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叫做“盲品”的葡萄酒游戏

文 刘嘉郦

2014-08-15 20: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不说任何其他的附加条件,光是上下嘴唇轻轻触碰,然后发出清晰的“盲品”两个字,都会让你在那些不懂行的葡萄酒友之间显得特别有范儿,至于你到底选择了何种级别的盲品,以及是否真的在这一过程中品出了点真金白银的内容,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对于真正的葡萄酒爱好者来说,盲品这件事更像是一场无关胜负的武功切磋      
       
       侍酒师拿起一瓶包得结结实实的葡萄酒走到桌子旁,伸出右手将瓶中的液体倒入一只标准葡萄酒杯中,然后轻轻转一圈,完美收尾之后再走向下一位面色认真的参与者,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只见已经杯中有酒的品鉴者轻轻握起杯脚,将杯中液体映在白色餐巾之上,然后若有似无地将鼻尖凑到酒杯中仔细闻闻味道,再轻轻晃杯,让酒液与空气进行迅速接触,随后再闻一次,然后张开嘴啜饮半口液体——一定不能是满嘴都充满了酒液,这样的举动会完全暴露你其实根本不懂应该如何来品鉴一款美酒的本质——必须得是半口酒液半口空气,并且在其中还得搭配抽吸空气的“嘶嘶”声,就仿佛真的葡萄酒大师上身一样。当完成让酒液在整个口腔中进行滚动的流程之后,你得非常自如地拿起桌上的吐酒桶,将嘴里的那口葡萄酒毫不留情地吐掉——吐酒之前千万不能到处询问那个金属桶是用来干吗的,吐酒之时最好能将酒液呈一道优雅的弧线从嘴里准确地吐到桶内,这绝对会让在座所有人对你刮目相看,即使你到时候说不出点关于所品之酒的信息,大家也会纷纷传颂你强大的吐酒技能。
       类似这样的场景经常会在电影或者电视剧中出现,于是盲品就开始变成了一种葡萄酒品鉴的典范——对于一个稍有虚荣心的“葡萄酒爱好者”来说,但凡你要是不能在自己所混或者所打算混的圈子里宣称自己参加过盲品,那都是一个极大的罪过,至于到底从盲品中学到了点啥,此时此刻就似乎显得不怎么重要了。但是,对于真正的葡萄酒爱好者来说,盲品这件事更像是一场无关胜负的武功切磋,在展示各自对于葡萄酒的认知的同时,累积自己的专业知识。
 一场不知“酒深何处”的品鉴
       相比品牌标示明显、葡萄品种一目了然、采收年份标注清晰的品酒活动,盲品光是看上去就显得更加具有专业度,也因此,众人便所以然地赋予了其相当的“装腔”地位。
       “所谓盲品,其实是在不了解任何酒标、关于酒的具体信息的情况下,大家通过对酒的品鉴来做出一些结论与评价,这其中包括对酒的工艺进行评价、酒的整体水准等。” WSET Diploma证书和认证三级讲师、认证侍酒师郝利文这样解释盲品的概念,“盲品需要一定的专业素养,但并不意味着高门槛,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盲品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品鉴、沟通的形式,大家通过一种更为有趣的方式,借助自己对于葡萄酒的了解、产区知识的丰富程度,来看自己是否可以对葡萄品种、价位等作出判断,也是提升自我水平的一种方式。”
       实际上,盲品这场不知“酒深何处”的品鉴对于想要在葡萄酒领域有所成就的人来说,却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它是通向专业人士的考试之路——如果你想要获得WSET、葡萄酒大师、侍酒师大师等的认证,那么盲品就是必考环节;它也是一种专业技能的不断锤炼——你必须不断累积知识和经验、增加自己对于嗅觉、味觉等的敏感度、提升自己的品鉴能力,而这样的技能,则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经过系统的训练。
       “并不是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做盲品,有时候它也可以作为葡萄酒爱好者的游戏来进行,就葡萄的品种、产区、价位等来做一个简单判断,大家畅所欲言、喝得高兴,也是非常好的体验,”郝利文说,“同时,在不受酒标、酒瓶之类的外在信息影响的前提下,这一游戏性质的交流过程也可以帮助葡萄酒爱好者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口味。”
属于自己的盲品
       郝利文建议想要在葡萄酒领域有所追求的葡萄酒爱好者用认真的态度对待盲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可以参加一些系统训练来提升自己的水平,但是,他也表示,将盲品作为一种游戏来进行参与也是了解葡萄酒的一种上佳方法,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赵凤仪的赞同——作为正在研读葡萄酒大师课程的资深葡萄酒教育者,赵凤仪在自己20多岁的时候才开始接触葡萄酒,而整个学习的核心思想便是要记住葡萄酒所带来的快乐,“对待盲品有时候用一种轻松的态度也不错,可千万别忘了葡萄酒也是可以用来玩的。”
       “如果要做一场专业的盲品活动,那么组织者就显得至关重要了,”郝利文说,“他应该对当次盲品的主题、相关线索进行一些预先准备,同时还必须掌握所有活动用酒的信息,当然,还得掌握整个上酒顺序等。”不过,做一场轻松而愉快的游戏性质的盲品则无需那么费神,“每个人带上一瓶酒,大家在一起喝一下,然后根据自己的经验来进行判断,说说关于产区、葡萄品种这些的话题,无关对错,简单而有意思。”
       不管是专业性的盲品活动,还是以快乐为主题的盲品,仔细把与酒相关的信息保护好都是不变的要求,“酒塞、酒标,甚至是酒瓶形状,这些与葡萄酒相关的外形都是重要信息源,对于经常喝酒的人来说,有时候只要扫一眼就能判断出个大概,”郝利文解释道,“相信任何一个做盲品的人都不希望出现这样还没开始品就被猜出结果的情况,因此,建议大家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容器来装酒,或者借助一些道具把酒包好。”
盲品组织者通常会选择一个合适的容器来装酒,或者借助一些道具把酒瓶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