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盘点落马官员的奇葩绰号:薄熙来被叫“薄熙草”

微信公号“政知局”

2014-08-27 16: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你知道“教父”、“鬼子”、“薄熙草”、“六百帝”各是谁吗?
       8月27日,《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号“政知局”发布盘点文章《落马官员的奇葩绰号,你叫过几个?》
       
       媒体起底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曝出他“武爷”的外号。
       “武爷”。十分江湖,霸气侧漏。
       其实,很多官员在落马前都有绰号。比“武爷”更霸气的有,比“武爷”更黑道感的也有。
       政知局粗粗盘点了一下落马官员的绰号,不完全,却已然五花八门,涵盖工作作风、生活作风,为人处事及贪腐特点。
       一起来看看,这些奇葩绰号里有没有你曾经一起叫过甚至参与起过的吧。
霸气侧漏型
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
——“武爷”

       升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不久即“落马”的武长顺,在天津市公安局局长任上一干就是11年。在天津政法系统深耕40多年,加之豪爽的个性,许多民警在私下议论时称呼武长顺为“武爷”。“武爷”在公安局训斥下属时,“真就像大哥教训小弟一样”。一名见识过“武爷”发火的人回忆,对面的一个局级领导,站在原地动都不动,满脸通红地听着武长顺训斥。
       有当地公安系统的人士向《廉政瞭望》介绍,武长顺(图中)身为副总警监,在很多场合却不穿警服。有时出去视察,一大帮穿着警服,肩扛高级警衔的人簇拥着衣着朴素的武长顺,更凸显其“霸气十足”。
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
——“王彪子”与“鬼子”

       1993年底,王立军调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在那里,他开始以“打黑”知名。他的事迹也被改编成电视剧在全国热播。编剧周力军曾评价王立军“有点彪、爱小题大做”:驾车车速飞快,过铁路时也不减速,车辆腾空而起,坐在副驾驶座上,必须牢牢抓住把手才不致倾翻;对付几个走私犯也会兴师动众,他会身穿黑风衣跳到汽车上先冲着天空发射一梭子弹……
       因为这股子彪劲,王立军获得了一个外号:“王彪子”。
       南都周刊还曾曝“薄谷开来与王立军一度关系非常密切”——
       他们的外号,也能体现各自在圈子内的地位和关系。薄谷开来母子昵称王立军为“鬼子”,王立军手下李阳、王鹏飞、王智称其为“老师”。王立军称谷为“瓜妈”;郭维国称她为“律师”。2011年12月14日晚上薄谷开来举行的晚宴上,喝高了之后,称王立军为“老师”的李阳、王智等人既称谷“师母”,又叫她“大姐”。
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
——“刘疯子”

       熟悉刘志军的人称他“胆子大,能力强,有魄力”,但也“非常圆滑,很懂得照顾人,谁都给面子”。“中央领导坐火车,刘一定全程陪同;地方大员来京开‘两会’,刘大多亲自接站。”
       在铁路系统内部,刘志军的绰号是“刘疯子”。
       他担任铁道部部长的8年间,正值中国城市高速发展阶段,同时也是铁路建设大跃进时期,中国铁路第五次、第六次大提速,都在他任内完成的。
       “以身犯险”乘坐试验列车,常坐在列车驾驶室看着司机开车,一个侍从不带出没火车站等地,提出“要牺牲一代铁路人的益处换来中国铁路的成长”……刘志军走着一条有违其他“大员”的“野路子”。
高调作秀型
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
——“六百帝”

       万庆良在广州市委书记任上被带走。落马之前,他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行事高调,也因此收获了“广州官场最佳男主角”的绰号。
       2011年初的省党代会后,就“房价飙升广州市民幸福吗”接收记者采访时,万庆良建议年轻人要转变观念,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租房也可以。他还拿自己举例子,说“工作了20多年,还没有买房”,“还住在政府宿舍,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缴租600元,政府补贴一些。”
       珠江帝景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这样的小区想租一个130多平方米的居室,市场租赁价格至少得五千元。因此,网友将其封为“六百帝”。
原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薄熙草”与“足球市长”
2000年10月1日,大连实德队夺得了2000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的冠军。大连市长薄熙来祝贺球队夺冠。 CFP 图

       大连有三宝:足球、服装节和薄熙草。这是互联网上曾经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
       “薄熙草”即指薄熙来,他主政大连期间,对种草和全市绿化情有独钟,同时他签名时草书“来”字很像“草”字。
       大连劳动公园,过去数年间,那里更广为人知的是那个直径达21米的硕大足球。这个被称为国内最大足球的标志物,1996年由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倡导设立。他也被称为“足球市长”。
       “如果有人称我为足球市长,我觉得这也是个蛮好的事。”1998年,薄熙来在接受《体育生活报》记者采访时称,人们在基本满足衣食条件之后,才有可能有更大的心劲、更大的热情去关注一项体育事业的发展。“因此如果大连市民,对一个市长的评价,不仅仅是拘泥于米袋子、菜篮子,这些方面的联想、评价和命名,而是能够超脱出去,给他在体育文化方面某种绰号或者某种命名,我觉得这本身是一种进步。”
       以“足球”为“名片”的薄熙来,在升任辽宁省长之后,绰号也跟着升成了“足球省长”。
只手遮天型
江西萍乡政协原主席贺维林
——“教父”

       与之前落马的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委秘书长赵智勇等省部级官员相比,2013年已从江西萍乡市政协主席位置退下的贺维林虽级别不高,但却深耕萍乡官场42年,在当地实力雄厚,以至于被称为官场“教父”。
       十年之前,贺维林在任职萍乡市常务副市长时已是风光无限,一次为其父庆贺80岁大寿,前来贺寿的官员仅车队就在其老家公路上绵延数公里。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其弟贺维章旗下公司在萍乡开发的6个楼盘均位于市区黄金地块,另囤有多宗地块。当地煤矿、电瓷等诸多领域中,无一不有他的身影,人称 “贺半城”,意指“萍乡半座城市均为其所有”。
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曾锦春
——“曾大人”

       已经被枪决的湖南郴州原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锦春是被老百姓称为“曾矿长”、“曾大人”的“郴州第一贪”。
       2006年9月19日,曾锦春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此时,距曾锦春退休年龄只有一个多月。
       曾在任市国土局局长期间,每审批一家矿井开采都有一个“奇怪”的要求,就是必须与该矿的矿主见面。“批条子”开矿是其主要敛财方式。
       此外,在郴州的许多民营企业门口当时大都高悬由市纪委牵头颁发的“郴州市纪委民营企业重点保护单位”牌匾。凡挂上此牌的企业直接受纪委保护,公、检、法等任何执法部门都不得干扰。而其代价就是每年向纪委交纳40万元“保护费”。
安徽省原省副省长王怀忠
——“王坏种”

       2004年2月12日,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在济南被执行死刑。这是继胡长清、成克杰之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三个被处以极刑的省部级以上腐败高官。终审认定,王怀忠受贿517.1万元,其中索贿275万元,另有价值人民币480.58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并具有多次索贿的法定从重处罚情节。
       王怀忠的绰号据称多达10个以上。其中被叫得最多的是“王坏种”。有一部廉政教育片就叫《王怀忠的两面人生》,详细地披露了他大肆索贿、滥用职权、弄虚作假、道德败坏等问题。
       王怀忠在阜阳当政的几年里,对他各种问题的反映从未间断过,但当时似乎都没有影响他的仕途,以至于在一个公开场合中,王怀忠有些得意地说:“告我又能怎样?查我一次,我就升一级。”而在他倒台前五年,阜阳就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只要反腐不放松,早晚抓住王怀忠。”
大拆大建型
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
——“拆迁大佐”

       曾被曝在群体性事件中私自“调动警力”的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因大拆大建并学日本语气说话被老百姓称为“拆迁大佐”;在升任思茅市长后将城市名称改为“普洱”,签署总投入10亿元建设“天下普洱茶国”计划,被称为“茶市长”;在主政腾冲县时,沈培平大力开发矿产资源,“那时民间已经开始反映他‘专横霸道’,‘沈矿长’的名号也是从那时叫起来的。”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
——“李拆城”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是十八大后第一个“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刚当选中央候补委员,1个月后的12月13日,新华社正式发布其落马消息。
       2009年11月,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村民唐福珍,举起油桶,把汽油浇在身上,要求停止强拆,对话协商解决拆迁争议。但拆迁方并未理会,最终唐福珍在自家天台上“自焚”。而当时的成都市领导就是因大力推进拆迁而被坊间称为“李拆城”的李春城。
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
——“季挖挖”

       被老百姓称为“季挖挖”、“满城挖”、“推土机市长”的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在他主政南京的几年内,满城开挖。其间,还因大量砍伐梧桐树引发民怨酿成风波,也被称为“砍树市长”。
       《第一财经日报》曾有报道称:面对“季挖挖”的责骂和高压,有些区县干部只能将任务层层分解,一级压一级,限时限量完成。一些强拆项目,甚至提出底线是“只要不死人,不死在现场,什么手段都能用。”
原南京市委书记王武龙
——“砍树书记”

       在季建业之前数年落马的原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王武龙的绰号也与砍树有关。
       在其任期内,为打造城市形象工程,南京将十数条主干道的百年古树纷纷砍掉,取而代之的是毫无特色的大草坪宽马路。百姓为此送其绰号“砍树书记”。
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
——“韩大嘴”与“韩大锤”

       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是中央巡视组巡视安徽之后落马的首个“大老虎”。在安庆市委书记任上掌舵一方5年的韩先聪在安庆工作逾9年,但在安庆人看来,韩先聪只知高谈阔论,放空炮却不实干,其“韩大嘴”的绰号由此而来。
       而他调任滁州后,推出“大滁城”规划,通过拆迁、实施大工程等,将城市面积扩充了一倍多,又收获“韩大锤”的新绰号。
腐化堕落型
四川雅安原市委书记徐孟加
——“徐三多”

       2013年11月17日,四川雅安原市委书记徐孟加被免职。年初,徐孟加曾遭举报,网上也流传其为“徐三多”(钱多、房多、女人多),但4月29日晚,雅安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告称,经有关部门查实关于徐孟加“腐败”的传闻是个别人士无中生有,捏造事实。
       徐孟加在当年芦山地震时“出了名”。4月20日芦山地震发生后,央视连线徐孟加,在他历数有多少四川省党政军领导奔赴地震灾区时,主播打断说:“这个我们可能比你知道的多些,说说现在采取了哪些措施吧。”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
——“一斤八”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总工会原主席陈安众被曝与“大师”王林交好,“兄弟们”是他常用的一个称呼,即便在一些正式场合,其说“兄弟们”的时候也不比说“同志们”少。
       多位萍乡官场人士向媒体透露,在萍乡流传着关于陈安众四个“一八”的段子:“一米八的个子、一百八十斤的体重、一斤八两的酒量、十八岁的姑娘。”
湖南省郴川市原副市长雷渊利
——“三玩市长”

       从1995年至2005年十年间,湖南省郴川市原副市长雷渊利在工作安排、工程承揽、解决政策优惠、减免费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贪污、挪用公款,玩弄女人,被人民群众称之玩权力、玩金钱、玩女人的“三玩市长”。雷渊利在“忏悔”信中,也自承是“名副其实”的“三玩干部”。
广东省湛江市原市委书记陈国庆
——“三敢书记”与“蓝带书记”

       广东省湛江市原市委书记陈国庆在台上时“什么酒都敢喝,什么钱都敢收,什么人都敢用”,不仅支持儿子走私赚大钱,还爱看三级片、吃补药、玩“妈咪”,几年间就受贿100多万,人称“三敢书记”。
       陈国庆还有一大癖好,喜欢喝每瓶近千元的“蓝带”酒,经常是一顿饭就要喝上几瓶。人们私下称他为“蓝带书记”。
山西省绛县法院原副院长姚晓红
——“三氓院长”

       山西省绛县法院原副院长姚晓红,被曝生活腐化到喝人奶的程度。绛县法院有几十个人被他打过,对其他副院长、上级法院的法官也照打不误,至于打骂百姓、非法拘禁更是家常便饭。于是人们给他一个绰号——“三氓院长”。
湖北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
——“五毒书记”

       湖北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收受贿赂,非法占有公款公物,违反规定收受礼金,支持、庇护赌博,生活作风腐化堕落,媒体报道称其玩弄的女性达107人,创造了包养情妇的“数量吉尼斯”纪录,并因“吹、卖(官)、嫖、赌、贪”样样俱全,获赠“五毒书记”绰号。
湖南省政协前副主席阳宝华
——“酒罐子”

       落马时已经退休的湖南省政协前副主席阳宝华,仕途起步于湖南衡阳。几位衡阳市委、市政府退休干部曾向法制晚报记者回忆,彼时阳宝华的酒量在市里是出了名的,私下里大家都叫他“酒罐子”。
       2014年5月,阳宝华被宣布调查后,曾有媒体报道称,其最后公开亮相是参加长沙举行的一项书画展。题词是阳宝华参加活动时热衷的一件事。有退休老干部告诉记者,曾有人专门上门向阳宝华求字。在岳阳、衡山、衡东,都有他的题词。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落马官员的奇葩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