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公投何以成为今日之选择?

理查德·帕里

2014-09-03 1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英苏两方均承诺不论花落谁家,公投结果都将得到充分尊重。东方IC 图

       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人将就苏格兰是否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展开公投。即使公投结果为“是”,独立这一决议也不会立刻生效。在这之前,英国议会与苏格兰议会必须通过使之可行的诸项法案,并就许多现实安排与资产及债务分担进行充分讨论,独立才有可能由梦想变为现实。而考虑到将于2015年5月与2016年5月分别举行的英国议会和苏格兰议会选举,其结果将很有可能使独立进程滞后。同样可能出现的是,无论结果为何,部分民众对自己的投票感到后悔的“买家自责”将上演。不过,以下政治立场是颇为明晰的:英苏两方均已承诺不论花落谁家公投结果都将得到充分尊重,也即是说一个肯定的公投结果将意味着苏格兰获得独立。(译者注:苏格兰选民就“苏格兰是否应该成为独立国家?”这一问题做出“是”或“否”的回答)
公投何以成为今日之选择?
       对于理解这一问题,颇为关键的一点是,与美国、中国、德国或西班牙等国家迥异,英国并没有与之相同的主权国家不可分割的意识。在英国议会之外,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这三个自治地区同样设有立法机构,而英国议会还肩负着为英格兰地区立法的责任。而在1707年与英格兰携手建立联合王国之前一直以独立国家存在的苏格兰,其地位不可谓不殊异。它保留了其独特的法律与教育制度,而且在二十世纪诸多政府活动由一个名为苏格兰办公室的中央政府部门开展。1999年重设的苏格兰议会接管了原由苏格兰办公室(现在的苏格兰政府)掌管的包括医疗、教育和司法在内的诸多领域的立法权力,在其影响下,许多相关政策已经偏离英格兰模式。而包含军事防务、外交、移民、广播电视、能源、养老金与社会福利在内的职能仍由英国政府掌握,如若独立,这些职能也将被转移至苏格兰议会手中。
英国并没有主权国家不可分割的意识。1931年12月,英国国会通过《1931年威斯敏斯特法令》,给予各英属自治领完全自主权,国际场合上是与英国完全平等的主权国家。

       苏格兰议会的创制以苏格兰人民的主权意志原则和勾画自身宪政蓝图的权利为基础。直到最近,断言苏格兰人民的政治愿望会倾向于独立似乎不大可能。但是,作为唯一支持独立的大党苏格兰国家党在2007年的苏格兰议会大选中成为最大党派(尽管并不构成单一多数)并在首席部长阿莱克斯·萨蒙德的带领下组成政府。在2011年,苏格兰国家党赢得了45%的选票并夺得多数席位。迄今,苏格兰国家党颇为胜任地运作着苏格兰政府,其作为中间型党派倡导以保留欧盟席位、继续尊英国女王为国家元首和保留英镑为货币的特征的独立的柔性概念。
       改变与英格兰的联合状态并不在苏格兰议会的职责范围内,但是作为对苏格兰国民党民选政府的回应,大卫·卡梅伦领导的英国保守党政府(保守党在苏格兰力量薄弱,在59个英国议会苏格兰议席中只占有一席)同意在苏格兰举行公投。而作为英国议会与苏格兰议会中的反对党,工党是领导反独立运动的主要力量,其许诺获得公投胜利后赋予苏格兰更多的经济与财政支出权力。
何种因素在推动公投进程?
       首先,语言并不是这一问题的答案。苏格兰土著语言盖尔语只在苏格兰西北群岛被广泛使用,其他地方以英语为通用语言。其次,苏格兰经济与社会结构与英格兰相似。苏格兰既不显而易见的比英格兰更为贫穷或富裕,固然其经济对于已被充分开发的近海油田的依赖使之在中期看来十分脆弱。独立的原动力首先来源于难以取得苏格兰人民认同的英国政府政策的影响,其次来源于一种认为一个中等规模的独立苏格兰在欧盟体系之内比之在联合王国之内将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的认识。必然地,这是一个建基于关于未来的设想与直觉的实用主义判断。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项自由选择,而非一个被压迫国家的诉求。
为何英国未能融合苏格兰?
       英国建国之根本在于一个模糊的民族身份意识——“不列颠性”,其不同于“英格兰性”虽然英格兰在经济与人口上占主导地位(高于80%)。一个重要的概念是在二十世纪成为独立国家组成的英联邦但在多种情况下依然以英国国王为国家元首的“不列颠帝国”(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其在二十世纪成为以英国国王为国家元首的独立国家组成的英联邦。同样重要的是爱尔兰的先例,在1801至1922期间并入英国的爱尔兰在其后被允许独立(北爱尔兰仍保留在英国内)且不被视为外国(早在欧盟创建之前,爱尔兰公民享有进入并居住在英国和参加选举的权利)。一个广为人知的关于民族身份的论点是对于大多数在英国发明的体育运动(尤其是足球),苏格兰作为一支单独的国际队伍参赛(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也是如此)。相比于中国与美国强烈的国家领土不可分裂意识,法国和俄国的与领土外同一语言使用者的政治团结意识,英国是一个围绕英格兰的灵活多变的政治星座,其中非英格兰身份得到充分尊重。
公投将鹿死谁手?
       英国政府同意进行公投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且必将取得一场完胜,但是他们似乎只取得了部分胜利。独立运动的民意调查结果持续平稳且与长期走向一致,通常是同意独立的占40-45%而反对独立的占55%-60%。在近几周进行的两项民意调查显示反对阵营缩水4个百分点,而且任何表明一个两派差距逐渐缩小的调查结果都将影响整个独立运动,其中独立派似乎在组织与行动上更胜一筹。在9月18日苏格兰人民前往投票时,投票结果仍不确定的可能性依旧存在。但是至少独立这一概念将会在投票日之前已被深入全面地剖析完毕。
对于民族国家与边缘化少数民族的启示何在?
       英国外交官试图让全世界将公投视为如何和平地解决领土问题的典范。我的看法是英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案例,因为任何作为不被容忍甚至是叛国的分离主义概念在英国内都寂寂无声,难以引起回响。西班牙与加泰罗尼亚是一个有力的反例,先创制地区议会而后倾向于独立的政治多数派当选的相同的政治进程并没有导致公投合法化被作为地区退出机制。在一个经济相互依赖和文化趋向同质的世界,我们仍然需要理解有着数百年历史的“主权独立国家”这一概念。英国允许爱尔兰独立,它也会允许苏格兰走向独立。但大部分主权国家都不会像英国般在这一问题上如此轻松。
       
       (作者理查德·帕里系爱丁堡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荣誉院士,译者曲晨。更多关于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深入讨论,请关注“思想市场”栏目“关注苏格兰独立公投”标签下文章,或点击本文链接的“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格兰独立公投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