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阅读·疗心手记】焦虑产生的妄想,真实发生的惨剧

牧田

2014-08-30 22: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现在
       我坐在地上,周围很嘈杂,大概是因为聚集了许多人的缘故。大家似乎都不敢靠近我,有的人指指点点,有的人交头接耳,我怎么了?
       我低下头,衣服上有血,血还没有干,这是谁的血,我受伤了?如果我受伤了,大家为什么不来帮助我?
       我的视线移到了我的右手,一把握着刀的手,当然,那上面也有许多血。我好像明白了大家不敢靠近我的缘故。
       我抬起头,转向身后,不远处躺着一个人,是个姑娘,软软地躺在地上,地上都是血。头发披散在她已是苍白的脸上,我认识她吗?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和我在一起的同伴呢?
       我的视线有些模糊了,模糊之中看见几个举着枪的人朝我靠近,耳旁传来的是刺耳的警笛声。
       
下午
       下午,我约了朋友逛街,决定美餐一顿,然后疯狂购物,发泄我这半年来的苦闷。
       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半年里是她一直陪伴着我,我们通常会在网上聊天,或是打打电话,约出来见面还是第一次。她和我有着相同的境遇,一样面临着婚姻、人生的抉择,但是她比我坚强、独立。她会经常骂醒我,叫我不要整天哭哭啼啼。是的,我的确不能再这样了。
       上午去超市买了些必需品,中午和她约在这家小店吃饭。地点是她挑的,她向我推荐这家小店很多次了,总说这家的小菜精致可口,而且环境清雅。今天,我就来尝尝吧。
       我做东,点了许多菜,服务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两个女人吃这么多很奇怪吗?我今天就是要大吃一顿。
       我们俩边吃边聊,周围其他客人不多,但碍于环境,所以我也不敢太大声。这时,我的女伴突然非常神秘地对我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约在这个地方吗?”
       “这里不是你提了好久了吗?说无论如何要来尝一下。”
       “当然这是一个原因,但是还有更重要的目的,你回头看一下。”
       我顺着她的眼神,回头望去,离我们不远处,坐着一位女子,样貌普通,二十七八,一个人安静地用餐,左手握着手机,拇指在轻轻地刷着屏幕。
       “怎么了?她怎么了?”
       “这个人,就是这半年来你一直想找到的人。”朋友的目光很肯定。
       “咣当……当!”杯子从我手中滑落,碎在了地上。
       我终于见到了,原来就是这么一个货色。她是比我要年轻,但是也很普通嘛。这些都不是重点,勾引别人的老公就是不对的。我现在过的什么日子,没人理我,没人管我。老公要和我离婚,父母也不帮我,说我太作,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想到这里,我不禁流下了泪。
       “不许你再这样。”朋友微微有些发怒,“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什么吗?”
       “要反抗,要讨回公道。”我答道。
       “早上让你买的东西买了吗?”“买了,在包里。”
       “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我没有丝毫犹豫,从包中取出一把十厘米长的尖刀,站起身来,径直朝那个贱人走了过去,没有问任何一句话,用刀在她的脖子处轻轻滑过,大概连一秒钟的时间也没有,那个女人转头看着我,用惊诧恐惧的表情。
       女子晃着身子,冲出小店,来到大街上,过路的行人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快步上前,从背后又捅了几刀,女人连喊叫的气力都没有,倒在了血泊之中,我转过身,抬起头,看着正午的太阳。半年了,我过得真的很辛苦,我好累,我想坐一会儿。
       
早晨
       早晨起床,我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客厅里一片狼藉,窗帘的下摆留着烧焦的痕迹,地上满是水迹。餐桌上留着丈夫的字条:我觉得我们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吧。我已经申请了出国培训,过两天就走,这段时间我先住在外面。豆豆在我这里,会让我妈带回老家住上一段。还有,我已经和爸妈说过了,他们今天就会过来照顾你的。我们已经努力过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医院,不要耽误了。
       我知道这一天肯定会到来的。爸妈如期而至,满脸愁容。我真是佩服我丈夫的演技和口才,使得我父母完全站在他的一边。来了以后,唠叨个没完,无非就是让我去看病。我没有病,你们的女儿脑子很正常。那些药吃了不舒服,只想睡觉,没有精神,一直吃下去脑子才会坏掉。
       在这个世界上,我孤立无援。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QQ,还好,她在,我大概也只剩下她了。
       
深夜
       深夜,丈夫在一旁已经睡了,我还依然醒着,盯着墙上的挂钟,十一点,时间快到了。“哔哔…哔哔哔。”楼下又传来了轿车的喇叭声,我下床,跑到阳台朝下张望,果然,又是这辆车,红色的跑车。
       我走回卧室,把床脚的靠垫朝老公扔了过去,老公从熟睡中被惊醒,望着我,“你拿东西砸我干吗?”老公一脸不满。
       “你说,这辆车到底什么意思?每天这个时候,从这里开过,然后摁两下喇叭?”
       “你又来了,我怎么知道,我都睡着了。要不这样,下回你下楼把车截住,自己问个清楚。”
       “你把我当什么?我是你老婆,不是外面什么随便的女人。”
       “我明天还要开会,孩子也睡了,不陪你疯了。”老公转身又睡了,把我一个人晾在那里。
       一个月来,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情况,我的老公变得越来越陌生了。
       
周一
       周一,老公和我都请假了,因为今天他要陪我去医院看病。这段时间,我的情绪和睡眠都很糟糕。
       我很讨厌这个医院的名字,精神病医院,难道走进大门就意味着我脑子有问题吗?
       我也不喜欢这个医生,似乎他并不关心我在说些什么?
       自从有了豆豆以后,我的睡眠就一直不好,每天都感觉非常疲劳,人也变得暴躁。老公说我是不是产后抑郁,但我上网查过,觉得也不像,反倒是老公越发不关心我。
       他总是忙着打电话,发消息,很少花时间来陪我聊天,只要我和他说我的烦心事,他就劝我去医院看看。其实,我很怀疑,怀疑他是背着我找女人。其实,暗地里,我已经查过,可是一无所获,是不是真的是我出了问题呢?
       一直都是我在说,医生基本没说几句话,临走时开了一些药,说是改善睡眠和情绪的。我不相信这个医生,我也不相信他给我开的药,如果,他是我老公认识的医生呢?我岂不是中了他的奸计。
       
产检
       产检,预产期之前最后一次产检,我一个人去的。
       老公又说他要出差,自从他升职以后,工作变得尤其繁重,很多次,在我需要的时候,都没有他。
       回到家里,感觉身上黏糊糊的,还是先洗个澡吧。
       水从花洒中冲下,打湿了我的身子,我低下头,早就看不见自己的脚趾了,新生命已经在这个花花的肚子里孕育了九个多月了,我想好了,宝宝小名叫豆豆。每每想到这里,心里满溢的都是幸福。
       不过,在这幸福的感觉背后,总有一丝隐忧围绕着我。
       
(后记)
       这是一则骇人听闻的故事,但却真实地发生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中。在当时的围观人群中有诸多猜测,情杀、仇杀抑或是债务纠纷。然而,故事的真相是行凶者与被害人之间没有丝毫的联系,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人际联系,也就是说,她们是完全的陌生人。
       那么究竟是什么使我们的主人公做出如此举动呢?当然,还是精神疾病。
       主人公是一名成年女性,在面临怀孕生产事件的压力下,产生了较为明显的焦虑情绪,或许由于产后激素水平的改变,削弱了雌激素对于女性的广泛保护作用,又或者是家庭成员关心不足,使得其产后的情绪问题逐步加重。
       精神疾病的走向有时很难预估,更多的疾病可以认为在同一疾病谱系上。只能说我们的主人公非常不幸,走向了精神疾病中最为严重的一型。孕期的焦虑尚未得到改善,而随着照顾新生儿付出的大量体力与精力,她的睡眠又遭受了严重的破坏,继而开始出现猜疑、错误的逻辑推理,推理内容逐步走向荒谬,最终形成了一种难以打破的病理信念———妄想。
       在事发前的半年,症状中又出现了新的角色,她的那位陪伴在身边的朋友。想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那位朋友从未真实存在过,这完全是主人公大量丰富的幻觉及妄想的综合体,主人公在这样的病理状态的支配下,发生了故事开头悲剧的一幕。
       我知道大家最关心的是什么,如果遇到这样的人该怎样?我们有办法保护自己吗?其实,要防止这样突如其来的伤害确实是比较困难的,不过,真的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吗?
       我们每天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坐在地铁车厢内,或是独自在快餐店用餐,大家通常在做什么?几乎都是在看手机或其他电子产品吧,不抬头,不看周围人,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在人群中的自我形象。如果,各位能偶尔抬头看看,拿下耳塞听听,其实,可以避开某些是非、某些危险。
       留意身边人、周围事的目的不在于介入别人的世界,而只是保护自己的生活。
        (作者系精神科医生)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疗心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