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飞上海乘客机上突发疾病,东航客机紧急备降虹桥机场

澎湃新闻记者 李萌

2014-08-16 0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东航mu5416航班上一名旅客突发疾病,紧急备降于虹桥机场,患病旅客随即被安排下机送医。 乘客供图
备降虹桥机场后,已有一辆救护车在等候,发病乘客被送上救护车。  乘客供图

       8月15日,东航一架计划从成都飞往上海浦东机场的客机,在即将达到目的地时,机上一名旅客突发疾病。机上旅客描述称,在没有医务人员的帮助下,机上乘务组对病患进行紧急救治。最终,机组决定在虹桥机场紧急备降,患病旅客随即被安排下机送医。
四名空乘人员参与急救
       “一路飞行都很顺利,在客舱广播飞机已经开始下降后不久,发生了突发状况。”15日搭乘东航客机mu5416客机的旅客单先生向澎湃新闻介绍,飞机刚刚开始进入下降轨迹,乘务组便通过广播寻找机上医生或护士身份的旅客。
       “几个空乘人员在一名老先生身边,不断呼唤他。”单先生说,在他座位前七八排位置上的一名头发花白的乘客对于对于大家的呼唤并没有任何反应。在广播求助的同时,乘务组开始疏散病患身边的旅客。“空姐们请其他人坐到机上的空位,让出足够的空间,以保证局部空气流动。”
       根据单先生的描述,在把病患平放在客舱中间的走道上后,空乘人员开始对其进行心肺复苏术。“一个年纪不大的空姐,跪在地上对他进行人工呼吸。还有人尝试使用氧气罩,为他供氧。”他说,三名空姐和一名空少先后参与抢救,这一过程直至飞机落地。“这一刻,发现这些空姐真的特别美丽。”
患病旅客被紧急送医
       在急救过程中,机组通知旅客,鉴于此突发情况,其决定在虹桥机场备降。机上所有旅客对于此结果没有表示异议。“大家都很平静,在飞机将落后,也自觉继续坐在座位上,留出通道让乘务组先抬病患下机。”单先生提及,在飞机滑行道指定位置后,已经有一辆救护车和机场工作车在附近等待。
       根据飞常准提供的航班动态信息,mu5416于15日17:35从成都双流机场起飞,比计划起飞时间推迟了两个多小时。旅客单先生回忆,飞机在虹桥机场降落时间大致为20时前后。
       患病旅客随后被紧急送医。航班从虹桥机场再次起飞时为当日20:53,最终于21:06抵达目的地浦东机场。
航空公司均有应急处置程序
       在飞行过程中,机上旅客突发身体不适或疾病,乘务组和机组便需要启动应急程序。沪上一名资深乘务长介绍,空乘人员上岗前,均需接受紧急救治的培训。其中包括心肺复苏术,简单包扎等。“如果旅客突发重大疾病,乘务组通常还会通过广播寻找机上的医生或有医务工作经验的旅客。”她坦言,更多情况下,乘务组需要互相协作完成第一时间的救治。
       与此同时,患病旅客的生命体征信息还会向机组传递。“飞行员会结合当时的飞行位置和病患的状况决定是否可以继续飞往目的地,或是选择在最近机场降落。”该乘务长说,一旦选择中途降落,机组便会申请优先落地,并请求机场排出救护车等地面协助力量,以保证病患可以在落地后第一时间得到专业的救治。
       值得一提的是,飞机因病患而中途改道,并不仅仅代表旅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它还意味着,航空公司需要为这一趟飞行而支出更多的成本。2005年9月,国航北京飞往巴黎的CA933航班在起飞不到2小时后,机上一位旅客急性阑尾炎发作。执飞机组认为,如果继续前往目的地,病人可能无法坚持。最终,机组决定返航。为了安全降落,机上没有用尽的近50吨航空燃油全部被放掉,损失20多万元。
       2013年8月,一架从墨尔本飞往上海的东航客机在起飞约90分钟后,机上一名2岁上海籍男童夹伤手指。在机上医生建议下,机组最终决定返航墨尔本,并空中释放60吨航油,使伤者得到及时救治。即便代价高昂,但各航空公司均对外表示,飞机因救治病患而改变飞行计划是人道主义精神的体现,在这一过程中,经济账并不是第一考虑因素。
责任编辑:张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