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普京研究者汪宁:强人政治能带来稳定,但仍需好的制度

澎湃新闻记者 王泳桓

2014-08-19 07: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汪宁认为普京的强硬是俄罗斯独特的产物。而在现在的俄罗斯,能承担制度建设的除了普京之外没有其他人。东方IC 图

       和汪宁老师约好采访的那天,上海的天空正下着蒙蒙细雨。
       环顾他的整个办公室,最显眼的莫过于他的书柜,里面存放的大部分是研究俄罗斯和中亚的书。他从书柜中拿出一本《普京的俄罗斯新思想》的书,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本研究普京的专著。“如果对普京研究的深了,你就会发现普京真的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他强调。2014年5月,他出版了第二本研究普京的专著——《“给我20年.....——解读普京”》。这本书在上海举行的第四次亚信峰会期间也转赠给了普京。
       在采访开始之前,我原本希望汪老师能更多地谈谈他的新书。但是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们所讨论的话题却远远超过了我的设想。他不仅给我介绍了赠书给普京的过程,而且还跟我聊到了他研究普京的缘起、俄罗斯文化以及当前俄乌危机以及俄中关系。原本约定40分钟的采访时间,最后也不得不延长了整整半个小时。
       文章用第一人称的口吻叙述,经过汪宁老师本人的审核、修改。
研究国家领导人很重要
       我最早关注普京,应该是在1998-1999年底,当时我正在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而普京也刚刚取代切尔诺梅尔金担任俄罗斯政府总理。不过当时无论是国际上还是在国内,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他,媒体的介绍也非常少。
       1999年12月,普京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千年之交的俄罗斯》的文章,对苏联的解体进行了反思,对俄罗斯面临的挑战和未来的发展机遇也提出了不少颇有见地的新思想。我看了之后,觉得普京与其他领导人不同,是俄罗斯继往开来的新型国家领导人,由此萌发了研究普京的念头。我的想法得到我的导师——国内著名的国际共运史研究专家姜琦和张月明两位教授的支持。
       2005年,我在博士论文基础上修改出版了第一本研究普京的书——《普京的“俄罗斯新思想”》。我感觉到,越是深入研究普京,就越觉得这个人非同寻常。另外我还有一个体会,那就是,无论是研究国际政治还是国家间关系,研究人很重要,尤其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因为很多时候,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代表着一个时代,同时也代表了这个国家的发展历程。他的思想和观念很可能会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而普京就是这样一个改变俄罗斯国家命运的人。
普京从未说过“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
       《“给我20年……”——解读普京》是我第二本研究普京的专著。这本书在几年前(2010年)就已经完成。那个时候我就有一个想法,希望能将这本书送给普京本人。今年5月,亚信第四次峰会在上海举行,当时我们俄罗斯研究中心的杨波老师正好担任会议翻译工作,我就跟她说,让她有机会帮我把书送出去。杨老师也是未辱使命:在亚信的一个午餐会上,她正巧为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做翻译,于是就趁着这个机会将这本书交给了大使,并请他转赠普京总统。亚信结束后,这位大使告诉杨老师,那本书已经送给普京总统了。
       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心里其实并没有想着要赶快出版,反而希望自己能十年磨一剑,尽量写的好一点。试想,一个人一辈子能写出几本书?能够著作等身的大家毕竟属凤毛麟角。作为一个学者,我只是希望自己所做的研究能够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所写的每一本书都能让自己满意,也能让读者有所收获。
       取这个书名的初衷,其实是想弄明白普京是在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下说“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这句话的?全文是什么?又为什么是20年,而不是10年、15年?然而十分遗憾的是,无论我问俄罗斯学者还是问普通百姓,他们都是一脸茫然,从来没有听说过普京的这句话。国内很多人以为“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这句话是普京说的,但我找到的出处并非如此。其实这句话的主人是19世纪末期俄罗斯著名改革家司托雷平,他当时与普京一样,也担任着沙皇俄国政府总理的职务。他的原话是“给我们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我将改变俄国,并使它变样。”
       也会有很多人好奇,如果真的给普京20年时间,他会打造出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吗?我觉得,这要取决于我们用什么标准来衡量。我1997年去俄罗斯的时候,那个时候俄罗斯老百姓还饱受物资短缺的困扰。可是现在要是去俄罗斯,就会发现俄罗斯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如果我们把普京时代的俄罗斯跟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相比,那已经可以称作为“一个奇迹”。这只是经济上的,政治上普京也是颇有作为——他正在建立一个具有俄罗斯特色的现代化制度模式。
       那么这样一个“奇迹”能否继续维持下去?一个首要的条件就是需要和平、稳定的国内外大环境。没有和平、稳定的前提,要维持奇迹是根本不可能的。此外,普京也必须改变目前过度依赖能源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真正建成全面发展的现代工业体系。最后,普京更应该加强国内的民主化制度建设。历史已经证明,强人政治也许能让国家稳定,但是强人不可能永远都存在,如果没有好的制度保障,那么一个国家一旦失去强人就又会陷入混乱的局面。而现在能够承担起制度建设重任的除了普京还真没有其他人。如果以上几个方面都能保障,那么“奇迹”也就会继续发展下去。
“为人为国,非强大不可立足”
       俄乌危机现在是全球的热点议题。从今年3月爆发至今,乌克兰东部地区局势愈来愈复杂,美欧等国也对俄罗斯施加了一轮又一轮的制裁。但我觉得这些制裁虽然会对俄罗斯造成一定的经济压力,但并不具备致命的杀伤力。一个原因在于,普京对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