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遭强拆后,莆田87岁老太暴毙于临时安置铁皮房

澎湃新闻记者 周宽玮 实习生 蒋闵津

2014-08-05 20: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肖亚丕亲属来到莆田市市政府门前打出横幅抗议,称“泗华村指挥部暴力强拆,逼死人命”。 @勿为一念心轻 图
肖亚丕生前在安置屋中。  当地村民供图

       近日,莆田市城厢区龙桥街道泗华村村民肖春生称,87岁的老母肖亚丕因祖屋被城厢区滨溪片区三期项目指挥部(下简称指挥部)强拆,半月后于7月31日在指挥部所建的临时安置房内死亡。肖春生称,母亲之前一直身体健康,没有身体疾病,被迫住到安置房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8月4日从莆田市城厢区整治“两违”(违法用地、违法建设)办公室程姓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肖亚丕的老房子并不在违章建筑范围之内,他们并没有对其发出过整改或者拆迁的通知。至于为何遭到强拆,工作人员称“具体情况你们要去问拆房子的(指挥部)”。       
家属称老太身体一直很好
       肖春生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母亲今年87岁,育有5子,泗华村二组村民,他是小儿子。7月16日,在拆迁协议、拆房通知和法院通知单均没有送达的情况下,肖亚丕先被指挥部人员带走,随后其470平方米的老房子被指挥部执法队强行拆除。之后,母亲与60多岁残疾的大儿子(大哥),被安置在由指挥部临时搭建的铁皮房内。
       “那些安置房是从2012年3月指挥部成立之后就开始搭建的,就是个空壳子,除了通水通电以外没有任何设施”。据肖春生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肖亚丕老房子家的家具等生活设施除了一部分被指挥部拖走以外,其余的都被埋在房屋废墟之中,根本来不及转移。
       肖春生向澎湃新闻说,肖老太之前一直很健康,没有身体疾病,“三高、心脏病等都没有”。老母亲平时还能挑水种菜,照顾残疾的大儿子。就连7月16日被指挥部带走时都不用他人搀扶。“自从老房子被拆,母亲与我大哥分住在一人一间的安置房,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肖春生的说法,还得到泗华村村民吴培勋的佐证。
“暴力强拆,逼死人命”
       根据肖春生的回忆,7月31日早上,曾经的邻居来探望肖老太时发现她已经死亡。
       肖春生说,在通知龙桥派出所之后,滨溪片区三期项目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与民警一起将肖老太所在的安置房围住,拒绝家属见遗体最后一面的请求,并直接将遗体运往火葬场。“龙桥派出所对家属称,要想看到遗体必须先来派出所打证明。”
       龙桥派出所一位不愿具名的值班民警8月4日对澎湃新闻称,所长和其他民警都去开会了,肖老太之死是否与强拆有关,派出所当天有无肖春生所说的“抢尸”一事,自己对此并不知情。
       另根据肖春生的说法,肖亚丕死后的第二天(8月1日),其四个儿子和媳妇(二儿子未到场)来到莆田市市政府门前打出横幅抗议,称“泗华村指挥部暴力强拆,逼死人命”。
       肖春生称,家属当天早上7时多来到政府门口拉出横幅,他8时左右来到现场时,家属已经遭到警方驱逐。
       莆田市市委宣传部曾姓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8月1日当天,自己并没有注意到政府门口是否有抗议行为,关于“泗华村的拆迁工作有无违规问题”,该工作人员称“这些情况要去问市信访局”。而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拨打莆田市信访局电话,均无法拨通。
“被拆房屋并无违建记录”
       根据当地城厢新闻网报道,滨溪片区三期改造项目位于龙桥街道泗华村,东至城涵大道泗华安置区,西至孔弯自然村,南至泗华水上公园、北至吴岭山,项目总用地面积477.15亩,涉及拆迁总户数780多户,涉及6个生产小组,拆迁房屋总面积约35万平方米。
       另据5月16日海峡都市报报道,泗华村村民郑先生反映,他家多处老房子处在城厢区滨溪片区三期项目用地范围内,4月底,指挥部在其未签任何协议且不知情的情况下,拆除了家中两处老房子,其中有部分为合法建筑。对此,指挥部回应,当天被拆房屋主要为违章建筑,由于和合法的老房子连在一体,考虑到居住安全,便一起将其拆除。
       报道称,按照滨溪片区三期项目指挥部的安置方案,拆迁户将会补偿每平方米5元的过渡费用。
       肖春生对此表示,当时指挥部确实对拆迁户补贴过每平米5.5元的过渡费,但一直没有落实。而拆迁补偿费一事指挥部从来没有提及。
       肖亚丕的房子是否属于违章建房?肖春生告诉澎湃新闻,肖老太被强拆的房屋有土地使用证明等相关文件,不存在违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