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震邀胡适出山:如新党成立,您做主席

澎湃讯

2014-08-25 16: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由胡适任发行人、雷震和殷海光主要编辑的《自由中国》杂志,在创办初期还挺拥护蒋介石,但在朝鲜战争爆发后,国民党威权政治体制逐渐形成,《自由中国》杂志转向,多有批评国民党的文章出现,成为当时环境下难得的异见声音。乃至蒋介石怒将雷震开除党籍,即使“没有党籍也要开除”!
       1956年,《自由中国》“海外销场日增,读者日众”。然而,当时的台湾,正如雷震在写给胡适的信中所说:“今日党治,超过大陆国民党执政任何时代……大家以为今日政治已走到死路,除非能成立反对党来监督政府,简直想不到好办法。”
       于是,雷震力邀远在美国的胡适回来,出面领导这个反对党。
       最近出版的《胡适雷震往来书信选集》中,刊载了这封信的原文:

        
雷震致胡适(1956年10月29日)
适之先生:
       久未给你写信,我早知您到了加大,并悉您明年一月底来台,现悉是二月。
       为甚么好久无信,是要报告之事太多,寄信困难,故欲言而又中止。
       这次我们也出了一专号,先生不久可看到。未请先生写文章,因电费太昂,又恐怕来不及。大作已发表于专号,文为专号生色不少。
       这次专号文章,先生可看到大家对台湾之意见,可以说是不约而同。大家要政府:(一)建立反对党;(二)建立法治制度;(三)放宽言论尺度;(四)军事“国家”化,取消军队党部;(五)特务“国家”化;(六)教育通常化,即取消青年救国党〔团〕!
       这些话除特务“国家”化以外,我们都说过,我有一文述制宪回忆,对“国防”制度和军队“国家”化,说得很详,因该期不能来台,此次又在专号写了一篇。
       大家认为台湾今日党治,超过大陆国民党执政任何时代。大陆上地区广大,党治仅徒有其名,不能贯澈〔彻〕,今日地区小,可以贯澈〔彻〕得多。陈启天先生在《自由中国》专号之文,原是“九分党治”、“一分宪治”,经该党内如刘东岩说写得过大,改为“七分党治”、“三分宪治”。今日非国民党籍者很难找公职。高玉树之不能顺利工作,党部时时捣蛋。《工人报》之事,法院不敢判决。原任推事游开亨不肯判断黄遹霖败诉,现将该推事升到高等法院,把他调来〔开〕,另由别处调一推事来。林顶立因到日本接玄奘骨灰与廖文毅(“台湾共和国总统”)会了面,返后即以私卖面粉罪名判处八年半(引用《总动员法》。这是战时用的,如台湾一切根据该《法》,本刊早应停刊)。牛哥(漫画家,名费蒙)因与钟情出游,返后以妨碍自由被拘(如果真为妨害自由,须“告诉乃论”,必须钟情出面告诉,而事实上并不如是),法院一审判决有罪,现二审减轻,亦已用罚款保释。此二事,此间美人深感法院之不独立,要我们写文章斥之。我为什么不写?林顶立原为日人之特务,胜利后为我方军统在台之特务,台湾之二二八由他拘捕数千人,当时为彭①之御用。接着主持台湾军统,接着办《全民日报》(现为《联合报》之一),接着任省议会副议长,农林公司董事长,为台湾人所不齿,而政府一手培植。这种人不值得为他讲话。纵是批评司法不独立,人家疑惑为他讲话,可能更疑心用了他的钱。牛哥为玩女人之徒,舞女、明星一稍不随,即在漫画上骂人,可是他的漫画是登在《中央日报》、《新生报》等政府及党的报纸中,也可以说是政府一手提拔出来。我们不值为这类人说话。
       闲话说得太多,大家以为今日政治已走到死路,除非能成立反对党来监督政府,简直想不到好办法。大家希望能开救“国”会议,希望在这一大会上逼政府准许成立新党。所以请你不要反对救“国”会议。您如能表示赞成开,写一篇文章在《自由中国》发表,尤可促成政府早日举行。
       先生今年六十六,我已六十,对“国事”奋斗之日无多,我们应该在民主政治上奠定一基础。我这几年受了朋友多少警告,要少讲话,我未听下〔进〕,反而仍继续讲话者,是想为子孙留一点遗产。建立民主政治的政府,我们纵不能及身而成,但我们要下一点种子。先生常写“种豆得豆”,就是这个道理。
       这个新党如先生愿出来领导,可把民社、青年两党分子合起来,加入国民党一小半及社会上无党无派者,成立国民党以外一个大党,今后实行两党政治。这里面理由甚多。民、青两党过去合作成一之议甚久,而不能实现者为其领导人物成问题,如张君劢出来,过去有曾琦之阻,今仍有左舜生之阻。而国民党的一部分亦不好参加。如先生出来领导,则一切均可无问题。在立法院可得150名议席(150~+80  200席②,国民党还有220席)。先生如能担任此事,我誓一身为此党努力,决不出来做政府事情,即此党可以执政,我亦只在背后而不出面。今日之事如无少数人牺牲,国事是无前途的。先生对局面看得很明白。除此之外,还有他途么?国民党分为二个是走不通的。张君劢先生亦在加州,先生应和他谈谈。他为“国事”奔走数十年,尽管党未办好,但他从未谋私利。这一点值得称赞。如新党成立,您做主席,他做顾问,大家合作,此间美人认为您俩能合作,“中国”政治前途有办法。否则“蒋总统”之后还有大混乱呢!这是最诚恳之言,希望先生想想。要说之话太多,暂此搁笔,肃颂
道安        
田③敬上  一九五六、十、廿九
       
       外一件是参加留学生考试及格而去受训四个月之见闻④。
       此信不必覆。千万请  先生为“国家”前途着想。这不是“第三势力”。

◎资料来源:胡适纪念馆馆藏档。

注:
①彭孟缉。
②原件如此。
③原件如此,当为雷震使用的化名;下同,不一一详注。
④此件未见。
《胡适与雷震来往书信选集》,万丽娟/编注 潘光哲/校阅,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4年6月版,定价:55.00元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胡适,雷震,书信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