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邪教教主诱迫众多女弟子发生关系,现有孩子十几名

信息时报

2014-08-15 16: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吴某衡标榜宗教名人,自称佛教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32代传人。1990年,他自创“华藏法门”组织,自称“华藏”一脉初祖,自封法号“觉皇”,暗示其是凌驾于各大宗教之上的“皇中皇”。

       今年7月30日凌晨,广东省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在有关省市的协助配合下开展“猎枭行动”,依法查处“华藏宗门”(又称“华藏法门”、“华藏功”)非法组织,传唤审查涉案人员80多名,搜查取缔活动窝点多处,搜缴该组织宣传品及财物一大批。据初步侦查掌握,该组织教首吴某衡(47岁,揭阳市惠来县人)等人涉嫌组织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事实、诈骗、强奸等犯罪活动,其中21人已被刑事拘留。
       近年来,有不少群众举报吴某衡及其创立的“华藏宗门”宣扬歪理邪说,控诉因修炼“华藏”而导致家庭破裂、流离失所、身心受损。今天,为您一一揭开“华藏宗门”及教首吴某衡的神秘面纱。
其人真相
早年劣迹斑斑 虚构身世弄虚作假

       吴某衡的早年可谓劣迹斑斑。公安机关调查反映,他曾因与一名有夫之妇同居,被派出所收容审查;1991年11月,因涉嫌诈骗、流氓罪被惠来县公安局刑警队收容审查。2000年,他因擅自发行股票罪、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于2010年刑满释放。
       近年来,吴某衡虽然没有工作,但收入颇丰,生活奢侈。警方在其家中发现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虫草、玉石、劳力士手表等,在其保险柜搜查出大量现金。据知情人士透露,吴某衡经常给女弟子购买高档服装,近年来还多次给女弟子堕胎费、封口费;也常给在境外的子女们学费及生活费,出手阔绰,有时一次多达26万元。不仅如此,他生活糜烂,经常打牌赌博、喝酒、抽烟、唱K,还要求弟子值班“护法”、贴身服务。
       对外,吴某衡则宣称自己“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岁入山随师修行、习武、研读兵法;‘德禅方丈’(少林高僧,曾任少林寺住持)将少林寺镇山之宝‘宜山画’传承给他,从而获得禅宗衣钵传承,成为少林寺第三十二代传人;少林寺鉴于其在佛法上的高深造诣,为其立了一块‘禅藏千古’的功德碑”。
       然而,其老家多位同村老师以及政府有关人士均证实,吴某衡1967年出生后一直在老家读书,小学毕业后务农,直到16岁那年才离开家乡。
       “德禅方丈”的弟子释行云坦言,“德禅方丈”曾口头答应收吴某衡为徒,但没有举行任何仪式,吴充其量属于俗家弟子。由于“德禅方丈”当时身患重疾卧病在床,并未传授吴某衡什么功法。“吴当时待了一个多月就走了,以后每年有时来一次,有时来几次,每次时间是几天不等”。
       而所谓的功德碑,据时任嵩山管委会主任郭梦竹称,则是1990年8月吴某衡以北京一个气功团体的名义通过关系花了1700元自己立的。此外,多位宗教界人士表示,所谓的禅宗传承之物“宜山画”纯属无稽之谈。
       “少林寺秘门掌门人”、“少林寺玄门功法创始人、掌门人”、“少林寺般若法门总监坛”、“少林寺武术协会气功教练”、“嵩山少林寺武术馆武术教练”……这是一连串被吴某衡炫耀在嘴边的头衔。其实,早在1991年,少林寺前任住持释素喜就专门开具证明吴某衡的这些头衔为凭空捏造。“德禅方丈”弟子释行空也曾作证,称“吴某衡在少林寺武术协会、嵩山少林寺武术馆没有担任任何职务”。
       更滑稽的是,吴某衡自称潜心自创的华藏核心理论《论心》竟完全抄袭自会道门“一贯道”创始人王觉一(号“北海老人)的《三教圆通·论心》。吴某衡只是简单地将《三教圆通·论心》古文翻译成白话文而已。
骗人伎俩
神化自己,吹嘘拥有多种特异功能

       经查,吴某衡标榜宗教名人,打着宗教旗号,自称佛教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32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法力无边,弟子拜他为师可以成佛。1990年,他自创“华藏法门”组织(1993年改名为“华藏心法”,2013年改称“华藏宗门”),自称“华藏”一脉初祖,自封法号“觉皇”,暗示其是凌驾于各大宗教之上的“皇中皇”。
       为了迷惑他人,吴某衡吹嘘自己具备种种特异功能。早年,他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生命科学的历史使命”讲座上,自称曾仅靠见面对话,就用气功治愈了国家某部委领导的脑血栓、心率不齐、前列腺肥大等疾病。他还经常开药方给弟子治病,自称为许多领导人和弟子治愈了癌症和疑难杂症。
       自诩拥有“天眼通”、“宿命通”等神奇特异功能的吴某衡,号称“可以预测一些将要发生的事情,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2010年出狱后,他称“12841是我在监狱的号,但是蕴藏着巨大的秘密,是地球灾难的密码,就是说在2012年的8月4号1点钟,地球将会出现重大灾难,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据“全国揭批吴某衡联盟”一位人士称,许多华藏弟子为此准备了很多粮食、淡水、蜡烛和急救箱,山东华藏弟子“大伟”甚至把全部积蓄都用于准备避难,“结果到了8月4日,屁事没有”。后来有人问起此事,吴某衡称“我说的是阴历”,“结果到了阴历8月4日,又是屁事没有”,“但是也不好再去问此事”。
       能将碎了的手机屏幕瞬时复原,修行时身体会冒烟,急速缩小化为佛光瞬间分身转移……这些也是吴某衡宣称自己所拥有的特异功能。一位弟子向记者反映,一次在外面吃饭,服务员不小心将其手机碰到地板弄碎了屏幕,为此他希望吴某衡将屏幕复原,但吴某衡以这位弟子心不纯为由拒绝。
组织架构
勾联指挥在网上,以誓愿、恫吓控制道徒

       警方介绍,目前已掌握有现实活动的“华藏宗门”信徒千余人,涉及国内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安徽、辽宁、山东、山西、广东、新疆、湖北等省市及美国、挪威等国家。已初步形成以吴某衡为教首,勾联指挥在网上,地方协调员负责组织各地信徒具体实施的组织架构和活动方式。
       吴某衡编撰了《华藏宗门宗脉世系表》,“封法号、排辈份”管理弟子,排定了“觉悟圆通……”等法号辈分,并使用誓愿、恫吓等手段控制道徒。他制定了“华藏宗门”《佛教规仪》,其第四则“师仪”要求信徒对师傅“顶礼膜拜,绝对服从”,必须“全身心无条件对上师身命皈依”,在拜师仪式上还要求弟子发毒誓,“不得向任何人泄露这个密印”。
       2010年,吴某衡出狱后开始加强组织管理,先是发布《戒律度》清理门户,后又发布《戒品示》,对弟子重新核定。“圆辈弟子将依戒律度而定其去留,悟辈弟子法号非吾亲授者无效”。“所有华藏弟子将重新排列其在法门次序,师兄弟不复以入门先后论,而依戒品次第认定排序”。授“戒品护法弟子”位,总持法门戒规,统律法门戒行,所有华藏弟子皆受戒品护法之全面监督。
       而对意图夺权的弟子,他进行了惩处。他在《戒律度》中明示“悟尊(才月光)授徒管束不力,匡教不严,罚其即时起闭门思过半年,此半年期间不得会客,不得出户,以观其效。”在《戒品示》中,要求“即时起如再有议论悟尊和圆辈弟子是非和议论所谓信息真假者,皆以犯戒论处。”
       除此之外,吴某衡还常恐吓弟子。有些弟子反映,吴某衡多次对她们说,“如果违背师命,就会得癌症、绝症,家人将不得好死,会下十八层地狱”。
骗色方式
以双修等名义,引诱胁迫女弟子

       近年来,吴某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他的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有的为其生了小孩,有的为其多次堕胎,有的甚至因为多次堕胎可能已经导致不孕。目前有多名女弟子已经醒悟,写了“控诉书”控诉吴某衡“禽兽不如”,“希望法律对他严惩”。
       一位受害女弟子哭诉,吴某衡对她说“男女双修,可以帮你马上在修行方面会有很大的提高,第二他就会说前世姻缘,说以前你是我什么妃子,然后再和他发生性关系”。另一位受害女弟子称,“基本上女弟子都跟他有过(性关系)。他会逼我们去做人流打胎”。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吴某衡一直喜欢玩弄女性,早年在老家曾与两姐妹同居,同时致两姐妹怀孕。目前吴某衡的子女多达十几名。
敛财手段
收取拜师费奉献金,兜售开光法器

       不择手段地骗敛钱财是邪教组织的特性之一,从目前警方掌握的情况,对于新发展的成员,吴某衡通过拜师仪式亲自收取拜师费。安徽一名弟子透露,2011年拜师时,“经师傅亲信弟子袁某授意,先在佛具店花1000多元买了一套僧衣,拜师时师傅将这套僧衣披在我身上,称为授衣”,拜完师后“用红包包了5000元给吴某衡当拜师费”。
       此外,吴某衡利用生日、成道日、佛诞日聚会等名义,亲自或通过核心成员袁某、孟某等人的银行账户收取各地信徒的供养款、奉献金。他还唆使弟子为其高价购买房产并购买其字画。
       近两年来,吴某衡开始变换手法,通过举办“觉学禅修营”、“禅修之旅”等进行敛财。每期4天左右的“觉学禅修营”培训班费用竟高达8000多元。今年3月23日,吴某衡与22名企业家弟子进行了网络“法会”,事前通过弟子苏某某收取每人聊天费5000元。他还在寒暑假举办“青少年特训班”,将邪恶之手伸向青少年。
       通过制造散布地震等谣言,兜售宣称经其开光加持拥有“躲灾避难”功效的法器等也是吴某衡的敛财手段之一。2010年,他在珠海开办吉莲毗卢性海服务中心(佛具店),通过制造散布灾难谣言,向弟子兜售所谓的开光法器戒坛方、大日如来佛,并强制摊派销售任务牟取暴利。
       据弟子反映,2013年11月底,吴某衡指定要为7名办企业的弟子各刻制一枚黑檀木印章,并为其加持,声称拥有神奇法力,每枚收费5.5万元。据称,这7名弟子均在吴某衡的唆使下花费5.5万元购买了印章。
       警方透露,2013年3月9日以来,吴某衡先后在网上发布微博,称因2010年被判刑时追缴的200多万罚金一直未缴纳,现在法院催缴,因此向弟子“借款”。短短几天内,其账户就收到所谓的“借款”近300万元。但据了解,吴某衡并没有将上述款项用于缴纳罚金,而是将其中的两百多万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责任编辑:顾静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华藏宗门,邪说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