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问奥巴马:默克尔成天给普京打电话你失望吗?

澎湃新闻记者 谢涓 综合报道

2014-08-04 22: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经济学人问奥巴马:默克尔成天给普京打电话你失望吗?

       “非洲之子”奥巴马目前正忙于准备本周在华盛顿举办的非洲国家领导人峰会,他怎样看待美国的未来?美国是否会在非洲后来居上(相对中国而言)?他是否对普京总统感到失望?他能否应该设计好一个更完善的医改法案?为什么那么多企业领导人不肯承认和他共进过午餐?就这些问题,《经济学人》网站8月2日刊登了奥巴马的专访视频,视频时长达到41分钟47秒。
       在乘坐空军一号从堪萨斯城返回华盛顿的途中,奥巴马接受了《经济学人》的主编John Micklethwait和外国新闻编辑Edward Carr对他的采访。虽然采访的由头是非洲国家领导人峰会,但是对话的范围涉及了以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以及他的外交政策的原则内核。

以下为经济学人根据采访录音整理(节选)
       经济学人首先就非洲作为新兴市场的商机提问奥巴马,奥巴马讲述了属于美国的非洲机会,认为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非洲的电信业。美国投资于非洲智能手机市场,现在非洲到处都是智能手机。
       经济学人:他们(美国公司,编译者注)非常善于在移动通信行业投资,不是吗?他们更加善于投资金融业……
       奥巴马:当我上一次出访非洲的时候——在访问行程中,我在塞内加尔逗留。我询问当地小农场主,他们如何获得天气预报、市场信息以及最新的种业科技消息……回答都是通过他们的智能手机——这些可是我们(的企业)所擅长的。
       经济学人:你在谈论非洲时说到的第二个重点是的,美国带去了支配模式——不过,非洲和非洲经济崛起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来自中国的投资。中国也带去了不同的经济增长模式,他们没有寻求对非洲的支配权。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是否这也是一个困扰你的问题?这是你需要面对的问题么?还是在非洲这个舞台上,只要是资本和外国直接投资就有话语权?
       奥巴马:我的观点是越多越好。当我在非洲访问时,关于中国的问题不时被提出,我当时的态度就是:每个在非洲发现投资机会、并愿意与非洲国家合作的国家都受到欢迎。需要注意的是,非洲国家的政府们应该确保在与其谈判时获得“公平交易”。这对美国来说是这样,对中国来说亦是如此。
       我必须承认,中国有其特定的能力,比如说,在非洲建设基础设施上中国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他们拥有足够的资金,相对于美国来说,他们可能面临更少的财务约束,他们帮助建成了道路、桥梁和港口。在另外一方面,跟美国相比,中国的投资分布显示,他们在更多地寻找自然资源进行投资。
       所以我对非洲领导人的建议是:首先,如果是(当然实际上也是)中国公司建成了道路和桥梁,他们雇佣了非洲员工;其次,这些道路不仅仅是将矿产资源送到港口送往中国的上海,而且对非洲政府来说,他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能从这些基础设施建设中获益。
       在此前于北爱尔兰举行的G8(八国集团)会议上,我们大加谈论的一项议题是——如何让G7(七国集团)国家帮助非洲资源丰富的各国政府建立一种透明机制,借此保障所有的基础设施和拆迁建设回报给当地民众。
       经济学人:我们敢说,如果你能在美国国会推动通过更多法案,我们在非洲的自由贸易额将获得提升。但是你得面对众议院表决放弃(美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项目,他们也可能反对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AGOA)。这些都会让你的政策半途而废。
       奥巴马:这毫无疑问……
       我更关心的是,比如,进出口银行的前景,我认为如果它未能获得再授权(发放贷款),这将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相对而言,我对它未能发放贷款对非洲的影响不那么关注,因为我可以向你保证,德国公司和中国公司甚至印度公司将蜂拥而至,填补非洲方面的资金缺口。

       接下来,奥巴马谈论了美国在非洲的安全问题,回应了将非洲视为传统后院的欧洲国家比如法国的某些担忧。奥巴马还以非洲为例探讨了美国的整体外交政策。
       经济学人:事实上,你看到中国创建了金砖国家银行,这与美国的体系并列,并且不是附加于它、或者强化它,潜在来看,它是对美国主导的体系的一种威胁。中国这么做你可以理解,但是印度、巴西和南非,他们也属于美国这一体系,并受益于此(却加入其中)。
       ……
       无论中国是否加入这个美国主导的这一体系,抑或是挑战这一体系。这对我们这个时代来说都是大事件。
       奥巴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