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甸发现中国 | 缅甸转型会走“中国模式”么?

朱诺

2014-09-02 19: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约两年前,西方媒体炮制出一个新名词——“中国西海岸”。这个称谓源于一条横跨中缅的油气管道,管道的起点在缅甸印度洋沿岸若开邦的皎漂(Kyaukpyu)市,终点在云南昆明,全长2400多公里,其中缅甸境内将近800公里。到目前为止,油气管道的天然气部分已经完工,并开始向中国西南地区输气,而原油输送部分的建设也已接近尾声。
        
缅甸若开邦的港口城市皎漂,这里是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2013年11月,港口和油气管建设已经基本完成。

       中国将这条油气管道看作是避开船运通过马六甲海峡、保障能源安全的战略要道,与中亚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海上原油通道并称为“四大能源进口通道”。为此,中国公司不仅修复并扩建了皎漂陈旧的深水码头,并与缅甸政府协商,希望成为新开辟的“皎漂经济特区”的主要投资方,还计划从昆明修一条直通皎漂的高铁。
       一些西方分析人士指出,将来一旦高铁通车后,从这里陆路进出中国的将不仅仅是石油和天然气,中国与中东、印度、非洲乃至欧洲的贸易货物都可以在这里中转,皎漂经济特区可以成为加工业的基地。于是他们发出了这样的惊呼:“中国已经把疆域拓展到了印度洋!”“若开邦将成为中国的西海岸。”对此,缅甸的一些学者也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历史学家吴丹敏在其著作《中国和印度在这里相遇:缅甸与亚洲的新十字路口》(Where China Meets India: Burma and the New Crossroads of Asia)中,就曾流露出对于中国在缅甸产生的巨大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的担心。
       “中国西海岸”这个词多少有些危言耸听,从中不难看出一些西方人士的“酸葡萄”心理,而且,这种提法还有它邪恶的一面,那就是从中挑拨中缅两国的关系,暗示缅甸人民,警惕中国经济扩张带来的长远问题。
       其实,要说西海岸,美国的西海岸原来才是人家墨西哥的,美国人实实在在地抢了过来,发展成现在的加利福尼亚。如今不再是吞并灭国的时代了,消除贸易壁垒、建立共赢的经济合作、携手发展才是硬道理,当然,前提是双方都要获益。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欧美对缅甸实施经济制裁之后,中国就迅速修补了与缅甸的关系,很快成为缅甸的最大投资方和亲密的政治、军事伙伴。中国在缅甸的投资保持了多年的一家独大局面后,美国、日本、印度、欧盟才开始重新审视他们的缅甸政策,随着在野党领袖昂山素季的软禁被解除,以及奥巴马等欧美领导人的相继到访,缅甸近两年逐渐走向开放,似乎在朝着西方世界认可的方向转型。
       
2012年底,美国总统访问缅甸期间,仰光街头的欢迎壁画。奥巴马等欧美领导人的到访,象征着西方改善与缅甸政府的关系。

       与此同时,中国在缅甸的几项重大投资相继受挫。缅甸北部的密松水电站被无限期叫停,中部蒙育瓦的莱比塘铜矿遭到了当地村民的持续抵制,被停工两年多,尽管以昂山素季为首的调查小组最终同意了铜矿继续运营,但当地的反对声浪至今不息。只有这个中缅油气管道算是顺利完工并正常运营了。但是,诸多迹象显示,缅甸似乎正在逐步疏远与中国的关系,而“转投西方的怀抱”。一些中国企业的负责人甚至指责缅甸政府:当你们最需要外界投资的时候,我们中国帮助了你们,现在有了西方的示好,你们就翻脸不认人了?
       
缅甸中部蒙育瓦铜矿附近的村民向作者控诉铜矿征地补偿问题,这位女士后来将缅甸总统吴登盛告上法庭。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缅甸真的会疏远中国吗?他们承受得了离开中国的代价吗?中国的企业应该如何更好地处理与缅甸政府和人民的关系呢?
       从缅甸人自己的角度来讲,形成这样的局面并不难理解。缅甸人知道,自己处于中、印、东盟这三大经济体的交叉路口,理应在全球化和区域化的贸易活动中,获得更多的实惠。缅甸不缺自然资源,其石油、天然气、矿产、木材、宝石的蕴藏量都排在世界前列,缅甸希望用自己的资源,最大化地换取国家工业和科技的发展,以图振兴民族的大计,原本就无可厚非。
       有意思的是,缅甸的历史,尤其是其近代史,和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可谓是灾难深重。比如外敌入侵,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变法维新,洋务运动等等,甚至实现三个现代化(工业、国防和科技),也有相类处。这些事件发生的时间与中国的类似事件相比,或早或晚,很难说谁步谁的后尘。只不过,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殖民并未彻底完成,而缅甸完全沦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
       即使是二战结束,缅甸从英国手中独立出来,其所走过的道路也可以看到一些我们熟悉的场景。比如,公私合营,收归国有,缅甸特色的社会主义,以及现在的改革开放。今天的缅甸很像我们刚刚开始改革的80年代,百废待举、百业待兴。缅甸人的心理状态也像那个时代的我们,充满希望又茫然躁动,努力博采他国之长又担心如何才能做到去粗取精。
       正像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曾经斟酌于应该借鉴哪个国家的发展模式一样,缅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