但这样的行为需要纠正。”于海担心此种痴迷心态对跪拜者今后的现实生活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
       他认为,地铁喷上动漫元素本身是一件具有创意的事情,能给城市带来多样性,但大多数青年面对互联网所带来的高度分化信息并不具备成熟的判断力,因此心理上容易获得与其他价值不平衡的发展,导致沉浸虚拟世界,与现实生活脱节。
       
【特写】LL铁粉7小时“痛列车”守候记
       上海学生小肖今年19岁,今年高三毕业,即将留学日本,自称算是“宅男”。这个暑假最让他激动的不是高考成绩,而是“LL痛列车”出现在上海。一年前,小肖成为了日本动漫《Love live!》的铁杆粉丝(简称LL粉)。小肖坦言,LL粉男生居多,大多是高中或者大学阶段的,“我也见过好几个工作了的LL粉。”
       在小肖等LL粉丝们看来,LL里面的正能量,对梦想的追求,主人翁之间纯粹的友谊都让人感动。
       7月26日,“LL痛列车”惊现上海地铁2号线的消息让小肖激动不已。7月30日清晨7时多,经过浏览论坛和聊QQ吸取经验、制定了详尽的蹲守痛列车计划后,小肖开始了蹲守。
       “由于此前静安寺、龙阳路出现过粉丝跪拜的情况,我就选择了离家近、站台又大的人民广场站。”小肖说,这是因为蹲守可能持续数小时,为防止地铁安保人员过分紧张,也是他选择人民广场站的一个原因,因为这里人流多。
       “等待是艰苦的。”小肖说,“坐在地铁车站内的椅子上,左顾右盼,或者带个相机的年轻男的,多半都是等‘痛列车’的。”10时50分,“痛列车”进站,不过车厢外面并没有LL的单人偶像画,而是贴满锁链战记(CC)的列车。早有准备的小肖果断上车,“我做过研究的,这列痛列车一面是CC一面是LL,很多粉不知道,就错过了。等这辆车调头开时,就能看到LL那一面了。”
       车厢里贴满了各式各样的LL产品及手游的宣传画,小肖开始用手机和相机拍照。“车厢里还有一个20多岁的男的,带着单反,一看就是LL粉。”很快,小肖们在车厢内猛拍的行为引发了乘客的围观,不过小肖早做好了准备。“大部分都是好奇或者看热闹的眼神,没有那种特别歧视或者鄙视的,自己喜欢就让别人看呗。”
       在列车开往广兰路的半个小时时间里,小肖几乎没有停下来,中途和一名同样蹲车的LL粉聊了一会。11时20分许,207次列车在广兰路停车清客,小肖下车后再次上车。
       这一次,他更加忙碌了。LL里9名成员的超大立绘分别被贴在了车厢外侧,为了拍照,小肖每到一个站,就飞快下车,拍照,然后从前一个车门上车。
       12时,小肖从人民广场站下车,很满意地翻看着拍好的照片。下车并不是离去,而是为了和好友碰头吃饭,下午一起继续蹲守痛列车。直到15时多,小肖才告别“LL痛列车”回家。
       其实,在小肖蹲守之前,他母亲已经帮他提前踩过点了,并帮他蹲守了一个半小时。小肖说,妈妈很支持他喜欢LL,“她鼓励我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看到网上疯传“痛列车”可能因为跪拜等过激行为而被雪藏,小肖说,他不会去跪拜,“那是一种过激的行为”。
       
【名词解释】LL二次元痛列车
       ● 痛列车:将喜爱的动漫角色、动漫公司之类的字画贴(喷)在车上作为装饰,这样的汽车被称为痛车,这样的列车被称为痛列车。
       ● 二次元:是指二维的、平面的,也泛指动画、漫画、游戏以及其衍生同人创作及周边产品等。
       ● LL:《Love Live!》的简称,是由日本知名动画制作公司SUNRISE、唱片公司Lantis、杂志《电击G's Magazine》三方联合推出的校园偶像企划,于2012年2月19日宣布动画化并已播出两季,还有单曲卡牌游戏和漫画版等推出。
责任编辑:陈伊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痛列车,上海地铁2号线,跪拜

继续阅读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