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第三、四集剧情精要:徘徊的冬天

澎湃新闻记者 蒋曦 整理

2014-08-12 15: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从8月8日晚起,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央视一套晚8点黄金时段播出。
       澎湃新闻记者整理了其中的部分剧情,共同缅怀邓小平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在历史转折时刻的决断与智慧。
       以下为8月11日晚第三、四集剧情精要。
人们最爱的佐酒菜还是螃蟹,互相寒暄的时候,都会会心一笑。
       
       白色的鸽子飞过北京城灰色的上空,城内寻常四合小院的矮墙上依旧贴着“打倒xxx反党集团”的口号,只不过“xxx”被换成了“四人帮”。
       可老百姓高兴,人们最爱的佐酒菜和过去一样是螃蟹,只是互相寒暄的时候,看着对方手里提溜着一串张牙舞爪的螃蟹,都会会心一笑。
       “这国家有大喜事,各家的小喜事也就差不多了。”
       “吃螃蟹也有讲究,三公一母,看那张牙舞爪的样子,怎么个吃法哟?”
       “怎么还批邓,现在大家都希望小平同志出来工作,不但应该出来,而且应该管大事!国家现在困难重重,亟须小平同志出来工作,‘四人帮’都粉碎了,还说‘四五运动’是反革命事件,还批邓,我认为中央的宣传口径有问题。”
       老百姓的感情总是直接的。
       
       1976年10月10日,北京宽街,邓小平住所。
       进门口多了个书报架,四份报纸自上而下码着,主人翻阅后的折痕清晰可见。
       邓小平正在书房里写信:“华主席,党中央,最近这场野心家、阴谋家篡党夺权的斗争,是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之后,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紧接着发生的,以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战胜了这批坏蛋,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我同全国人民一样,对这个伟大斗争的胜利,由衷地感到万分喜悦。”
       信写完了,邓小平对中办秘书局副局长刘鑫说:“麻烦把这封信交给汪东兴同志,让他转交给华主席和党中央。”
       
       1976年12月7日,邓小平突发疾病。
       军车停在宽街邓小平住所门前,五名戴着军帽的医生匆匆入内,还带着担架。
       一家人在忐忑担忧着,妻子卓琳和长子邓朴方守候在邓小平床前。
       医生轻声走出邓小平的房间,对卓琳说:首长患的是前列腺炎,严重的尿潴留,应该马上住院治疗。
       “这可不行,“负责邓小平警卫工作的刘鑫制止了医生的建议,”小平同志身份特殊,不能公开露面,就在这里治疗。”
       面对邓家人的目光,刘鑫低了低头,但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态度,接着对医生说:“包括您来这里,都是要保密的,回去也不能和任何人说。”
       几天后,宽街,邓小平住所。
       “妈,几天过去,爸的病情还是不见好转,我们几个只能做一些临时性护理,这样一直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妈……”
       卓琳:“得让叶帅知道。”
       
       1976年,12月10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住院部。
       刘鑫停住了脚步,回头对一队警卫员说:整个楼层都腾空,西侧楼门要上锁,东侧楼梯口要有人站岗,外面的人,一律不准进。
       301医院,住院部值班室。
       一名穿着整齐中山装的男子大步走入。刘鑫起身握住了男子的手,向大家介绍:这位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叶帅亲点的。
       刘鑫接着说:“吴医生,医疗方面的事,都有您做主,但是病人的身份比较特殊,叶帅指示,要精心护理、精心治疗、严格保密,注意安全。”刘鑫掰着手指说完这几点,像是传达完了领导吩咐后,终于轻松了一些,将双手笼进了军大衣的袖子里。
       但他没有说完,“我需要给参加这次治疗的同志们明确几条纪律。小平同志目前还处在政治隔离状态,住院,也不能接触外界,各位在这里工作的情况,一律不准向外界透露。跟家人、同事也不准说。“
       1976年12月16日。
       邓小平被推进了手术室。
       吴阶平:首长,麻醉的时间到了,这次麻醉的方案,是局部麻醉。
       邓小平:我知道。
       医生:首长,待会可能有点疼,要不要给您加点镇静剂?
       邓小平:不用了。
       吴阶平:首长,不妨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邓小平:好。吴院长,我听说,现在有一种机器,说是病人在动手术的时候,能在电视里头看到情况。
       吴阶平:是可以,但是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技术啊。
       ……
       吴阶平:首长,手术非常成功,感觉如何?
       邓小平:谢谢你,感觉很好,而且,刚才我还做了个梦,就是梦到娃娃,见到父母那些事情哦。哈哈。
       
       大雪盖住了北京城。
       中央恢复了邓小平看文件的权利,叶剑英让秘书给邓小平送来了《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罪证(材料之一)》。
       邓小平指着封面对妻子卓琳说:“何须之二、之三呢?就凭这个就完全可以定他们的罪了。”
       “谁说不让看啦,我就是来看他的。“闯进来的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余秋里。这位红军长征时将一条手臂丢在乌蒙山区的百战元勋,是第一位来看邓小平的中央领导。
       余秋里自己打开了房门,弯着腰快步走向邓小平。
       邓小平: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看得出,你的精气神还蛮好。
       余秋里:小平同志,你鬼门关前都已经过了,我比你年轻,不想那么早去见马克思。
       卓琳笑了,说:老余啊,我们真的是很久都没有见过老朋友了。
       余秋里:我这不是来看你们了吗,你们等着吧,后面的人啊,会越来越多。
       
       301医院里,吴阶平和邓小平的秘书王瑞林并排走着。
       吴阶平:这两天啊,这里真是车水马龙。
       王秘书:是啊,自打徐帅(徐向前)和聂帅(聂荣臻)来了之后,就算开了禁,大家都要来,拦都拦不住。
       吴阶平:人心所向。只要小平同志身体没问题,那就多见见。我这儿没问题,放行。
       不下雪的冬夜,四合院里,两个头花花白的中年男人在对酌。
       “四人帮粉碎到现在快有三个月了吧,按说这罪魁祸首都抓起来了,你方方面面都应该有所好转,别的不说,你说你现在的境况怎么样?”
       “我还是反动学术权威,继续扫我的厕所。”
       “就是啊,我依然还是走资派,只是不用批斗了,但没人理我。”
       “让我扫厕所我没意见,这也是为人民服务,可是这国家要实现现代化,没有人研究经济规律怎么行?蛮干的教训还少吗?我本来以为这次能够派上点用场,可是没想到,到现在还是死水一潭,我真的是等不了了。”
       “我比你还着急,我说心里话,我真的想小平同志,我敢说,只有他出来,才能找到治国的新办法。”
       “你说的对,七五年我就看出来了,总理走了之后,治国,没有能比得上邓小平的。可是这邓大人还能出的来吗?”
       “怎么出不来,全国老百姓都盼着呢,中央能不知道?”
       “我看未必,你看这都年底了,这广播啊、报纸啊,整版整版地还在继续批邓。“
       “我算是邓大人的老部下了,现在他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
       “这是我关于对外开放和加速国家教育科技发展的一些建议,如果可能,请你交给小平同志。”
       “我就知道,你不会专心扫厕所的。”
       “位卑,未敢忘忧国。”

       301医院,邓小平病房。
       女儿毛毛走向正在会客的邓小平,悄声说:叶帅派人来了,这事,医院和专家组都不知道。
       妻子卓琳提醒小平:还是打个电话跟叶帅核实一下吧。
       邓小平摆了摆手,说:不必了,叶帅这个人,做事一向谨慎,不会出差错的。卓琳啊,我看你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我相信,过去那种担心的日子,不会再来了。
        
       北京西郊玉泉山叶帅住所。
       冬雪还没有融化,还在松柏的枝头覆盖着,世界是黑白的,但人们扫出了一条路来。
       小平的车到了。
       小平走进长长的俄国式走廊,身着毛衣的叶剑英迎了上来,来了一个长时间的拥抱,的确,这两位先后赴苏联中山大学学习的师兄弟,有段时间没见面了。
       叶剑英、邓小平促膝而谈。
       叶剑英感慨:宵小易擒,治国艰难,折腾十年了,积重难返。现在已是困难重重,小平同志,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可能再度出山呐。
       邓小平若有所思: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是在家颐养天年,还是出来工作,困扰一时,我想来想去,还是那句话,听中央安排吧。
       叶剑英看着邓小平的眼睛,笑了。
       他指着邓小平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这个态度,这下我就放心了。
       邓小平:叶帅,这件事,牵涉很多,而且问题很复杂,你,就不要太为难了。
       叶剑英:说实话,你现在出来工作,确实还有一些阻力,国锋同志也有一些顾虑,他的意思是,党内的事,弯不能转的太急,要有个过程。那就等到水到渠成吧。
       邓小平:还是国锋同志考虑问题比较周全一些。
       叶剑英语气肯定:不管怎么说,你出来工作,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这个国家,今后怎么走,你可能要多想想这个大问题。一个国家,一个党,什么时候都得有个主心骨,为了这个,我成天睡不好觉,心里一直不踏实。
       邓小平也认真地回答:我想,还是做点具体地事情。
       叶剑英有些好奇,挪了挪身子,问:什么具体事情?
       邓小平笑了:还没有想好。
       叶剑英也笑了。
       
       玉泉山山道。
       寒鸦聒噪着飞过,两位白头老人走在雪径里。
       叶剑英指着山色:怎么样,这里环境不错吧?还是你过来跟我做个邻居吧。我都打听过了,你宽街那个房子,地震的时候损坏的很厉害,再住可能有危险,交总参管理局去整修吧。我都安排好了,你回来以后,就住二十五号楼。
       说完,用手指了指前方。
       邓小平听着,突然问:二十五号楼不是原来王洪文住过的呀?
       叶剑英笑了:对呀,暴发户倒台了,该把你这个老革命请回来啦。这个时候,你还是躲点清净好。
       邓小平:那好,我听老兄安排。
       
       除夕,西单文化广场南侧,一道低矮的围墙。
       “坚决反对右倾翻案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大字报依然贴在围墙的最高处,字迹虽然历经风雨,有了些许褪色,但最新的、五颜六色的大字报已经在深夜被人贴上了,围观的人很多,大多是年轻人。
       用军大衣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年轻人,借了点浆糊,将一张题为“‘四五’要平反,邓小平快出山”的大字报贴在这低矮的灰墙上,盖住了日积月累层层叠叠的大字报。
       围观的人见状都鼓起掌来。
       “哥们儿,够种!”
       有人提醒年轻人快走,两名在人群中的便衣便突然将他按住,带上了停在一边的车中。
       
       1977年,2月7日。
       邓小平搬到玉泉山已经有一段日子了,阳光明媚的早晨,他喜欢跟着孙女眠眠一起做早操。
       广播在空荡寒冷的早上,总是传播的更清晰、更快捷:“我们面前依然有不少的困难,我们有勇气,有信心,挑起重担,战胜一切困难。毛主席曾经号召我们,团结起来,以大局为重,焕发精神,努力工作。让我们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更加自觉的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凡是毛主席做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邓小平停下了运动,对手拿外套的卓琳说:今天的报纸来了,就马上给我。
       说完,扭头走了。
       这一天,《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题为《学好文件抓住纲》的社论,社论强调,“凡是毛主席做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矢志不渝地遵循。”这就是著名的“两个凡是”。
人民日报“两个凡是”的社论,让人们对前途又迷茫起来。
       
       1977年3月10日至22日,北京,京西宾馆。
       中共中央召开了工作会议,总结粉碎“四人帮”以来五个月的工作和政治形势,部署1977年的工作任务。
       分组会上,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云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震等发言,要求为1976年“四五事件”平反,呼吁尽快让邓小平复出工作。
       王震说:我完全同意陈云同志的发言,尽快让邓小平同志重新参加党中央的领导工作,这是非常重要的,“邓小平同志政治思想强,人才难得”,这是毛主席讲的,周总理传达的嘛!还说他能打仗,反修坚决,七五年他主持中央和国务院的工作,贯彻执行毛主席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他是同“四人帮”做斗争的先锋,“四人帮”千方百计,卑鄙地陷害他。现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热切地希望他能早日出来,参加党中央的领导工作。“四五事件”,是毛主席久经考验的亲密战友,人民爱戴的好总理周恩来同志逝世以后,首都人民自发地进行大规模的悼念活动,是首都人民对四人帮罪行的群众性地声讨。它说明首都人民的无产阶级义愤,我认为,这就是“四五事件”的本质和主流。不承认这个本质和主流,实质上,是替四人帮的罪行进行辩护。
       陈云点了点头,余秋里望着王震,时任中央宣传口负责人的耿飚提议:把陈云同志和王震同志的讲话,编入会议简报,通报全会。
       早晨,天安门前,长安街上。
       四辆并行的洒水车将一切昨日的喧嚣和尘土荡涤干净,洒水车身后的街面,干净的像是镜面,反射着天空火烧般的天色。
       邓小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写着另外一封信:“我感谢中央,弄清了我同‘四五事件’没有关系这件事。我特别高兴,在华主席的讲话中,肯定了广大群众去年清明节,在天安门的活动是合乎情理的,至于我个人的工作,做什么,什么时间开始工作为宜,完全听从中央的考虑和安排,如果中央认为恰当,我建议,将我这封信,连同去年10月10日的信,印发党内。”
       
       1977年4月28日,玉泉山叶剑英住所。
       这一天是叶剑英80岁的寿辰,邓小平亲自带了一盆君子兰送给这位共和国元帅。
       客厅中堂,红底装裱的“寿”字表示寿星公的兴致很高,拉着小平夫妇合影。
       寒暄完毕,入座的宾主严肃的谈起话来。
       叶剑英认真看着邓小平,说:十届三中全会临近了,你的工作考虑的怎么样?
       邓小平回答:我思考再三,准备主动向中央请缨,分管科学和教育工作。
       叶剑英闻言,叹息道:恢复了你第一副总理的职位,就是要统管全局啊。
       邓小平辩解:让我负责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就够了,这是我的真心话。
       叶帅又叹了口气,继续劝道:如今是百废待兴 ,需要大智慧、大图纸啊!
       邓小平说:大图纸它也要一笔一笔地画,现在要找好落笔的突破口,四个现代化的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科学地基础在教育,我们这个民族要振兴,首先要在党内和社会上,造成一种空气,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
       听到此,叶帅方才恍然,高声说了句“好!”
       叶剑英说:我支持你,不过,有一条,军队,你还得管。这不是我个人的意见,徐帅、聂帅都再三提出呢!
       这一天,寿星公叶剑英赋诗一首:八十毋劳论废兴,长征接力有来人,导师创业垂千古,侪辈跟随愧望尘,亿万愚公齐破立,五洲权霸共沉沦,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小平,电视剧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