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优专栏:尴尬的捐精

吴优

2014-09-03 11: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3年9月25日,河南人类精子库捐精室,取精显然是一种高度私密的医疗活动。 东方IC 图

       自从有医学统计以来,男性的精液质量就呈进行性的下降,而不育症的发生率也在不断地上升。大致的原因和疾病、环境污染、食品问题、生活压力、药物的使用等等有关。而供精人工授精作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手段也越发被广泛地采用。
       有了需求就必然会有市场,近年来不时有某地新建精子库的新闻见诸报端,而捐精者的劳动所得也已达数千元。捐精的市场其实早就存在了,只是当年相比现在要隐晦得多。上个世纪末,我在医科大学读书时,在教室后门口就不时发现有人很可疑地躲在楼梯的阴暗转角处,但凡看到有相貌俊朗、身材高大的男生经过就闪出来压低了嗓门问:“同学,你捐精吗?”只不过,那时采精一次所得不过60元罢了,整个捐精过程需要采精多次,而每个人一生理论上只能捐献一次。捐精回报的水涨船高,一方面说明了随着国家近年来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捐精者的劳动价值也得到了体现,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供求关系的日益紧张。
       取精除了供精以外,同时也是许多医学检查所必须的一个步骤,而操作的要求却是颇高,除了要求存放器皿无菌干燥外,还讲究一个“快”字,所采样本必须在规定时间内送检或者保存。一般采精的方法包括自慰法、体外射精法和电动按摩法,条件许可时也可通过性交法在特殊安全套内采集。普通安全套内的涂层和润滑剂可能会对检查的结果产生影响,所以不宜使用。发达国家的医院内往往有私密的采精室,除了手持的电动按摩器具外,更有高端大气的工作台,患者只需把相应器官往操作孔里一放,按下按钮就能完成取精操作。
       国内的公立医院除了采精设备相对落后外,对患者隐私保护的重视程度也普遍不够。早年我在某省级人民医院见习时随专科老师坐诊,当时该院并无专门的取精室,只见往来患者人手一个试杯,排队到厕所取精。某次一老外过来就诊,盯着手里的试管问“How”,我很尴尬地用手势比划解释了一下。老外瞪大了眼睛接着问“Where”,我指了指转角处的厕所,老外思考良久方才下定决心走进洗手间,半晌才转回来,掏出空空的试杯,摇摇头放弃了。
       自从那个病人以后,我开始思考这个在当年不成为问题的问题。卫生间取精容易造成标本污染,影响检查结果,更何况大医院的洗手间人来人往,众人皆在埋头排泄,却有某老兄在墙角阴暗处自慰,并且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看来定是无比的猥琐。众目睽睽之下,却还非得做出不雅之举,人世间最大的尴尬恐怕莫过于此。而患者在心理重压之下,往往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却最终仍是两手空空或者射精中断,标本采集不全。畸形的诊疗环境难免造就畸形的病患。曾有一患者,多次取精未果,恼羞成怒之下从门诊服务台挖取一团浆糊送检。这份特殊的标本当时倒是给我的老师造成了许久的困扰。
       取精显然是一种高度私密的医疗活动,医护人员不可避免地会了解患者的隐私,需要做到尽量减少患者私密部位的暴露,为患者保护好病历、保守秘密等。早年医疗机构给患者造成的尴尬,除了对于保护隐私权的重视程度不足外,经济问题恐怕也是一大原因。政府主管部门未将能够方便患者、保护隐私的设备纳入收费名录更遑论医保,医院自然不愿在无法得到回报的项目上投入资金和场地,最终也就只能委屈患者了。当然,现在医疗条件较过去已经提高很多,许多医院,特别是民营医院,已经能提供相对安静、私密的环境,使用专业设备辅助进行。这样,既能保护患者隐私,又能确保精液采集质量。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捐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