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耕火苑|3个月后,习近平究竟会不会见安倍?

刘迪/日本杏林大学研究生院教授

2014-08-06 16: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8月2日在圣保罗表示,希望APEC期间实现日中首脑会。   IC 资料图

       8月3日《日本经济新闻》驻北京特派员发出一条报道称:“日中两国政府正在调整,以期实现11月北京APEC期间首脑会谈”。该消息说,今后两国外交当局将就首脑会谈展开磋商。8月4日上午,日官房长官菅义伟否认两国外交当局已就首脑会实质磋商。
       媒体APEC中日首脑会问题,议论时日已久。安倍8月2日在圣保罗表示,希望APEC期间实现日中首脑会。2012年底第二次安倍政权建立后,中日首脑迄今没有举行正式会晤。尽管如此,习安两人并非绝对没有接触。查两人会面纪录,得知他们曾在不同场合交谈。例如2013年9月在圣彼得堡G20峰会时,习近平与安倍晋三曾同在一贵宾室,安倍主动上前握手,双方简短交谈。去年10月,印尼APEC期间,习安也握了手。日媒说,除钓鱼岛问题外,安倍其他问题都愿与习谈。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安倍担心,如跟中国谈钓岛,会给世人一个印象,即钓岛是有争议的。日本这种设限做法,中方表示不快。在中国看来,安倍说首脑会晤大门永远敞开,但却不许谈钓岛问题,这很费解。
       目前中日正展开空前的宣传战。乘坐东京地铁、城铁,会发现车内悬挂的新闻类杂志广告,不少杂志标题强烈“反华”。而书店陈列的大量书籍,属于妖魔化中国。日本媒体说中国是“反日国家”,如仿此说法,日本可说是“反华国家”。
       中日关系紧张,首脑不能会晤,这是理性现象,还是非理性现象?这个时代要求国家彼此合作、人民相互交流,这是世界大势。尽管如此,两国首脑无法见面,这又存在理由。尽管如此,但中日贸易如旧,人员交流不减反增,中日重新呈现“政冷经热”。从现实看,首脑不见,并非就一定不理性。两国首脑不见,是有难处,见,则更好。
       今天中日两国,都处在转型期。习近平带领中国,正进行一场深刻的改革,这场改革极其艰巨。改革需要和平、友善的外部环境,但2012年后,中国感到周边形势突变,安全压力增加。2012年后日本对华态度的转变,也印证了中国对日战略转变的判断。这导致中国对日政策回转空间压缩。中国认为,日本充当了域外势力对华施压急先锋。第二次安倍政权建立后,安倍口头上表示“日本永远敞开日中首脑会谈大门”,另一面在对华外交上却展现对决姿态。中方批评安倍言行不一,拒绝其首脑会晤要求。
       目前日本在进行另一转型。战后近70年间,日本仍然对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不服”。 安倍呼吁打破战后体制,代表了相当部分日本人的心声。这些日本人,对于今日日本的国际地位,存在悲情,每年日本政府、国民纪念广岛长崎原子弹受难者,其深层心理复杂,对美国的怨恨并非消散。
       今天中日关系,渗透出强烈的民族主义。这种民族主义,来自该地区近代国民国家建构过程。今年恰值甲午战争120周年,该地区重新挖掘那场战争的历史记忆。在不少日本文学作品中,那场战争是“义战”。战争中形成的国民万众一心气概,至今仍深深嵌入整个民族对“辉煌时代”的记忆。而这场战争,对中国来说是民族耻辱,也是建设国民国家的动力。对于同一场战争,中日两国国民记忆如此不同。今天的中国政府,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重视民意。如何抚平国民历史记忆中的痛伤,才是最要重视的内容。因而,今天的中国对日外交,必须更加反映民意。
       第二次安倍内阁后,安倍一边搞“中国包围网”,一边说首脑会大门永远敞开。这增加了中国对日不信,也让中日首脑会遥遥无期。但安倍也深知,中国是无法逾越的存在。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是当今世界秩序的维护者。安倍深知,打开对华外交,可为日本扩展国际空间。
       7月安倍内阁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支持率骤然下跌,这对安倍长期政权构想是一危险信号。安倍对战后宪政体系的挑战,引起民众普遍不安。战后民主制下成长的主流民众开始发声,拒绝安倍。制止支持率下跌,安倍寄予“奇策”。习安会,在安倍看来,是其增加支持率的有效手段。
       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否认中日双方外交当局已进入首脑会事务磋商,也说明APEC中日首脑会并未铁板钉钉,中日首脑会晤与否,仍有未定之数。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APEC,习安会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