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美国亚利桑那州,石化森林,百万年的时间碎屑

YE

2014-08-22 20: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亚利桑那州石化森林国家公园,有奇异的地貌和张狂的颜色。那里的树木经历了2亿多年,而散落在地上的矿石也让此地成为宝石爱好者的天堂。
石化森林国家公园坐落在彩色沙漠里,地貌令人惊奇。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东北部的石化森林国家公园里,你可以找到世界最奇异的木化石和矿石。宝石达人曾在博客里贴出了诸如火玛瑙和碧玉这样令人艳羡的收获,其实我也真没打算要混到石化森林国家公园去鱼目混珠地偷捡石头,但是面对五颜六色的石头,想不心动也不行啊。
矿石迷的天堂
       在石化森林国家公园的入口处,我向工作人员坦承:“我手上有一袋岩石。”工作人员说,“在我们东亚利桑那是很注重岩石保护的,不能随便拿。”然后我就告诉她,“不是你们这儿的石头,是我在280英里外的索诺兰沙漠里捡的。”她查了一下,然后把我的袋子封好口才让我进去了。
       其实我没打算要混到石化森林国家公园去鱼目混珠地偷捡石头,但是好像这么干的人还真的是不少。岩石收集者有一个别称——矿石捡手,这是亚利桑那州相当盛行的。这个地区的地质状况(简而言之,地壳运动加上岩浆硅土晶化)使得这片土地成为宝石采手和岩石收集爱好者的最爱。蛋白石、玛瑙以及玉髓,戴在手指上耳朵上确实好看,不过我真正中意的却还是西北部的颜色啊。
       宝石达人曾在博客里发过推荐帖,贴出了诸如火玛瑙和碧玉这样令人艳羡的收获。我特地去请教了地质学专家比尔,他建议我带把小锤子和一个放大镜,再戴一副皮手套(以防蜘蛛或者蝎子突然冒头)和一副护目镜(防止石屑飞溅伤眼)。“只要你觉得‘哇,真好看’的,你就尽管装起来就是。”比尔对我说,“看中了就带走,看不中就别去碰。”
化石与蜥蜴的搭配,充满了别样的生机之美。

       野营地和徒步区都在一条陡路的尾上,被群山包围。我最早出手的地方是停车场,我在那儿找到了一块洁净得就像冰晶一样的白石头。我顺着小路走下去,渐渐来到遍地石头的溪边。根据宝石达人推荐帖所说,我可以合法拾取25磅重量的石头。我捡了几块红色斑点、紫色斑点和像黑白棋那样有一连串斑点的石头到袋子里。我还看到了一块有泡泡糖般粉色条纹的石头,但没有下手,因为有一条蜥蜴正躲在它底下休息,我可不想冒这个险。
       袋子的分量越来越重,我趁着休息片刻的工夫去看了一眼贴着安全指示的告示栏。告示栏里关于可能出现的危险动物的警告,真的应了我的童年噩梦——非洲杀人蜂、毒蝎子、老鼠、响尾蛇还有美洲狮。我觉得我提着袋子的手都有点儿发抖!回到了安全舒适的车里,我关上车窗,决定带着我捡来的这一袋石头去最近的霍尔布鲁克镇上的矿石店估估价。
       吉姆·格雷木化石公司是一座大型矿产品和木化石交易中心,篮子里架子上放眼望去都是晶洞玉石、恐龙粪化石、绿松石、玫瑰色石英石、绿帘花岗岩和其他奇珍异石。
       我把我那一袋子战利品倒出来,让矿石店给我估估价。店员放下了手里正在抛光的一块木化石,来打量我的这一堆。“这都是最普通的河边的石头。”他直截了当跟我说,“没什么特别的,都是普通石头。”那我可不服气了,我拿起一块像在酸橙汽水里浸过的附有金色斑点的石头给他看,他却对我说,这没什么稀奇,上面的斑点和颜色只是水藻,放到水龙头下一冲就没有了。
       虽然这堆石头都不值钱,可是我并没有当场就把它们扔了。我把它们带去远一点的地方,我想在那里他们可能不会再被捡来估价然后就被扔掉了。
沙漠的调色盘
       西北部的颜色在两个时刻最是张狂——日出和日落。而在这两个时刻之间的漫长一天里,它们进入浅眠。理查德是一位常驻石化森林的艺术家,他的创作围绕太阳进行。他在日出和日落时分在石化森林公园拍照,因为那时的光线最祥和。“光线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景色也是。当光线强烈起来,岩石的颜色也变得更加浓郁和饱满。”我在公园北端的彩色沙漠游客中心遇到理查德,他正在进行为期两周的采风,他知道整座公园里哪里的颜色在什么时候最好看。
这里的岩石会随着阳光的强度变化而发生变化。
       
       占地221621英亩的石化森林国家公园坐落在彩色沙漠里。游客中心有专门介绍地理地貌概况的短片放映,影片解释了地名由来——西班牙探险家弗朗西斯科·科罗纳多(Francisco Vasquez de Coronado)发现了这个区域,并因为土地五颜六色、色彩明快,就将这片沙漠命名为“El Desierto Pintado”,即西班牙语“彩色的沙漠”。1906年,这一地区成为美国国家级历史文物保护区,到了1932年,保护区新增加了2500英亩的彩色沙漠面积。到去年,保护区再次扩张,又新增加26000英亩。
       理查德和我走过一段弯路来到的这个地方,山是潮汐一样的灰蓝色,我觉得自己面对着被魔法冻成了山谷的大海,我几乎想要跳上一块冲浪板去山巅踏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