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阅读·疗心手记】电疗

牧田

2014-08-27 21: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图为电影《发条橙》剧照,阿历克斯因杀人罪被判入狱14年,为了缩短刑期他自告奋勇地充当“厌恶疗法”的实验品。

       有一次,在友人的强烈推荐下,看完了一部美剧,《美国恐怖故事》第二季,朋友问我这部剧怎么样,我的感受是,除去人物情节方面的因素,单就描述那个年代的精神病院与精神科治疗来说,该剧还原得还是非常到位的。其中,不得不说这样一个画面:主人公进入精神病院不久,即接受了最为经典,也是看上去最为恐怖的电休克治疗,或称电抽搐治疗。整个桥段中,演员的表演是非常到位的,治疗时面部的表情、肢体的扭动乃至呼吸的气息,一度使我怀疑是否假戏真做。
       电抽搐治疗并不算是非常古老的治疗,最初精神科医生在对分裂症患者的观察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罹患癫痫,也就是俗称“羊癫疯”的病患,在一次癫痫发作之后,会出现较为明显的精神症状的改善,而且明显与当时服用的药物没有时间上的关联,由此推想,是否大脑的一次异常放电的活动能够成为治疗精神疾患的某种手段,然后就产生了电抽搐治疗。
       通常把这种治疗简称为电疗,大家普遍的理解是:这是一种手段,一种恐怖的手段,和上刑是一样的,似乎更多的作用是惩罚而不是治疗。在没有亲身接触之前,我也带着这样普遍的想法。
       在我还是住院医生的时候,每周会有两天为病患进行这样的治疗,每次接受治疗的病患大约在2-3人。治疗的前一天晚上,相关的病患便会统一待在一间病房中,晚上八点以后禁食禁水。治疗当天,病患们依次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准备接受治疗。
       每次做治疗,大约需要3-4名工作人员,床位医生负责具体操作,而其他人员则负责保护住患者的躯干与四肢,防止一会儿的剧烈抽搐可能会导致的扭伤或骨折。当然这只是比较顺利的情况,假如遇到病患不那么配合,那么是要折腾很久的。
       我像平常一样,晚上八点进入科室,八点半交班结束,然后翻出今天计划做治疗的患者病历,开立医嘱。完成这一切准备工作之后,便走向治疗区域。病患们像往常一样,已经等候在那里了。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有人会哭泣,有人会哀求,当然也有人默不作声。
       今天第一个接受治疗的病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抑郁症伴有严重的消极观念,右手手腕道道疤痕表明着她自杀的决心。病人之前已经接受了几次治疗了,对于整个过程并不陌生,当然也比较配合,在躺倒在病床之前还不忘嘱咐护士记得把她的早点和牛奶热一下,一会儿醒了可以吃。
       我们的主角登场了,它静静地躺在一个木头箱子里,黑黑的身子,体积不大,大概也就和PS3差不多大小,不过受欢迎程度可就差远了。护士连接上电源后,我设定好相关的参数,电流强度、作用时间等,把踏板放到了地上。此时工作人员都已经就位,分别按住了病人的四肢与头部,病人的口中也咬上了毛巾。千万不要笑,当时就是这么原始和落后的。
       我打开开关,指示灯亮起,循例我会先踩下踏板空试一下,以保证设备是正常工作的。一切准备就绪,我拿出导电胶轻轻涂抹在手持电极上,然后分别将两个电极放置在头颅额颞部,也就是大约太阳穴的位置,不能离眼睛太近,否则会引起双眼充血。再然后,我踩下了踏板,1……2……3……三秒钟后,电路自动跳开。
       当电流进入患者体内后,她整个人一下子绷紧,全身的肌肉开始收缩,然后强直,挺得硬硬的,随后开始在床上抽搐起来,双眼上翻,露出整个眼白,全身和四肢在木板床上不停抽搐,幅度和力度都是很强的,工作人员使劲保护住她,当然我们不能使用蛮力,要与其抽搐的方向尽可能地保持一致。这样的过程大概会持续20秒左右,然后你觉得抽搐的幅度与频率都趋于缓和,患者开始粗大地呼吸,口中流出大量的分泌物,此时,可以拿去毛巾,试着将其头部转向一侧,防止误吸。慢慢地,约莫一分钟以后,一切回复平静,患者整个人瘫在病床上,没有任何气力。护士帮其擦拭完嘴角的分泌物后,做一些安全性的保护措施,防止其从病床上翻落下来。我则简单检查一下患者的基本体征,心率、血压、瞳孔,然后,治疗结束了。
       病人会在半个小时左右苏醒过来,残留一些头痛的表现,待病人完全苏醒后,再为其进行一些常规的体检,然后就可以进食了。当然,也有一些极个别的,需要更长的恢复时间。
       今天,如果你有幸来到精神病院进修、学习或是接受治疗———当然,后者是不幸的———这样的治疗方式是不可能再看到的,很多年以前,电抽搐治疗的方式已经进行了根本性的变革,人工刺激大脑放电依旧是基础,但肢体的抽搐以及短暂性的呼吸暂停等副作用已经没有,病人在治疗前接受麻醉,然后注射肌肉松弛剂,最后在脑电监控及呼吸机下进行治疗,以保证整个治疗的安全性及有效性,而那个木头盒子也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
       在药物治疗还未被有效开展之前,电抽搐治疗在精神疾病的治疗历史上曾经风靡一时,而且价格不菲。据说,在解放前的上海,如果需要医生进行此项治疗,需要支付的货币不是票券,而是金条。由此,也可以看出在某些疾病的治疗中,电抽搐治疗还是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但事物往往有两个方面,当疗效肯定时,治疗的扩大与滥用就随之出现了,厌食症、性变态一度成为了电抽搐治疗的牺牲品,就像《美国恐怖故事》中一样,它成为了一种管理与惩罚的手段。
       现在,使用该项治疗的适应证非常有限,完善的告知制度与知情权也大大地保证了病患的权益。我有幸经历了传统电抽搐治疗最后的时光,虽然谈不上美好,但却让我看到更为全面的精神病学的发展。最后,回答一下最初的困惑:电抽搐治疗是一种手段,是一种改善精神疾病患者症状的手段,和药物一样;这种手段看上去的确比较恐怖,但倘若你能够完整观摩一台手术,很难说到底哪一种治疗方式更容易让你接受;最后,是不是刑罚,有没有惩罚,我想这是一个和这种治疗不相关的话题,这只关系到每个从业者的道德水准,所以,完善的制度是每一个精神病患的权力保障与基础。  (作者系精神科医生)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疗心手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