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与均瑶分手,上海首家民营银行难产

澎湃新闻记者 查晓

2014-08-20 11: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民营银行必须要有两个以上发起,所以均瑶和华服投资有限公司将成为新的合作伙伴。  CFP 资料

       没有赶上第一批民营银行批准筹建,上海已经失去先手。
       均瑶和复星共同发起设立的华瑞银行此前因为均瑶方面延揽了原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凌涛,让合作出现异动。就像德州扑克最后一把All in,如果没有吓退对手,就只能自己离开。
       消息人士最新透露的消息是,上海版民营银行又再起波澜,原本死死咬定的复星决定退出华瑞银行。按照设立民营银行必须要有两个以上发起人的规定,均瑶必须找到复星的继任出资者。另外一个消息人士透露,“温州兄弟还是找了温州兄弟”,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将成为新的合作伙伴,华服投资是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美邦服饰,002269)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周成建。
       这样一来,均瑶主导的华瑞银行将仍然有望在第一批次里获得批筹。而复星退出也有一定的代价,“只能第二批了。”
两个方案碰不拢
       知情人士此前透露 ,均瑶和复星两家的方案理念不同,很难碰拢。
       由于今年3月份银监会提出各地民营银行主要发起人要有至少两家,导致了均瑶和复星只能“拉郎配”。对于双方来说,尽管没有公开化的矛盾,但是设立的过程仍然有许多难以绕过的谈判。
       到目前为止,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也没有见过两家完整的方案递交上来,两家公司也三缄其口,因此很难来评判。消息人士表示,基于两家公司不同的经营文化和理念,以及对于金融业的理解,两家的方案整合成一个的难度很大。
       另外,从人事上,澎湃新闻此前已经透露过凌涛加入均瑶阵营,给合作带来了不平衡性。复星方面的原招行上海分行行长助理孙玲英不足以在董事会和日常经营管理中与之相抗。
       股权比例上,银监会要求单一股东不得超过30%,两家都咬定了一步不退让,直接会导致另外40%的关键票数股权也难以确定。
       因此,与其僵持,分手或许是对两家都有利的结局。均瑶全胜自不必说,但复星倒也未必是输。挤不上首批筹建,还可以赶上第二批,毕竟开业有可能需要等到存款保险公司成立之后,说不定还能争先。
“温州兄弟”
       知情人士透露,接替复星的是美特斯邦威的大股东华服投资。不过美特斯邦威方面尚未证实,监管部门也没有得到正式的申请。另外,尚不清楚美特斯邦威是原来就在华瑞的股东构成里位居第三或第四,因为复星退出而上位,还是从外部临时拉入的。
       说起来均瑶兄弟和美特斯邦威的创始人周成建并非真正的同乡,因为周成建是丽水市青田县人,不过此前青田县一直温州市,后来才划归丽水,所以不少青田商也被称为温商,而美特斯邦威最早创业也是在紧邻青田的温州永嘉县。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美特斯邦威在“退出”金融界。
       作为上市公司的美邦服饰8月11日晚公告称,于近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核准长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同意公司将所持有的长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全部股份(占其注册资本比例为33%)转让给上海恒嘉美联发展有限公司,具体转让股份数为6600万股,交易价格为6600万元。当时长安基金每股净资产为0.61元,转让价格则为每股净资产1.00元,溢价率为39%。
       有媒体就疑问,在民企对金融感兴趣的时候,美特斯邦威却逆潮流而为选择退出,令人不解。此前,美邦服饰两次增资长安基金,增资完成后实际出资6600万元,此次转让相当于保住了本金。
       6600万元对于投资民营银行当然不算多少钱,但是对于总资产数百亿美特斯邦威,肯定不会满足于这点投入。
       实际上,在去年10月底,美特斯邦威的大股东华服投资就出现了异动。
       据深交所大宗交易信息披露,2013年10月23日、24日美邦服饰连续遭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上海淮海中路证券营业部大笔卖出。当时市场就有传闻说是大股东减持,而从接盘方看来,除了各券商营业部,还有一家机构斥资1.43亿元买入了1000万股。随后公司证实,第一大股东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于10月23日至24日,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合计减持公司流通股45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3%,减持均价为14.46元,也就是说合计减持市值达6.58亿元。
       华服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司第二大股东胡佳佳也参与减持。减持后,合计持股减少到8.545亿股,持股比例降至85.02%。
       当时给出的减持理由是为了增加二级市场股票的流动性,使二级市场股票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