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岁基辛格出新书:世界绝大多数地区从没认同过西方式秩序

澎湃国际新闻记者 方晓

2014-08-31 16: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1岁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将于9月9日出版新书《世界新秩序(World Order)》。  CFP 图

       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元老级人物、91岁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又要出书了。9月9日,基辛格的新书《世界新秩序(World Order)》将由企鹅书屋正式出版,这位国际政治现实主义与均势外交“头牌”在书中悲观地表示,“秩序——这个支撑起现代文明的概念正经历危机。”
西方式世界秩序只存在过很短时间
       8月29日,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对其书中的主要观点做出阐述。“利比亚陷入内战、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正在叙利亚伊拉克边境建立自诩的伊斯兰国、阿富汗年轻的民主正面临瘫痪的危险;与此同时,(美国)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和对华关系也出现新的问题,美国在合作的承诺与公众指责间左右为难。”基辛格在书中写到,“此前,寻求世界秩序几乎被限定在西方社会这一语境下。二战之后,经济实力与国家自信让美国举起国际领导者的火炬,并为其添加了全新的维度。美国是一个完全建立在自由理想与代议制民主之上的国家。由此,美国认为自己的崛起是因为自由与民主的广泛传播,也认为有能力建设公正和持久的和平。传统的欧洲社会认为秩序建立在人民与国家间内在的竞争中,建立在限制前者冲突的野心中,这一秩序依赖实力的均衡与一系列开明的政治家。而美国则认为人本质上是理性的、倾向于和平解决问题的、拥有常识的;由此,美国认为,传播民主就是寻求国际秩序的最高目标。同时,自由市场的建立能够让个人获得成功、让社会富裕、让传统敌对国家之间的经济力量独立。”
       基辛格称,“美国的这一努力在很多方面确实取得了成就,包括很多独立主权国家的崛起,参与式治理模式成为主流以及遍布全球的通讯与金融网络”。
       作为“美国式世界秩序”的实施者与见证者之一,曾作为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在1969年到1977年之间的美国外交政策中发挥了中心作用。并在中美建交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但他在书中表示,“至少在本世纪初,一个由美国式理想和欧洲国家和均势概念相混合的世界秩序可能存在过很短一段时间,然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从来没有认同过这一西方式的秩序。如今的乌克兰危机与南海争端等正让其他国家对西方式秩序的保留意见变得更加突出。
       “西方社会建立与鼓吹的秩序正面临着拐点。”基辛格指出。
经济全球化与政治本土化的冲突
       基辛格此前在包括《复兴的世界》、《大外交》等作品中极力鼓吹均势外交,但在这本最新的著作中,他却对均势外交的发源地欧洲进行了不留情面的批评。“欧洲想建立一套超越国家、完全建立在软实力原则上的外交体系,但一个剥离了国家战略语境的外交政策能否维持世界秩序让人怀疑。在欧盟还不能建立一个类国家实体之际,为内部不同的势力留下权力真空,也让其国境线出现势力不均。”
       针对中东,基辛格写道,“中东一部分地区已经被宗教势力与氏族势力裹挟,不同势力之间互相冲突,被外部势力操纵的宗教民兵们肆意在边境挑起战争,中东已经出现一系列不能控制自己国土的‘失败国家’”
       对于亚洲,基辛格认为,“与欧洲的挑战完全相反,各国认同的体系与均势原则毫无关系,这让再小的分歧也可能引发激烈冲突。”
       这只是表面现象,基辛格写道,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全球化经济与基于国家的政治之间的冲突。“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是忽略国境线,外交政策则是强调它,不管后者目标是协调冲突还是追求世界秩序”。
       基辛格称,正是这一矛盾,造成了不同国家持续的经济增长与经融危机的交替:拉丁美洲在1980年代、亚洲在1997年、俄罗斯在1998年、美国先后在2001年与2007年、以及美国在2010年。“(渡过危机的)赢家们对现有的体系没啥怨言,但输家们——那些结构性设计失误,在这里指南欧一些的一些国家——则开始寻求现有全球经济体系以外的解决措施。”
       在这个层面上,基辛格指出,“现有的国际秩序产生一个悖论:繁荣建立在全球化的成功之上,但全球化本身则产生了一些反全球化的政治作用。
重新阐释“世界秩序”
       基辛格认为,现有国际秩序失败的第三个原因则是目前解决国际社会缺乏解决危机的机制。他在文中承认,虽然现在为了解决危机所产生的会晤机制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多,但这些会议仅仅是“拖延解决具体问题”罢了。他在文中称,“当今的国际准则不能仅仅以共同声明的形式确立,必须成为上升到成为共同信念的高度。”
       指出了问题,基辛格也尝试给出自己的药方,“需要一个连续的政策以及对于秩序这一概念的全新阐释,秩序这一概念应该和不同地区的秩序,以及不同地区秩序之间的秩序相联系。这些目标并非一定要自我调和:例如某地区的激进运动或许能给该地区带来秩序,但会给其他地方带来动荡。一个国家派兵占领另一个国家或许能给该地区带来表面上的和平,但却可能给世界其它地区带来危机。”
       基辛格呼吁美国,为了在21世纪的世界新秩序中扮演负责人的角色,美国应该先问自己如下几个问题:我们到底需要阻止什么,就算不计后果、单枪匹马也需要吗?我们到底需要得到什么,就算没有国际社会的支持也需要吗?如果只有我们的盟友支持我们还需要做吗?我们必须避免做什么,哪怕面临着盟友以及多国阻止的压力?我们追寻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为了追寻这一价值到底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历史不会同情那些为了贪图安逸放弃身份认同的国家,但也不会保证那些即便拥有最崇高理想,但缺乏全面地缘政治战略的国家的成功。”基辛格写道。
责任编辑:黄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基辛格,美国外交政策,中美关系,全球秩序

继续阅读

评论(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