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解读:中央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的政治深意

澎湃讯

2014-08-20 09: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77年8月,邓小平在十一大上讲话。

        【编者按】
        2014年8月22日,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纪念日。目前,官方纪念活动,从中央到地方均已陆续展开。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发布文章解读中央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的政治深意。
        文章称,当年苏联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全盘批判,引发了苏联的内部分裂,对中共来说,这是前车之鉴。因此,涉及历史人物的评价,就异常敏感。
        文章认为,习近平上任后,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积累下来的层层矛盾,还有庞大的利益集团,更急切的还有意识形态领域对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争议。争议的核心,就是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个历史人物的评价问题。
        以下是原文。

        8月8日,《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正式登陆央视荧幕。这部电视剧走出了原先纪录片的套路,更为真实地还原了邓小平在1976年到1984年间的生活,包括对一些敏感政治人物的“脱敏”,比如宣布抓捕四人帮的华国锋,还有据说之后也会出现的胡耀邦。
       该剧以戏剧化的方式反映了1976年粉碎四人帮的场景:一辆军用卡车停在中南海西门,8341部队的士兵冒雨出动,执行秘密的抓捕任务。怀仁堂里,则是两个人影在密商。深夜,西山某处所,大雨磅礴,士兵一动不动地站岗,黑色轿车鱼贯而入。华国锋宣布,粉碎四人帮。
       这些过去只存在于历史书中的情景,第一次被搬上了荧幕,并给予了戏剧化的处理。
       邓小平的政治生命在1976年改变。中央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也随着这部连续剧的上映而拉开序幕。
       侠客岛注意到,这部电视剧的总顾问是冷溶和王东明。二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今年61岁的冷溶,是1978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批大学生。在当年的高考中,冷溶考进了北京大学哲学系,在那里完成了人生的蜕变。
       比冷溶小三岁的王东明同样是正部级,却比冷溶还早一年进入辽宁大学,和李克强总理同一批进的大学。他和冷溶的共同点,在于专业都是哲学。
       之所以他们二位能成为这部剧的总顾问,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
       从进入中央文献研究室那天起,冷溶就跟邓小平结下了不解之缘——从1983年到1995年的12年时间里,他一直在“邓小平研究组”工作,从普通编辑,一直干到改组副组长兼著作小组组长(副局级)。可以说,没有谁比现在担任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中共文献研究会会长的冷溶对邓小平有更深入的研究了。而目前担任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王东明,任职地则是邓小平的老家——四川。
       一个“骨灰级专家”,一个“家乡省份一把手”,这样的总顾问队伍,是惯例,也是高配。
       而这部戏的总导演吴子牛,不仅籍贯在四川,而且也是1978年考入北影导演系,从此从一个上山下乡的知青,走上了导演的道路,拍出《天下粮仓》和《大明天下》、《贞观长歌》等知名剧目。上映前,他把这部片子比做“一部50后、60后的《致青春》”。
       两个总顾问,一个导演,共同的地方或许就是,邓小平都曾深刻地改变过他们的人生。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纪念“改革者”邓小平?
       如果以时间的长度和出现的频率对比,历史上以“改革”著称的人不算多。战国时的商鞅、吴起,一跃而至宋代的范仲淹、王安石,再跃已是明代的张居正和清代的洋务派以及戊戌变法——“异代不同时”,但人物的命运却约略相似。在中国传统的史书里,“祖宗成法”是最高的政治正确,因此,“改革”的人,往往评价都不甚高,甚至非议颇多。
       然而,从清代被敲开国门之时,“改革”,就成了中国一成不变的主话题。从晚清的革命到解放战争,从三大改造直至改革开放,贯穿于其中的主命题都是“变”——在这个“前所未有之大变局”的世纪,“改革”,一方面是改,一方面是革,逐渐成了一项绝对正确的政治话语和旗帜,一直至今。从这个意义上,也是“放眼二十四史,变革未如今日”。
       如何评价历史人物,始终是中共政治生活中的重要议题。当年苏联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全盘批判,引发了苏联的内部分裂,对中共来说,这是前车之鉴。因此,涉及历史人物的评价,就异常敏感。
       比如毛泽东,虽然对中央来说,去年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也是异常隆重,但是在民间,这位共和国的缔造者因为晚年的错误,也招致了不少质疑。而对于邓小平,疑义就少得多,少数人将改革开放引发的种种腐败、社会矛盾归咎于邓,这当然是不合理的。从历史的演进看,改革开放是中国发展历程中的重大转折,虽然产生了不少新问题,但终究会在继续改革中得以化解。如果说邓小平有什么理论体系的话,改革开放就提供了一个开放的探索思路,只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任何的探索都是值得欢迎的。这就是邓小平开放的理论体系,也给后人的改革,提供了无限可能。
       这也是邓小平留给后人最大的财富。
       70年代末,邓小平主导的真理和实践大讨论,解开了思想界的束缚,给改革拓开一条生路。90年代初,当全社会依然纠结于姓社姓资的时候,邓小平南巡讲话,再一次以开放的哲学呼吁人们放弃对姓社姓资的无谓争议,一心一意谋发展,让意识形态的争议,在发展中探索求证。这两次转折点,邓小平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习近平上任后,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积累下来的层层矛盾,还有庞大的利益集团,更急切的还有意识形态领域对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争议。尤其在知识界和民间舆论场中,或者借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或者借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争议的核心,就是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个历史人物的评价问题。
       所以,习近平履新不到一个月,就去了改革开放前沿——广东,并向邓小平铜像敬献花篮,已经明确表明了继续改革开放的决心。因为,三十年的实践证明,改革是最大的政治正确。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全面深改的系统工程,几乎可以看做是改革开放继90年代初之后的再出发。
       但同时,中央在去年也隆重纪念了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给这位共产党和共和国的缔造者应有的尊重,也是对现政权合法性的宣誓。中共绝不会蠢到像赫鲁晓夫一样,因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而动摇执政的根本。
       这是习近平的历史智慧。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小平诞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