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所有制改革争议声起:到底该怎么“混”

综合新华社8月24日电 

2014-08-24 20: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统计,目前已有16个省份出台国资国企改革方案。  IC 图
       
       新一轮国企改革大幕开启后,目前已有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甘肃、山东、江苏、云南、湖南、贵州、四川、湖北、江西、山西、青海、广东16个省份出台国资国企改革方案,发展混合所有制成为“标配”,有一半的省份敲定了发展混合所有制的时间表和目标。
  但频频曝光的国资流失事件引发市场议论和担忧:发展混合所有制是否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比如,日前中信国安集团的披露的改制方案,就被市场质疑“贱卖国资”;稍早前,广西国发林业造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安明明等人涉嫌利用改制、转让和拆迁,非法侵吞国有资产和拆迁补偿款近7000万元,被提起公诉……
垄断行业不能盲目放开,容易引发新一轮权力寻租
       从操作层面上看,发展混合所有制是否会引发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关键在于要做到程序规范和合理定价。
       发展混合所有制将涉及大量资产的重新组合,需要重新评估定价。对于不能进入资本市场和产权市场进行交易的国有资产,如果没有公开透明的定价机制,只通过谈判协商,就很难形成竞价,也难以判断价格是否合理。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表示,资产评估通常是对单项资产进行估价,难以体现国有资产的整体价值,“对国有企业的品牌、技术、渠道、市场地位等无形资产,还缺乏科学的评估方法。在社会诚信度整体较低、中介机构不规范的情况下,国有资产容易被低估,造成隐性的国有资产流失。”
       他还提出,更大的流失风险在于垄断行业的盲目放开,“在没有打破垄断之前,谁进去都能挣大钱,还可能会造成新一轮的权力寻租。”
       被称为“打响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枪”的中石化,自2月宣布重组销售公司用于试“混”以来,动作频频。目前,大润发超市、顺丰速运均成其合作伙伴。
       就在人们设想着未来中国3万多个中石化加油站除了买快消品、收发快递还有什么新花样的时候,业内也对此产生了一定疑问。
       “企业想要通过混合所有制来破除垄断,这是不现实的。”彭建国说,一些国企依靠垄断地位所获得的垄断利润应为国家与民众共同所有,若此时引入非公有制经济,易造成对现有垄断利益的瓜分。
       他认为,改革应该有先后顺序,垄断行业的国企在市场化改革中应先“破垄”,再“混合”。
       国务院国资委一位官员表示,在发展混合所有制过程中,程序合规是必须遵循的首要原则,“虽然不能保证遵守程序就一定不会有问题,但不遵守程序就一定有问题!”
员工持股不能是送福利,谨防戴“金手铐”变成送“金元宝”
       在新一轮深化国企改革中,一些国企对开展员工持股热情澎湃。国务院国资委表态支持央企探索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上海、广东等地的改革方案也“支持企业经营管理者、核心技术人员和业务骨干采取多种有效方式持股”。
       国务院国资委原副主任邵宁说,持股是给员工戴上“金手铐”,但不能是给员工的福利,“与全员持股相比,采取管理层和技术、业务骨干持股有助于稳固公司核心团队,激活企业内生动力。”
       彭建国说,以前不少企业搞过员工持股,后来被叫停了,主要是因为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分配不公。他认为,如果简单地像过去那样搞管理层收购,一夜之间将造就许多百万富翁、千万富翁,要谨防戴“金手铐”变成送“金元宝”。
       “从前些年的地方国企职工持股案例来看,教训多于经验。”彭建国说。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的观点是,企业有国有股、民营或外资股、加上内部管理骨干持股构成“三足鼎立”的股权结构,相互制衡,可以把各方面的优势和积极性调动起来。
       但是,不少专家和企业负责人都认为,究竟采取哪种方式持股、持多少股,必须一企一策,不能一哄而起;应在人力资本突出的科研类企业、竞争性强的企业,集团公司所属的二三级企业先行先试,而在资源型、政策性、垄断性较强的行业应慎重。
       经济学家、中国侨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华生认为,员工持股政策,要做到对内对外坚持一个价格,必须卡住对内对外同一价格的标准。
不能“为混而混”
       在各地国资国企改革中,不顾企业发展阶段和现实情况,定指标、下任务,“为混而混”、“一阵风”,此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