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报告〡头号威胁:“萨拉菲吉哈德运动”的演化史①

Seth G. Jones

2014-08-07 16: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兰德公司统计显示,2010年以来,“基地”和其他萨拉非吉哈德组织(注:jihad,阿拉伯语是“斗争”的意思,有译作圣战,但容易引起歧义。本文都译作“吉哈德”)的数量增长了58%,战斗人数翻倍,“基地”分支发动的袭击翻了三倍。2014年,崛起于叙利亚内战的“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在伊拉克攻城略地,并宣布建国,称“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萨拉非吉哈德团体,是指武装逊尼派伊斯兰主义的一股特殊的力量。判断一个组织是否萨拉非吉哈德团体,有两个标准:①是否强调回归纯洁的伊斯兰;②是否相信暴力的吉哈德是一种个人义务(fard’ayn)。兰德报告梳理了“基地”和其他萨拉非吉哈德组织的演进及其对美国政策的启示。报告供美国国防部办公室参考,可公开。以下是第二和第三章。有删节
       
2014年,ISIS在伊拉克攻城略地。
       
第二章 分散性运动

       2013年5月,“基地”领导人艾曼•扎瓦赫里(Ayman al-Zawahiri)向“伊拉克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领袖Abu Bakr Al-Baghdadi以及“胜利战线”(Jabhat al-Nusrah)领袖Abu Muhammad al-Jawlani发了一封简短的信件。扎瓦赫里的目标非常直接——解决两位领袖在指挥与控制权上日益升级的冲突。Jawlani希望他的组织能成为独立的“基地”成员,直接向巴基斯坦核心“基地”组织汇报。Baghdadi则希望继续保留对“胜利战线”的领导权。
       冲突的根源可以追溯到2011年。由于叙利亚国内发生叛乱,2011年,Baghdadi将Jawlani和其他成员派至叙利亚协助反对派颠覆执政当局。正如Jawlani回忆,Baghdadi“批准了我们的计划,支持受到迫害的叙利亚al-Sham,提供我们资金……以及支援一批人手。”但随着时间推移,Jawlani的“胜利战线”日益强大,不但能够自给自足,还在波斯湾和大叙利亚地区确立了自己的资金捐献来源,发展起成熟的制造炸弹能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战士”。
       
叙利亚内战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
       
       受到“胜利战线”日益壮大的威胁,Baghdadi开始尝试严格控制这一组织。2013年4月,他公开宣称:“现在是时候向大叙利亚和全世界人民宣布,‘胜利战线’只不过是‘伊拉克伊斯兰国’的分支机构,是后者的一部分。”他又进一步澄清了这句话的含义:“我们以安拉的名义宣布,‘伊拉克伊斯兰国’和‘胜利战线’这两个名字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Jawlani拒绝了。他坚决反对ISIS的指挥与控制,并愤怒地回击道:“从未有人就这一宣言征求过我们的意见,或是知会我们。”接着他宣誓直接效忠于“基地”领导人艾曼•扎瓦赫里。
       Jawlani的回应显然经过精心策划,目的是向“基地”领袖和Bagadadi表明,“胜利战线”的指挥权直接由巴基斯坦核心“基地”管。接下来一个月中,“胜利战线”和ISIS领导人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迫使扎瓦赫里不得不介入之中。
       扎瓦赫里写了封信,在信中他感谢冲突双方坚定不移地为“基地”做贡献,但也表达了沮丧之情,“遗憾的是,我们从媒体那里听说了争端”。他解释说自己已经耐心地听取了双方诉求,同巴基斯坦“基地”领导人进行了协商,并做出决定。扎瓦赫里支持Jawlani,宣布“胜利战线”是“基地”的独立实体,在其总指挥下。随后,扎瓦赫里任命Abu Khalid al-Suri为双方调停人(他之后被杀)。
       Bagadadi拒绝了扎瓦赫里,认为其决定“有悖于伊斯兰教法(shari’a)”。他发誓说,“只要我们一息尚存,‘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就会存在。”2014年1月,扎瓦赫里再次敦促叙利亚的两大“基地”分支结束派系之战,但是见效甚微。2月,扎瓦赫里的调停努力失败,他将ISIS开除出“基地”组织。
       
ISIS领导人Abu Bakr Al-Baghdadi,2014年因违抗核心“基地”裁决而遭开除。
       
       上述争议凸显了“基地”组织势力范围的变迁,尤其是从2011年开始扩散至叙利亚;它还显示出核心“基地”在处理分支间矛盾的力不从心。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提出几个问题:“基地”和其他萨拉菲吉哈德运动究竟是什么关系,如何构架?它们的目标是什么?其构架和目标如何随时间变化而演变?
发散性结构
       在“基地”的头15年里,本•拉丹打造了一个相对层次分明的组织结构。其内部文件显示,组织成员有就业合同——其中具体说明了休假政策、不同职位的职责和角色,还有专门安全委员会发布的安全通知,以及参加训练营成员的标准化问卷调查。
       “基地”由一个咨询理事会和几个委员会(包括军事、媒体、金融和宗教等方面)组成。咨询理事会手握重权并担任本•拉丹的智囊团,而本•拉丹也是他们的酋长。除了这一中心机构,“基地”和本•拉丹所发动的广泛运动也有一定程度的分权。1998年2月一份由本•拉丹签署的宗教裁决(fatawa)也下达了到“埃及伊斯兰圣战组织”、“巴基斯坦伊斯兰促进会”这样的组织那里,他们发誓要“在一切可能的国家杀死美国人和他们的同盟军…… ”但是随着“塔利班”倒台,“基地”在阿富汗失势,这一运动开始走向分散。
       
“胜利战线”里年轻的恐怖分子。
       
       目前的萨拉菲吉哈德大致可以分四层:核心“基地”、分支“基地”组织、其他萨拉菲吉哈德团体,以及被动员的个人与网络。
       核心“基地”组织包括组织领导人,绝大多数以巴基斯坦为大本营。“基地”领导人把这一地区称为科拉善(Khurasan),历史上是指包含波斯、中亚、阿富汗和倭马亚王朝和阿拔斯王朝的巴基斯坦部分北部地区。核心“基地”由艾曼•扎瓦赫里领导,背后则得到了Abdullah al-Shami等人的支持。核心“基地”中依然有一些美国人,比如al-Shami和Adam Gadahn,以及曾经在美国居住的成员,比如Adnan el Shukrijumah。
       “基地”高层保留了对分支的部分监管权,在必要的时候会对分支间的争端做出裁决或是指导。但扎瓦赫里却未能成功调和ISIS和“胜利战线”之间的矛盾,这显示了其局限性。2013年7月,扎瓦赫里做出了史无前例的一项举动,任命“基地”在阿拉伯半岛的酋长Nasir al-Wuhayshi为其副手,提升了也门对核心“基地”的重要性。
       第二层包括成为“基地”正式分支的团体。“分支”领导人宣誓效忠于“基地”领导人并为后者所正式接纳,这是这一层区别于其他萨拉菲吉哈德团体之所在。“基地”的分支包括在也门的“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索马里的“青年党”、阿尔及利亚及邻国的“伊斯兰马格利布基地组织”,以及叙利亚的“胜利战线”。所有这些分支都是在过去10年里成立的——“伊斯兰马格利布基地”组建于2006年,“阿拉伯半岛基地”为2009年,“青年党”2012年,“胜利战线”2013年。如前文所述,核心“基地”于2014年1月正式开除“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
       

       再外面一层是其他萨拉菲吉哈德团体。它们有些同“基地”有直接联系,但是并非“基地”所创建,也不是正式成员,其领导人并未宣誓效忠于核心“基地”。这些团体相对独立,有自己的目标,但是当利益一致时,也会与“基地”合作执行某些行动,或者接受其训练。
       这一层级的萨拉菲吉哈德团体大量存在,散布在非洲(如“利比亚伊斯兰教法虔信者组织”、“宗教支持者运动”)、亚洲(如“伊斯兰祈祷团”、“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中东(如“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和“泽亚德加拉之营”)以及高加索(如“高加索酋长国”)。
       最外围的是被鼓动的个人及网络,它们与核心“基地”直接接触,几乎没有任何组织结构可言,但是受到“基地”事业的鼓舞,为穆斯林在阿富汗、车臣、巴勒斯坦及其他国家受到的“压迫”感到愤怒。他们的动力来自于对西方和穆斯林世界当政者的仇恨。由于没有组织,这些个人和网络比较业余,但是偶尔也能造成致命影响。如2009年11月19日,Nidal Malik Hasan走进德州福德胡特的士兵准备中心,这里是士兵在派遣前后的训练场所。他低下头,过了几秒钟后挺起身来开始开枪,同时叫喊“真主最伟大!”Hasan一共枪杀13人(绝大多数是士兵),击伤了43人。
***
本文原题“A Persistent Threat: The Evolution of al Qa'ida and Other Salafi Jihadists”201463日刊发于兰德公司网站,作者Seth G. Jones是兰德公司国际安全与防务政策中心主任。余叶编译。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恐怖主义,基地组织,东突,萨拉菲吉哈德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