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美国|2016的美国总统宝座值多少钱?

詹姆斯·诺兰/美国特约撰稿人

2014-08-25 06: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3年10月8日,美国民众民众示威抗议最高法为竞选资金开闸。  IC 图

       美国的亿万富翁正投入数额空前的金钱来影响选举,这将使得美国的政治向富豪统治倾斜。
       美国最高法院最近的决定已经大大扩展了金钱在政治中合法使用的范围。从1970年代到最近,对于人们能够投入多少钱来影响选举的结果,美国一直进行限制。
       从公元前开始,政治和金钱在西方就有共生关系。在克拉苏、庞贝和凯撒的时代,广阔的庄园和巨大的财富是政治上成功的必要条件,而罗马共和国也陷落为罗马帝国。
       金钱同样也一直是美国政治的一部分,尽管我们一直对此感到不适。
       在早期的弗吉尼亚,美国的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就用威士忌和美食招待选民以换取他们的选票。
       一位观察家曾批评华盛顿开创的这种“招待”,并有先见之明地哀叹道:有一天,“只有富人才能支付得起选举的费用”。
       用来通过电视和社交媒体和选民进行沟通的竞选资金需要候选人负担,在近几十年,这一数额以指数级增长。
       1968年我第一次参选伊利诺伊州州议员,在这场激烈的竞选中,我投入了5000美元(在2014年约值34000美元)。如今,这一职位的候选人可能要花费五十万美元,甚至更多。
       1978年我是一位美国参议员候选人的竞选经理,我们投入了一百万美元(在2014年约值360万美元)。而如今,相似的竞选可能需要花费超过2000万美元。
       候选人需要花费一半甚至更多的竞选时间来“给美元打电话”,也就是给潜在的捐助者打电话来请求捐款。
       如果有一个主要捐助者拿出巨额捐款来支持你的竞选,筹钱自然也就更容易些。
       最昂贵的竞选当然是总统选举,这是一场多阶段的较量。2012年,奥巴马和他的挑战者罗姆尼在竞选中各自花费超过10亿美元。
       没有候选人自己拥有如此多的钱来投入选举。也几乎没有捐款人想要捐助毫无机会的候选人,所以这是一场至少有三个阶段的竞选。
       首先是关键性的“隐性初选”。2016年总统选举的这一阶段已经在进行中。这是一个非正式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准候选人必须使媒体和大捐款人相信其拥有在选举的后几个阶段的较量中所必需的公信力、能见度和金钱。公众并不参与这个阶段,并且也不会意识到这一正在进行中的竞争。
       1980年,我未能帮助一位总统候选人竞选成功。作为严肃并受到尊敬的国会议员,这位候选人具有公信力,但他在选民中缺乏关注度(他并不为人熟知),而且他也缺钱。
       要是当时有钱,这位候选人就能买得起电视广告提升在公众中的关注度,成为一个成熟的候选人。
       在这一隐性初选阶段,亿万富翁对于准总统候选人而言非常关键,他们每位都会给候选人捐款百万美元。
       比如在争夺2012年总统的竞选周期中,赌博大亨谢尔顿·安德尔森为共和党候选人捐出了9300万美元!他最看好的候选人,前美国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最终退出了。但是,有安德尔森的数千万美元作为后盾,金里奇几乎自动通过了隐性初选的测试,并成为了第二阶段,也就是“党内初选”的有力竞争者。
       党内初选中,每个党的选民提名他们最喜欢的候选人进入大选。在大选中,两个主要政党各自提名的单一候选人在最终选举中竞争。
       安德尔森最近召集了数位2016年总统选举的共和党的准候选人去拉斯维加斯,在那里,他进行了一场不合时宜的私人筛选过程。主要的准候选人有威斯康辛州州长斯科特·沃克,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斯奇,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和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他们在安德尔森面前卑躬屈膝以获得他的捐赠。
       安德尔森几乎是以色列的狂热支持者。为了获得他的亲睐,候选人必须坚决地坚持安德尔森对于以色列的支持。
       如果获得了美国政治右翼的安德尔森的强大财政支持,或者是自由派候选人(民主党)获得了乔治·索罗斯的支持,准候选人几乎可以确保他(或她)能够通过隐性初选阶段,成功晋级党内初选阶段。因为缺乏资金,大多数准候选人在这一个阶段就失败了。
       这代表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政治权力,这一权力仅仅基于数百万美元的捐赠,这将给候选人带来金钱和由此产生的公信力和关注度。
       事情的发展总是越来越甚,我预期越来越多的亿万富豪将使用他们可自由支配的美元来成为选举过程中重要的参与者。
       比如在2014年,亿万富豪查尔斯和大卫·科奇兄弟花费数千万美元来帮助共和党的参议员候选人竞选,他们希望共和党赢得参议院的多数席位,以此来阻碍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的政策力度。
       选举并不必然是富豪统治。在英国这样一个活跃的民主国家,国会议员候选人只能以自己的名义花费5000英镑;政党可以为候选人再多花费3万英镑。政府为政党提供免费的电视时间,也会把议员候选人的邮件寄给他们的选民。
       如果美国想往英国的方向发展,就需要对美国宪法进行修正,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已经下令,金钱和言论是一样的,美国宪法规定言论自由且不受限制。宪法修正案的过程是艰巨的。参众两院各自都必须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成员支持修正案,然后还需要美国50个州中四分之三以上的州的州议会批准。
       还有一个达成竞选资金监管的可能路径,那就是民主党候选人赢得2016年的总统选举,这样这位新总统就有机会将一名即将退休的保守派的最高法院终身法官替换为一名具自由派背景的法官。目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法官中保守派占5位自由派占4位,如果这一替换成功,最高法院中自由派将占多数。
       从各方面考虑,想要富豪统治的美国亿万富豪们,似乎将会在美国的选举和政府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陆华 译)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理解美国,美国总统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