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军阀马步芳之子马继援——民国公子将军1

胡博

2014-08-11 10: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马继援(1921—2012),马步芳长子,回族,字少香。马步芳很崇拜汉将马援,故为儿子起名马继援,意为继承马援。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牵动起众多国人及海外华侨的心。一时间,社会各界的援助都络绎不绝地送至灾区,为灾民的救助及灾区的重建献出一份爱心。在众多感人的捐献事迹之中,《民族日报》2008年7月2日的一条报道引起了笔者的注意,这条报道的标题是《让爱温暖人间》,当中有这样一段话:“远在沙特的台胞华侨马继援先生得知地震灾情后,牵挂不已,很快向家乡汇来5000美元,以转达对灾区人民的问候。”
       那么,马继援是何许人也呢?熟悉中国近代史的朋友们可能会有所耳闻,他是民国时期常年割据青海的军阀——马步芳的独子,也是指挥青马部队在陇东地区与彭德怀第一野战军鏖战达三年之久的一名国军悍将。
高中生成为现役军官
       马继援,生于1921年1月18日,甘肃河州(今临夏)人,字少香。作为青海军阀马步芳的唯一继承人,马步芳是极其注重培养这个儿子的。当马继援到了可以接受启蒙教育的时候,马步芳就重金聘请名师施教。到了马继援12岁的时候,又送入为回族子弟专设的青海省回族促进会附设第一中学继续学业。
       由于附中只设有初中教育,学生毕业后要么选择谋生,要么升入其他设有高中部的学校继续学业。马步芳不愿意让儿子进入汉人的学校,干脆在1936年马继援即将毕业的时候出资延请名师,在附中内增设了高中部,并将校名变更为“青海回教教育促进会立高级中学”,以便让马继援能继续在这所学校里学习。
西北军阀马步芳

       为了培养儿子的继承人资格,马步芳又在这所高中内增加了军事课程,对学生讲授《步兵操典》及其他军事知识,这使马继援有了成为一名军人的基础。此外,马步芳为了培养儿子在军队中的资历,还向南京的军政部报请任命马继援为青海省南部警备司令部的上校参谋长。
       马继援名为参谋长,但实际上只是挂名,他本人还是在高中里继续学业。但如此与理不符的任命,在中央兼顾与地方军阀关系的准则下,竟然得到了批准,并且正式授予马继援以陆军步兵少尉的官位。这位既没有经历过行伍锻炼、也没有接受过军校培训的高中生,就这样成了国家军队中的一名官位为少尉、职衔为上校的现役军官,实在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奇闻。后来马步芳保送儿子进入位于洛阳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官训练班学习,这才算是给马继援补上了一个军校学历。
子承父业接掌第82军
       1937年7月,马继援在抗战全面爆发的时候毕业了。他的第一个正式军职是自然是前往那个已经挂名两年的青海省南部边区警备司令部,向他的老爸——兼任警备司令的马步芳报道。一年后,马步芳成立了一个军官训练团,调马继援担任这个训练团第1期的第2大队上校大队长。马步芳此举,显然是为儿子培养他自己应有的团队,马继援自然清楚老爸的意图,也就在第2大队中挑选人才,以期在今后的戎马生涯中,以这层师生关系来巩固并壮大自己的团体。
       到了1939年,马继援已经有了参谋经历和教官经历了,那么接下来一步就是完善他的队职经历。为此,马步芳在第82军中私自成立了一个骑兵第3旅,并且任命马继援为该旅少将旅长。这一年,他才19岁,是国军中年纪最轻的将军。那么,如此年轻的将军能指挥部队上阵杀敌吗?恐怕马步芳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骑兵第3旅全旅上下不到50人,这仅仅是他用来完善儿子履历的一道“手续”而已,毕竟在不久的将来,马步芳赖以起家的部队——第82军的指挥权,是要交给这个宝贝儿子的。而任命一名军长,必须要经过军政部的批准,这可不是马步芳能说了算的。那么马继援的履历越好看,接任第82军军长的可能性自然就更大了。
       1941年3月,马继援升任第82军少将副军长。当时军长的职务虽然还是由马步芳兼任,但实际上马爸爸已经专注于第40集团军整体的指挥事宜,至于82军事务,若非特大事件,概由儿子来管。于是在1943年3月,马继援又当上了82军代理军长,又过了一年,即1944年3月11日,马继援经过军政部的批准,正式接掌第82军。子承父业,算是名正言顺了。
       马步芳培养儿子在军界基础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安排起儿子的政治前途。1939年4月,在青海省参议会的选举中,马步芳动用权力和关系,成功让马继援当选为参议会的秘书长,此后又以青海省政府主席的权力,增补马继援为省府委员。不仅如此,中央在青海成立的三青团青海支团,也在马步芳的干涉之下,使马继援进入了干事会,并最终在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让儿子当上了干事长。就这样,马继援在1945年抗战胜利之时,已经成为了一名党政军三界的多面手了。
与汉族女子成婚,增编汽车兵连
       要说马继援的仕途坦荡,也并非全是依靠老爸的照顾,毕竟他自己也是有着真才实学的。马继援很能接受西方文化,并且在全家反对以及违反伊斯兰教义的情况下,选择与汉族妇女成婚。对此,马步芳这个坚定的伊斯兰教信徒虽然坚决反对,但终究拗不过自己的宝贝儿子,勉强同意了这桩婚事。
       马继援不仅读完了高中,也接受过初级军官的养成教育。到1944年的时候,还去陆军大学将官班镀了一层金。马继援崇拜希特勒,推崇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为此,他在1940年专门写了一本《我的军事思考》。尤其是他在陆军大学毕业之后,认识到自己的旧式军队并经不能完全适应现代化战争的需要,便打算去改造这支部队。在他的提议下,第82军增编了一个汽车兵连,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山地补给困难的缺点。要知道,在西北数省中,除了胡宗南的中央军之外,各路军阀部队,就只有82军解决了这一问题,其他各部到1949年为止,依然依靠人力输送。
蒋介石与马氏父子的合影。

       内战爆发之初,马继援奉命指挥第82军(当时称整编第82师)对陇东地区的解放军发起进攻。由于马继援从来没有指挥过作战,军中那些一辈子撕杀的老将都不相信这位初出茅庐且未经实战的“小太子”能有什么好水平。但马继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确实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官。他在指挥作战时头脑清晰,且下令果断,充分利用骑兵的机动以及熟悉地形的优点,只经过20多天的作战,就将陇东地区的解放军压迫到子午岭山区,稳定了陇东局势。
       马继援首战告捷,不仅引起了友军的重视,也使解放军抽调一个纵队的兵力翻越子午岭,准备对驻防合水的整82师所属一个重兵器营和一个保安团实施进攻,还以颜色。只可惜这次势在必得的进攻,又被马继援极其冷静的调动三路援军而化解。
       马继援又胜了!这不仅使青马老将们对其信服,也使西北行辕的中央军高级将领们对其刮目相看起来。这一战绩,还被报纸以《扬威陇东的马继援》予以报道。马继援也随之闻名全国。国民政府为此,还特地颁发四等云麾勋章、四等宝鼎勋章,以及忠勇勋章给他。真是虎父无犬子!马步芳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
       马继援的胜利,对于陇东地区的战局起着很大作用,但是对于西北的整体战局而言,显得微不足道。两年之后,解放军由被动转为主动,对西北地区发动了反攻。对此,马继援只得率领82军退回老巢兰州,另寻战机。
晚年移居沙特阿拉伯麦加
       不过马继援这辈子都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在西北解放军压倒性优势的攻击下,胡宗南的中央军主力已经败退西南,整个西北地区除了新疆驻军之外,只剩下马家军的几路残兵败将,这其中主要以马步芳的青马,以及马鸿逵和马鸿宾的宁马为主。
       对于是战是和,马继援属于主战派之一。这一方面固然和他不能接受共产主义有很大关系,另一方面也和他同解放军数年交战、结有血仇有关。而马鸿逵虽然主战,但却与青马貌和神离,马鸿宾更是准备起义了。就这样,在马家父子的主战之下,马步芳这一系的部队,全都走上了灭亡之路。
       1949年5月,马继援担任青海兵团司令官,全盘接手父亲的部队,他准备以82军、129军和新编骑兵军为基础,在兰州打解放军一个攻坚战。三个月后,马步芳更是将西北军政的指挥大权交由儿子代理。这一年,马继援才29岁,集西北党政军大权与一身,成为他一身戎马生涯的巅峰。
       只可惜,这些荣耀并没有持续多久。面对解放军的凌厉攻势,马继援由一开始的狂妄歼敌,转变为力不从心了。兰州一役,青马精锐损失殆尽。马继援见已无法挽回局势,只得遵从父命于9月2日乘坐飞机撤往广州,后又随父亲避居埃及。见到主子跑路,青马的残兵败将们也就纷纷选择投诚,以保余身。
       从1950年开始,马继援以军人的身份前往台湾报到,随后被国防部送入三军联合大学学习,继又进入国防研究院深造。这时的马继援虽然仍是一名军人,但仅仅是空挂国防部中将参议的虚名,再也不复当年之勇了。马继援黯然退役之后,选择移居沙特阿拉伯麦加,于2012年2月27日在吉达病逝。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步芳,马继援,回族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