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第五、六集精要:专家扫厕,岂有此理

澎湃新闻记者 蒋曦 实习生 唐震宇

2014-08-13 17: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从8月8日晚起,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央视一套晚8点黄金时段播出。
       澎湃新闻记者整理了其中的部分剧情,共同缅怀邓小平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在历史转折时刻的决断与智慧。
       以下为8月12日晚第五、六集剧情精要。
       
1977年全国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决定恢复高考。

       米粮库胡同5号院
       红旗轿车扬起一路尘土,驶入这座刚刚装修完毕的院子,这里,即将成为邓小平的新家。
       安逸的生活,儿孙辈的欢笑,打开了邓小平的回忆。
       
       1939年秋,延安。
       年轻人们,正在河水边嬉戏。
       三名骑着骏马的军人沿着山间小道奔跑而过。
       其中有一人是中央保卫局局长邓发。
       而他身边的,则是35岁的邓小平。
       三人立马延河之畔。
       邓发故作神秘:小平你看。
       邓小平:看啥子?
       邓发调侃:女孩子呀。毛主席对我说,邓发啊,你的本家邓小平,今年都三十五岁了,还没有结婚,趁他来延安开会,赶紧给他张罗一个媳妇,跟他一起走。
       小平笑着,阳光让他眯缝着眼睛,说:主席想的真周到哦!
       邓发继续说:你在前线不是没有机会吗?眼前可就是机会啊,清一色的年轻女学生,再过几年,可就成别人的媳妇喽!
       邓小平仰着头望着对岸,问邓发:那个穿白衣服蹦蹦跳跳的女娃儿叫啥子名字啊?
       邓发介绍:这姑娘叫卓琳,今年23岁,是云南巨贾,宣威火腿大王浦在廷的小女儿,她是云南省第一个考上北京大学物理系的女学生。也是第一批参加全国运动会的女子长跑运动员。延安公学毕业后,入的党,现在保安处工作。
       邓发回过头,对走在身后的邓小平补充了一句:这姑娘心气很高啊。这样啊,我去给你问问看,可不见得能行哦。
       邓小平倒是轻松地笑了:你要是这么说,我可是一定要把她带到太行山去了。
       ……
       延安,窑洞。
       邓小平的声音穿过窑洞的门窗:芬兰有三位长跑巨星,他们包揽了中长跑的冠军,特别是鲁米,一个人就拿了5枚金牌,巴黎的大街上,到处都是他的画像啊。
       年轻的邓小平对着年轻的卓琳这么说着,兴奋的挥了挥手。
       卓琳认真的听着,问:那你去看运动会了吗?
       邓小平叹了口气:我们穷学生买不起门票,我这个足球迷,为了看乌拉圭的比赛,把外套都卖了。
       卓琳笑了:没想到你这个长征老干部,还有这么有趣的经历呢。
       邓小平说:老干部也不都是土包子,我们年龄上虽然有差距,但并不影响我们交流。
       说到此,邓小平诚恳地说: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卓琳:我愿意。
       ……
       延安,邓小平和卓琳的婚礼。
       毛泽东:今天是个好日子,小平和卓琳同志,新婚大喜,值得庆贺啊。我祝你们在革命的道路上,风雨同舟、相濡以沫、白头偕老啊!
       ……
       
       邓小平的会客厅。
       部下带来了一个扫厕所的“臭老九”。
       邓小平:现在,把知识分子都搞得臭烘烘的。记得毛主席说过:老九不能走。什么意思啊?就是应该啊,给他们创造良好的环境,让他们专心致志的研究一些东西。这对我们国家的建设事业,是很有意义的。让专家去扫厕所,岂有此理啊让专家去扫厕所,岂有此理啊!
       
       复出前夜。
       邓小平吃完饭就在办公室里写讲话的提纲: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我说要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做指导思想的意思是,要对毛泽东思想有一个准确的完整的认识,要善于学习和运用毛泽东思想的体系,来指导我们各项工作,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割裂、歪曲毛泽东思想,损害毛泽东思想,
       
       1977年7月21日,北京,中共中央十届三中全会。
       主席台后的墙上,并排挂着毛泽东和华国锋的标准像。
       主席台上的邓小平望着坐在台下的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胡耀邦。
       在众人的掌声里,邓小平站起来发言: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还能在不多的余年里,出来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一点事情,在我来说,是高兴的,出来工作,可以有两种态度,一个是当官,一个是做一点工作,我想,谁叫你是共产党人,既然当了,就不应该做官,就不能够有私心杂念,不能够有别的选择,应该老老实实地履行党员的责任,听从党的安排。
       全会一致通过决议,决定恢复邓小平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职务。
       历经三落三起,七十三岁的邓小平,再一次走上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
       
       米粮库胡同5号院。
       原哈军工的张文峰和高勇前来拜会邓小平。
       邓小平亲切地向这两位自己的老部下打招呼。
       邓小平:哈军工,毛主席说过,是我们的第二个黄埔军校,可惜的很啊,被林彪拆散了。过去,我们部队,靠打仗训练干部,以后我们部队,要靠学校训练干部。这个哈军工,被拆散之后,主体就迁到长沙,就成立了长沙工学院,所以我们军队也要办一所大学,要办一所有发展的,军队的科技大学,就以长沙工学院为主体,我先要了解一下,招生的情况。
       张文峰、高勇:今年教育部的招生方案还没有下发,过去几年,只有七三年恢复了文化考试,但很可惜,第二年又取消了,七三年出了一个“白卷英雄”张铁生,报纸上发表评论说,文化考试是搞旧制度的复辟,是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反扑。张春桥还说,这是反攻倒算,搞得高校都不敢录取这批分数考的比较高的学生,后来听说这批考生没有考上,把课本都烧了。
       邓小平:这种现象一定要杜绝,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这个高考,是一定要考试,考试不合格,就一定不能录取,我跟张爱萍同志已经说了,以长沙工学院为主体,要筹办国防科技大学。这些年,我们的知识分子吃了不少苦,应该说,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心甘情愿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而且,是做了重大贡献的,我这一次在三中全会上讲了,如何学习和理解毛泽东思想,也讲了知识分子问题,“老九不能走”什么意思啊?就是说我们知识分子是香的,不是臭的,我们要正确理解毛主席的教育思想体系,从马克思都毛主席,都认为脑力劳动人也是劳动者,我最近收到两封信,一封是梁思成夫人写给我的,另一封是老舍夫人写给我的,内容都是要求平反。清华大学建筑系很有名,梁思成提出要用民族形式盖大屋顶,就是首都十大建筑,他想采用唐式的那种大屋顶,那无非是多花点钱嘛,就给别人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这怎么行哦!必须立即平反。老舍,是个有代表性有影响力的人,这些人我们都应该珍视啊!通知统战部,或者北京市委,对(为知识分子平反)要立即作出结论,不可拖延,教育是一个民族的根本事业,我们搞现代化事业,要尊重人才,尊重知识,这个知识不是你立即就能得到的,人才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培养出来的,那怎么办?我们只好抓教育,从娃娃抓起。再这样盲目自大,就要被开除“球籍”。我们国家现在科研情况是什么样子?乱七八糟,整个科研队伍,大大削弱了。科研人员不搞科研,搞派系,搞斗争。少数科研人员,搞科研得秘密地搞,就像犯罪一样,像陈景润,就是秘密地搞科研。像陈景润这样的科研人员,逢年过节,各级领导干部要去看望他们,解决他们生活中的困难,这要形成一种规矩。
       邓小平定下的这条规矩,延续至今,每年春节,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要去那些作出重大贡献的老科学家家里,登门拜访,向他们表示敬意和慰问。
       
       中国科学院,宿舍,锅炉房。
       “继承毛主席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标语虽然不再常见,但依旧高高地挂在街心的横梁上,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必须穿行其下。
       锅炉房,蒸汽在背后灼热的喷涌,像是一道道路障,保护着屋子尽头的人。
       屋子尽头,堆着书,坐着陈景润,还有他的床。这里是他的家。
       来人:陈老师,邓副主席,让我代表他来看你。
       陈景润:邓副主席?哪个邓副主席?是邓小平吗?
       来人:没错,他现在主管科学和教育,你要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向他汇报。
       陈景润:同志,我不懂政治,也不会写那些你们需要的材料,我没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的,请不要打扰我好吗?
       来人:陈景润同志,你是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党和国家有责任帮你解决困难。
       陈景润:我没有时间,谢谢你,出门的时候把门给我关上。
       
       1977年7月30日晚,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北京国际足球友好邀请赛决赛。
       距开赛还有几分钟时,主席台突然掌声骤起。
       原来是酷爱足球的邓小平来了。观众们呼喊跳跃,有的人把帽子抛到空中。
       邓小平则微笑着不停地向大家挥手示意。
       新华社当天在发布这一消息时说,“当邓小平副主席等领导人走上主席台时,全场8万观众长时间地热烈鼓掌”。这一刻欢呼的人们或许已经意识到:以后的岁月,中国的命运将和这位容光焕发的老人紧紧连在一起。
       
       1977年8月4日,地点北京饭店,中央召开科学教育工作座谈会。
       在会议开始前,邓小平对在场的科研人员说的话:请大家坐下,大家这几年都吃了苦了,我代表党中央向大家道歉了。请大家来开会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这个事情,从一句话说起,我们现在是二十世纪,我们这个世纪还有二十三年,也就是说我们国家实现四个现代化,实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任务,这个任务啊究竟从何入手?前段时间,我没有工作,一个人胡思乱想,我也找了一些同志谈了一些想法,就是我们国家要搞现代化,必须从科技教育入手,如果不从科技教育入手,那超越就等于是一句空话,那今天的题目是什么,就是在科技上我们如何做的更好,做的更快,在教育方面,如何能符合四个现代化的要求和赶超的要求。包括学制、教材、教员的来源、办学的方针、具体的措施想征求一下在座同志的意见。
       现场沉默……
       邓小平继续说道:我知道大家还有很多顾虑,但是同志们啊,你们也知道国家现在的局面太危急了,我们落后别的国家太多了,如果我们再不奋起直追亡党亡国不是不可能。四人帮污蔑我们知识分子是臭老九,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但是我清楚,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啊,是最识大体最顾全大局的,在艰难时刻在国家面对危机的时候,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就有挺身而出,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优良传统。这次中央分工,我主动请缨来分管科技教育就是外行领导内行了,因为我是外行,来领导你们这些内行。这个方毅同志和我一起搞,他主要管具体工作,我的任务就是放点空炮助点威风。我想大家可以放开来说,我们这个地方没有“棍子公司”,我们要消灭棍子。有三个公司嘛,“帽子公司”、“棍子公司”再加上一个“鞋子公司”我们都给它去掉。在座的我们都是朋友相聚,放松一些,像回到家一样,要不拘礼仪,不拘小节都可以,我们有些老同志,年纪大了,穿着皮鞋来开会啊,时间长了脚会不舒服,所以我说这个鞋子可以脱掉,解放出来,大家畅所欲言的谈,大家不反对吧?
       邓小平:苏老,我记得你是1902年出生的,你比我大2岁,是我的老哥了,外国人称你是中国的数学之王,怎么样?带个头。
       苏步青:我是文革初期被打倒的,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所在的复旦大学数学研究组也被拆散了,现在,让我讲道理、提方案,我一时还真说不出什么来。我就说说具体问题吧。搞科学研究,别的条件不说,起码得有人,得有个队伍啊。文革前,我领导的微分几何小组有十八个人,个个都是精兵强将啊,人称是十八罗汉,可现在呢。所以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咱们缺少二十五到三十五岁的年轻人,现在是空白,老的已经很老了,四十到五十岁的人倒还有一些,也不多了。在座都知道搞基础理论那得靠年轻人啊,二十到三十岁搞不出来,老了就不行了。
       邓小平:苏老,刚才你说的那十八罗汉现在在哪里啊?
       苏步青:都拆散了,有的调走了,有的改了行,到现在连上我就剩下两人。我不是不想搞科研,我很想搞,可我光杆司令怎么搞,没法搞啊。
       邓小平:苏老,你刚才说的遣散人员,你有名单吗?
       苏步青:有名单
       邓小平:好,这十六位科研人员立即调回,原来科研单位,十天之内必须到位,不得延误。苏老,我不但要把那十六位科研人员调回来,我想还要尽量增加年轻人。现在有些年轻人成绩很好,大学没毕业,我看都可以当研究生。过几年之后,我们重点大学一定要把研究生的培养工作搞好,搞起来。这个研究生工作一起来之后,我们科研人员、技术员、研究人员队伍就起来了,是不是啊,苏老。
       苏步青:听了你的这番话啊,我就更有信心了。您放心,数学研究所,我一定了能再搞起来。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精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