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栏江堰塞湖水位逼近警戒线无法爆破只能导流,排险或需一周

澎湃讯

2014-08-07 1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堰塞湖水位已逼近警戒线,不远处的坡上随时在掉落石头,有媒体报道称牛栏江堰塞湖要采取爆破技术处置

       8月6日,震后第三天。记者和同行搭一辆摩托车,从鲁甸县城到火德红乡,再赶往红石岩水电站。
       架在山梁峭壁上不到7米宽,部分路段只有约5米的青石砖路盘旋而下。在摩托车的后座上,河南媒体同行不时惊呼“我不敢看,心脏不行,太刺激了。”
       这是一条架在山腰上的路线。山下深沟无法一眼望穿,头顶的怪石张牙舞爪,沿途不时有滚石和塌方的痕迹,坐摩托穿经此路,心里总感觉头顶的石头要掉下来,而碎石子会使摩托车轮胎滑出悬崖栽向沟里。
       这一段1个小时的路上,最怕余震袭来,如果余震携裹着滚石,那就无余地可躲。
       尽管之前不断有媒体报道通往牛栏江堰塞湖的通道被打通,实际上这条唯一还能进入堰塞湖的道路仍无法保障正常的通车,而昭巧二级公路在当天17时传来才被打通的消息,但因地势生怕余震和塌方仍无法保障通车。8月7日11时,因滑坡再度中断。
       更糟糕的是,堰塞湖水位已逼近警戒线,有媒体报道称牛栏江堰塞湖要采取爆破技术处置。但处置堰塞湖险情的其中一名部队指挥长告诉记者,“爆破不可取,落下的石头比房子大,炸没用,还会引发其他次生灾情,得以挖槽导流为主,处置堰塞湖需1个月,排险也要10天左右。”        
通道仍无法保障安全通行
       到牛栏江堰塞湖红石岩电站处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昭通市至巧家县的二级公路,另一条是从鲁甸县城到火德红乡再走乡道。
       此前,不断有媒体报道通往堰塞湖的通道被打通。但实际上,8月5日,选择昭巧二级公路试图进入后,当时鲁甸县二级电站处形成的一个小型堰塞湖阻住了去路。
       8月4日,武警战士谢樵,就因余震滚石击中,沉入水底牺牲在此处。该处交通中断,一直由武警水电部队和云南建工等单位抢修。
       8月6日17时,才传来消息昭巧二级公路全线打通,但因地势原因,余震携裹着滚石不断,生怕雨天再发生塌方,仍无法保证安全正常通车。
       记者获悉,8月7日11时许,此路甘家寨再度发生严重垮塌事故,交通再一次中断,有村民被埋。
       8月6日清早,有媒体搭乘一辆摩托车从火德红乡进入。此条线路只容许抢修的军车通过,连摩托车都不许进入,记者不得不徒步半个小时,随后有当地人帮忙用他们的摩托车将我俩载进去。
       行至半山腰时,山下对面的红石岩山近半个山体滑落,露出的山体皮肤格外显眼。好在山巅上的房舍都没有倒塌,只是裂开了缝子。
       七拐八弯,摩托车上颠簸了约1个小时,难受倒是其次,但心里真是一种煎熬。头顶张牙舞爪悬着的吊石和土方、路面裂缝、灌木丛上的滚石痕迹、堆成小山的道牙石、砸歪的树干沿途随时可见。而路面上的碎石子总使心里咯噔咯噔,担心摩托车车胎滑出没有路边护栏的悬崖。这1个小时最怕余震袭来。
       跟昭巧二级公路时不时堵瘫痪的境况截然不同,这条原本就勉强容单车通过的乡道,沿途除了偶尔有武警部队的抢修车,少有行人。        

部队冲锋舟进入堰塞湖水坝。

堰塞湖水位已逼近警戒线

       山下的李家山村紧挨着红石岩水电站,堰塞湖就像是一个天然的水库,镶嵌在这两山夹一沟的山底。
       村民张登帆家在李家山村委会红石岩社。以每日近2米上涨的堰塞湖水面距他家不足100米。从1米高的台阶上跳下来,这个59岁头发花白的男子,就像是一个年富力壮的小伙子。
       8月3日地震发生时,在家后山上摘花椒的张登帆和滚石赛跑,奔回家中,“我跑的快,自己顾不上,家中3个孙子在看电视。”
       张登帆和他的儿子张国从等人回忆,地震时红石岩山上滚落碎石,磨盘大的石头往下飞,使得跑到山底温泉小广场的人们无法一时逃出。
       其实这里是天生桥风景区的一部分。张登帆所在的红石岩村小组,山下还有一个鲁甸县县政府曾经开发的温泉,一到周末,各地的游客便到此泡澡,“鲁甸的,巧家的,昭通市的也来,放假时人来的就多。”张登帆父子说。
       地震发生当天,张登帆目睹了滚石砸毁了停在山下的近30辆轿车,“那些都是来洗澡的,人都没跑出来。”
       地震发生后约1小时,他再度爬上家旁边的一处山巅,向下看是否还有人被困时,发现通往牛栏江的一条深约2米的河沟里有一辆摩托车。跑下山时才知道,这是孙子的摩托车。
       当时,他孙子骑着摩托车载着8岁的妹子去温泉旁买作业本,返回的路上发生地震,滚石将摩托车打翻,孙子和摩托车掉入河沟,孙女在路侧已当场死亡。随后,他们用担架将孙子抬出,后被车送到昭通市医院。8月5日,下葬了孙女。
       滑落的山体,在摧毁村庄、葬送生命的同时,阻拦了牛栏江的河道。现场处置的武警水电部队指挥长告诉我们,塌方的山体经检测有1200万立方,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水坝。
       河水在一夜间暴涨10米。原本温泉距离牛栏江还有近500米距离,但此时已全然不见,温泉和村庄被湖水覆盖,水面上只露出一个太阳能热水器和一棵树的树梢,“温泉这儿我们总共49户,水位上涨淹了41户村民。”张国从说。
       张登帆称,活着的人后来跑出来,被压住受伤的、死去的,至今都没有上来,其中数十头羊、猪也被埋。
       不断上涨的堰塞湖水位目前已达1223米,距离警戒线差38米。经专家水纹检测后估算,堰塞湖实际库容已经达到3000多万立方米,超过正常库容的50多倍,严重威胁下游的村庄和水电站。        

部队官兵将炸药运至堰塞湖更高处。

处置堰塞湖以导流为主

       为排除堰塞湖险情,国家防总、水利部、云南省委省政府等相关部门组织成立处置险情指挥部,并转移了下游受影响群众4200多人。
       8月6日,武警交通部队保障开路,武警水电部队、13集团军工兵团等在此的4个部队,准备搭浮桥,用冲锋舟将装载机、挖掘机等设备运入堰塞湖水坝。
       随后,记者搭乘部队的冲锋舟进入堰塞湖水坝时,遇到了8月5日晚上被困在里边的25名官兵。
       据官兵们称,水坝位置处埋了50余人,道路被封无法救援,而水位也一直不断上涨。8月5日当晚,他们进入水坝位置准备装炸药时,发生余震和塌方,道路被封死,将他们困在里边,不得不在里边过夜。
       现场处置险情的部队指挥长告诉记者,由于塌方的面积大,土方达1200多万立方,而飞下的石头足有屋子大小,无法直接采用爆破技术排险情。
       现场抢险指挥官也说,上级给他们1个月时间处置堰塞湖,但他们有自己的办法,在7到10天之内将处理险情。
       这天,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戚建国在查看武警水电部队处置现场时,也要求:3天之内使现有处理堰塞湖的工作初见成效,5天之内初步排除堰塞湖带来的威胁。
       处置现场的指挥长告诉记者,因道路被封中断,无法直接进入,目前由水电部队搭浮桥,横渡水面,向水坝运送机器设备,“水量大,石头太大爆破几个点根本没用,用机器挖8米深、700米长的一个水槽,让湖水慢慢流,以导流为主,估计至少要到12号,(8月12日处理完)。”
       虽然牛栏江堰塞湖的规模比汶川地震时的唐家山堰塞湖小了5至6倍,但处置现场指挥长说,唐家山堰塞湖水坝多以土方为主,但此次地震牛栏江堰塞湖水坝多以石块为主,道路又被封死,增加了处置难度。
       昭通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专职副指挥长也告诉记者,牛栏江堰塞湖受到中央重视,由当初处置了汶川地震唐家山堰塞湖的国家防总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刘宁率队指导排险处置工作。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地震,堰塞湖,导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