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矫正同性恋”案在京审理,诊所被指有“三大罪状”

澎湃见习记者 周辰 实习生 尹瑞涛

2014-08-02 06: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31日,海淀法庭外维护同性恋权利运动人士举牌抗议,呼吁“同性恋不需要治疗”。 东方IC 图

       2014年7月31日,中国首例关于“矫正和治疗同性恋”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
       2014年2月,同性恋者小振(化名)前往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下称“心语飘香”)“治疗”,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了催眠和电击。然而,治疗并未让小振变成异性恋,反而承受了更大的精神压力。
       小振随后了解到,所谓的“同性恋矫治”不过是不良商家的虚假宣传。随后,小振将“心语飘香”告上法庭,同时成为被告的还有为该中心做广告的百度公司。
       目前该案审理已经结束,法院闭庭择日宣判。
没有心理治疗资质却做催眠电击?
       8月1日,小振的代理律师李对龙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庭审过程中其诉“心雨飘香”的主要有三点内容:一是同性恋的非病理化,即同性恋不是病;二是“心语飘香”只有心理咨询资质,没有心理治疗资质;三是为小振进行电击治疗的心理咨询师姜开成( “心语飘香”所长)“高级心理咨询师证”涉嫌造假。
       李对龙称,由于国内关于同性恋非病理化的法律文件几为空白,援引的文件条文多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世卫大会”通过的决议和中国精神疾病分裂标准。故李对龙打算将诉讼重心还是放在第二、第三部分。
       “他的营业执照里明文表述,只有心理咨询资质,不能进行心理治疗”,李对龙说,“但是他对我的当事人进行了催眠电击”。
       此外,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的官方网站上,李对龙并未查询到姜开成的高级心理咨询师证。据李对龙描述,当庭法官问姜开成时,姜称是花3800元托北京一培训机构代办。
       李对龙说,庭审过程中原告方相对占据优势,宣判结果还需等待。
       另外,小振还将为“心语飘香”提供推广的百度公司告上法庭。李对龙认为,百度推广具有广告性质,且其官方网站中表明对客户的营业资质和推广内容要进行审核。而本案中,百度并没有保证广告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尽到经营业务,所以要承担连带责任。
同性恋已非病理化
       澎湃新闻从“心语飘香”官方网站上了解到,该机构成立于2004年,主攻学生心理问题的研究与探索,收费标准:三个月期25800元,六个月期35800元。
       2013年1月6日,该网站发表一篇题为《性取向混乱》的文章中提到:“虽然国家卫生组织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剔除,但是同性恋问题毕竟是一个极不正常的性行为。”
       8月1日,澎湃新闻致电“心语飘香”,得知该咨询中心仍在正常营业。对电击治疗同性恋的问题,工作人员表示不愿多说。
       2001年4月20日,第三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实现了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
       中国农业大学心理研究所特邀临床心理咨询师柏燕谊对澎湃新闻表示,大多数同性恋者是受到家人的压力,被迫进行“矫正治疗”,将同性恋定义为疾病的心理咨询机构已非常少见。
       柏燕谊认为,案例中咨询机构利用电击疗法“矫正”同性恋者,并不会对其有任何积极的调整,反而有更大的伤害。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矫正同性恋,非病理化,虚假宣传,电击治疗

继续阅读

评论(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